在北美创业,哪些方向最有前景,北美地区值得投资的行业?

本文主要包括三个部分,即北美科技创新发展趋势(包括硅谷总体情况和VC的重要性、人工智能发展趋势和医疗创新趋势、从科研到VC的机遇与挑战,以及行业洞察

在北美创业,哪些方向最有前景,北美地区值得投资的行业?

本文的主要内容涵盖了人工智能在北美最新的三大投资方向和最具有发展潜力的公司;在这个数字化转型时代被创业者和投资人所忽视,但是智能发展必不可少的投资领域;深入北美生态,东西海岸医疗创新的区别;气候变暖和青年人生规划的关系及对投资的影响;作为科技背景的创业者,怎样获得VC和市场的青睐等等一手观点和见解。

一、北美科技创新发展趋势

1. 硅谷总体情况和VC的重要性

当前,硅谷不仅以其科技创新GDP总值占全球第一的优势领跑VC界,而且硅谷的创新密度极大。事实上,旧金山地区只有部分地区属于硅谷,硅谷主要位于圣塔克拉拉县(Santa Clara County)下属的帕罗奥图市(Palo Alto)到县府圣何塞市(San Jose)

虽然硅谷只有6万人口,但是聚集了世界上50%的VC资本,这里也是大部分科技企业的诞生地和聚集地,由此也汇聚了高密度的人才和资本,带来了多样的投资机会。

  • 首先,VC从业者每天通过了解科技和商业模式的创新带来大量的自我提升,这是其他行业无法比拟的。
  • 其次,VC有四两拨千斤的效果。西海岸的VC资金量只占美国GDP的千分之二,但是它投资的企业创造了超过20%的美国GDP,当前市场上美国上市公司中超过50%以上都是由VC资本投资孵化成功的。
  • 再者,现在创新的周期在不停加速,这是因为VC资本催化剂的作用。在以前,创造一个百亿级的公司,比如福特,需要几代人的努力,而现在只要10年。而成长速度的加快也意味着成长时间的缩短,导致了单一公司很难一直保持高速成长,甚至造成垄断,这也导致了一种百花齐放的创新生态。

张璐认为,从2015年开始,我们进入了一个新的创新周期,以智能时代的基础技术的应用创新和技术创新为代表,特点是数字化转型和智能推进。

MIT CEO说:王宗岳在《太极拳论》里有“练就千斤力,运化四两功”的论述,一力降十会,不如一巧破千斤。VC投资不仅在时间上加速了企业的发展,为它们推向市场提供了资金和资源支持;在空间上也改变了行业竞争格局,催生出新的竞争形态和发展终局。

2. 人工智能方向

 

  • Federated Learning:   特点是不仅提供数据分析,而且可以保护数据隐私。
  • 可解释AI:在东海岸基础研究推进很快,能帮助我们更好理解是什么数据导致人工智能分析结果。如果把分析过程理解为一个黑盒子,可解释AI是对黑盒子的解密。
  • 零代码人工智能平台:Accern和HUMA.AI这两家公司均服务传统行业,前者服务金融和保险,后者服务传统医药。通过0代码,帮助对人工智能没有了解的传统行业和工程师来直接实现人工智能技术应用。

 

在智能时代,最主要的趋势是数字化转型。我们目前进入了一个数据时代,数据成为增长最快的资产,而用技术手段推动数字化转型是科技创新领域最大的趋势。

张璐发现,投资者和创业者圈有一个误解,就是把data processing最为数字化转型的唯一重点,比如,通过挖掘数据价值去提供个性化信息。现在缺乏的是对数据收集和数据传输方面的关注。

第一,数据收集作为数据入口,合适的软硬件整合技术、传感性技术,甚至新型传感性技术可以更好促进数据收集,高质量地服务传统行业。在数据搜集方面,张璐介绍了柔性电路, 也就是人工皮肤。这种技术可以把传统的传感器做得像人的皮肤一样,可以贴在身上。

人工皮肤不仅可以检测温度、湿度、高精准的压力等各种关键参数,同时是柔体的,穿戴体验感极佳。目前,有计算机视觉对应人的视觉,NLP技术对应人的语音,但是我们缺失触觉,而传感器技术赋予了我们与世界交互信息的新方式,这种新方式带来的广阔的应用场景。

比如,目前还无法临床实现用机械手臂抓住跳动的心脏做手术,而如果手臂变得柔软,实现的可行性就大幅提升了。而在车载领域和医疗领域,这个技术在未来会带来数据收集层面的创新。

第二,数据传输,最重要的是边缘计算。边缘计算是可以解决相对数据延迟的唯一关键性技术,意味着把计算挪到边缘导致降低相对延迟。而降低相对延迟很重要,比如,开无人驾驶车的场景,车需要传感器收集路况信息,现在的技术需要是传到云端分析,然后再传回来发出交通指令。

如果这些信息太大量,车需要1-2秒才能得到指令,很可能导致意外发生。因此,消除延迟是关键。另外,传输数据到云端需要消耗大量能量,不利于公司在ESG(Environmental, Social, and Governance)水平上的发展。而边缘计算有利于减少传输数据需要的能量,有利于环保。

第三是数据的隐私安全,在数据的保密和加密阶段进行搜索,保护其分布式网络,这是新型的发展机会。

另外,张璐还介绍了新一代信息载体技术,比如早期投资的Mojo Vision。19年之前MojoVision和军方合作,之后开始推广商业化,Fusion fund是它的第一个投资人,Mojo Vision之后的轮次获得了硅谷几乎所有顶级基金,包括Facebook,Google等的投资。

Mojo Vision的隐形眼镜产品可以将视界直接投射到眼前,使用者不需要佩戴其他任何设备去接收信息,只需要声音就可以完成交互。张璐认为,这种隐形眼镜未来会替代掉手机。

作为元宇宙的新形态,这个隐形眼镜技术在便携性、舒适性、体验感上超脱了现在的大型VR设备。未来,智能眼镜技术将是最好的元宇宙呈现形态之一。

3. 医疗创新方向

首先,我们来看美国东西海岸医疗创新的区别。前者的科技创新更多是专注于传统的生命科学,比如在发病后期怎么治疗癌症或某个疾病,而后者专注于早期诊断、监控和预防,致力于提高人类生命和生活质量。

如果我们当代大部分人都能活到90岁,人们都不希望最后20年是身体状况很差,思维很差的情况下度过,而是希望有强壮的大脑和身体力量体验这20年,因此,防患于未然就显得十分重要。

MIT CEO 说:《史记·鹖冠子》记载,魏文王问扁鹊:“子昆弟三人其孰最善为医?”扁鹊曰:“长兄最善,中兄次之,扁鹊最为下。”魏文王曰:“可得闻邪?”扁鹊曰: “长兄于病视神,未有形而除之,故名不出于家。中兄治病,其在毫毛,故名不出于闾。若扁鹊者,镵(chán)血脉,投毒药,副肌肤,闲而名出闻于诸侯。”

由此,早期的预防和监测是能更难得的技术,但是在“得闻”,也就是让消费者意识到其必要性和紧迫性方面不如后期治疗,因此,罕见病和轻症病的检测如何推动和保险公司以及医疗检测机构的合作,以及后续定价和说服消费者买单是一大挑战,低成本和针对特定人群普及因此变得十分重要。

第二,科技发展和自然环境的变化会带来很多产业问题,由此年轻人要根据变化进行新的、提前的规划。目前我们面临着老年化的社会,生命长度被拉长了。而全球变暖带来整个生态环境的变化。

医疗和气候变化紧密相连,比如原来很多新型病毒是在冰封状态,原来很多新型病毒是在冰封状态,而现在只要有1摄氏度的温度上升,冰川融化速度就会极大加快,人类之前没有面临过的病毒就会出现,而我们没有经验,也没有免疫系统去抵抗。

因此,全球变暖不仅是环境问题,也和人类面临的生存息息相关。目前,谷歌AI团队DeepMind所研究的 AlphaFold 算法在生物学领域取得了重要突破:通过蛋白质的氨基酸序列高精度地确定其3D结构,对产业应用价值巨大。

如果下一次再有类似新冠的病毒,使用此款技术可以在2-3个月时间判断病毒的蛋白质结构,从而快速生产疫苗。通过技术手段调节精神压力和预测病症很关键。比如,mission bio是人工智能+微流控技术的创新,针对癌症早期检测,甚至针对肺癌等小细胞癌,如果在国内,肺癌诊断出来都是中晚期,因为小细胞癌很难做早期检测,但是mission bio可以做很早期的检测,把患者存活率提高3-5倍。

医疗领域的另一大发展方向是纳米机器人。纳米机器人的应用包括胶囊机器人,即将纳米机器人放入胶囊,吞到胃里,机器人会在胃里游走,判断病理。

比如,患者吞入异物后,机器人可以把异物抓取,通过大肠的排泄机制排泄出来。如果到纳米级别,机器人能够解决血管里面的组织问题。垃圾清理和细胞靶向治疗等都能依据纳米机器人的Nanoswimmers去实现。

第三,在脑机接口层面上的应用也具有潜力。张璐介绍了Paradromics,这是一家比neuralink的技术更好的脑机接口应用公司。Paradromics的数据带宽比neuralink 高三倍以上。

Paradromics产品的原理是用纳米纤维驱动的纳米机器人直接植入人体大脑,可以去修复脑损伤,比如,得了老年痴呆的病人在脑损伤之后无法进行脑神经递质在神经元之间的传递,而纳米机器人可以用纳米纤维重建脑神经递质的传递,完成类似心脏搭桥的任务。

同时,它还可以成为脑部信息的接入口,不仅是单纯传导信息,而且可以深入下载部分记忆信息,未来还可能把信息传导回大脑。

二、从科研到VC—发展机遇与挑战

结合自身的创业和投资经验,张璐推荐大家去探寻好技术在市场上的应用时机。好技术永远都存在,但是市场应用时机很关键,这一波智能创新和数字化创新把工业应用和企业应用作为入口,因此是否能深入了解大型企业在董事层面上对于技术应用的态度是重要的。

而疫情是契机,能推动更多大型企业的CTO有更多数字化转型的预算,科技创新释放人类潜能,无论是在生理、心理还是智能层面。而在技术创新中永远绕不开的是技术整合,如果创业者能有效帮助所在行业进行技术整合,就能有机会和龙头企业一起快速成长。

张璐认为,当下是进入VC的好时代。上一代的创新是商业模式的创新,技术背景深厚的科研人员或者移民创业者,由于对消费者心理学、从众消费等不甚了解,确实很难有所发展,从而无法准确判断产品切入点。但这一轮创新是技术创新,对技术的理解是最关键的,这一点利好科研背景创业者。

除此之外,对产业商业化的各个环节的深入理解是最重要的。比如医疗领域,最复杂的不是技术,而是要弄清楚很多的台面上和台面下的决策者。一个技术从创新研发,到验证过程,到大规模应用,需要过好几个关口。

在北美,除了众所周知的FDA以外,保险公司、医药企业和各种医疗系统的渠道都要打通。而对行业生态的了解加上技术背景就可以有进入VC的基础。

另外,更高的要求是,还要有VC的商业思维。市场不需要最好的技术,只需要足够好的技术,或者说更快更好更便宜的技术。投资者投资时也很关注技术的退出周期,或者商业化应用效果。医疗和生物医药的创新技术很多是看不清发展区间或者发展的周期很长,这时候作为创业者,就要有变通思维。

比如,促成一个技术在短期能够快速商业化,同时长期有一个大的市场环境需求。这需要创业者有实际的运营经验和产业的沟通经验。

MIT CEO说:结合张璐之前的访谈,技术背景的创业者在懂技术的基础上最好还具有商业思维的含义是,“足够好的技术”一定是搭配客户可接受的整合成本和可预期的商业周期的。

因为客户不可能把自己的系统都替代掉,而是需要新技术和已有的技术能够合并或整合,而且整合成本要很低,因为客户不可能再招一批新的IT人员来运营这个系统,他们也不会为了新产品重新搭建底层设施。

一个简单的例子,当市场已经适应Windows,已经被其技术绑定了,作为一个软件创业者,不应该去想在开源的Linux上创造应用然后让客户适应,而是应该想怎么把自己的应用建立在Windows上,减少客户的摩擦成本。

三、行业洞察

1. 在没有临床数据支持的情况下,如何判断生物医药项目的商业前景?

 

首先,没有临床数据确实很难。因为动物实验和人体实验的数据结果差别很大。

其次,判断技术的商业前景有一个最根本的原则,即不一定要最好的技术,一定要最独特的技术。一个技术、一个解决方案、一个创业公司的成功背后都有一个优势,即不公平优势(unfair advantages)

这种独特性比它是不是最好的更重要。另外就是低成本性,即未来能不能低成本、大规模应用,这种低成本优越性会激发产业上的战投对应用周期有更强的耐性;然而,战略合作方不愿意给最好的但是高成本的技术以这样的等待周期。

2.SaaS在美国未来3~5年的发展趋势?

SaaS未来的发展会进一步加速,因为之前的数字化转型阶段促使cloud infrastructure在科技领域的应用很快,这也是为什么疫情后科技产业受到影响很小,因为很多基础设施已经搭建好了。也是这样的范例效应导致全产业,特别是传统行业发现要把数据全部推到云端,要在公司搭建更多的平台性技术,达成work flow efficiency的应用,所以SaaS会发展更快。

与早期相比,以前SaaS是多产业的应用模式,但是现在由于不同产业需求不同,数据特点不同,而且公司本身应用背景不同,加上早期成长的公司已经占据了市场,所以现在趋势是专注于垂直行业的发展趋势,比如专注赋能保险行业或者供应链行业,在垂直赋能后再拓展到相关行业。

TO C的SaaS在开源上的应用巨大,先开源,再经过企业推广,这个趋势也会持续。在未来,会有“百团大战”一样的不同的解决方案提供商。

但是,现在问题是市场上不同的解决方案的差异化很小,所以未来快速推向市场和获取用户增长就会面临挑战,竞争点可能不在技术,而在团队本身的运营运作能力、推广能力、融资能力,因为大规模融资金额可能保证推广更快,这也是未来竞争生态的变化方向。

大厂现在更喜欢去买而不是自己建一个细分的SaaS,因为这样买来新的功能SaaS成本更低,周期更快,由此带来更活跃的收并购。不需要大厂一定在做与start up同样的东西。

比如,张璐刚刚见过一家大厂的senior director买了一家SaaS公司,大概3000万美金,未来还要再买大概2000万美金的另一家公司,这也是对创业者来讲更好的退出途径。对VC来说,VC希望更大的退出(5~10亿美金)

因此,未来格局是,这个领域可能小的公司会被收购,发展得更好的会成长为几十家小巨头,而不会出现百亿美金的大巨头。对创业者来说,要早对公司的发展阶段和最终格局做出预期。

3.  华人或者移民创业者创业成功的共性是什么?

 

第一,很有韧性。比如,张璐在美国第一家投资的企业,从当时的估值只有百万美金,成长为现在十亿级美金的年收入。可以说,张璐和她投资的初创公司在共同成长,张璐也目睹了它们成长过程中表现出来的韧性。

张璐认为,超过60%的公司在早期死掉就是因为没有韧性,因为几乎所有的创业公司都会面临生死存亡的挑战。创业的上半场是生存者游戏,而一旦存活下来,后面take the whole market就只是少数存活者之间的竞争。

第二,很强的执行能力。这是移民的特点,因为没有先天优势可以依靠,也不受当地文化环境的制约。

第三,具有多样性思维。看待市场机会没有受限,在时间上更深,在空间上更广,从而拥有全球化的视野和思维。比如移民背景的科技公司创始人也可以通过搭建全球团队来利用相对更便宜的工程师团队进行早期公司的产品研发和增长。

本文由:乐于分享的阿狸儿 发布于衰仔网,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且注明出处:https://www.shuaizai.cn/5012.html

(0)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衰仔网"是个包容的平台,我们鼓励原创!请各位投稿务必:图文并茂,切勿重复投稿,稿件如有侵权请于文章底部评论说明,严厉禁止一切违规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