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TX664 AHM883 MT-717777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城投出现债务危机

“东镇江、西遵义、南湘潭、北大连”,遵义是国内发行城投债较多的城市之一,也被称作是债券市场城投四大天王”之一。

城投出现债务危机

然而,近段时间以来,因多个城投平台的信托项目发生实质性违约,遵义再次成为焦点。

近日,据多位投资人爆料,他们购买的多个信托产品到期却没有收到钱款,涉及产品包括中信信托·贵州遵义市国资公司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二期、中信信托·民丰55号贵州遵义道桥融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等。

据乐居财经《资管K线》了解,这些信托计划涉及的借款人有遵义市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下称:遵义国资公司)、遵义市道桥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遵义道桥)等,均为贵州省遵义市城投平台。

一直以来,投资者对于城投平台项目的安全性保有很高的认可度,他们在购买信托产品时也倾向于选择央企信托或者尽量选择城投平台项目。然而,自2019年以来城投风险事件频发,且资管新规已经要求金融机构打破刚兑,投资者们心中的“城投信仰”也屡受考验。

一、遵义城投违约

据一位来自北京的投资者爆料称,到今年9月份,其手里有两只信托产品到期却未收到钱款,未收回的款项累计规模已经达到了500万元。购买的信托产品之一是民丰55号贵州遵义道桥融资集合资金信托。

根据中信信托于2022年7月12日发布的临时信息披露报告。该信托计划成立于2020年4月29日,资金用于受让遵义道桥持有遵义市新区建投集团有限公司的股权收益权,并由遵义道桥按照约定回购。

遵义交旅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遵义国资公司为遵义道桥履行回购义务提供保证担保,遵义市新区建投集团有限公司为遵义道桥履行回购义务提供质押担保。

按照交易文件约定,遵义道桥应当于2022年7月8日向该信托计划支付回购本金1.5亿元及对应回购溢价84.5万元,于2022年7月10日向信托支付回购本金1.0亿元及对应回购溢价67.9万元。

然而,截至2022年7月12日,遵义道桥及相关担保方未足额偿付上述款项。因遵义道桥违约,该信托账户内可用现金形态的信托财产不足以支付应付信托费用和信托利益。

公开资料显示,遵义道桥是遵义市委市政府谋划全市高质量发展组建的市属四大国有企业集团之一,主要负责遵义市公路工程施工、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房地产开发和土地整理等业务。

从股权结构看,遵义道桥控股股东为遵义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持股比例100%,实际控制人为遵义市人民政府。

据乐居财经《资管K线》了解,早在2020年1月10日,遵义道桥就因未能按期兑付东海瑞京-瑞信63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剩余3950万元应收账款债权回购价款而引起市场热议,该款项最终在地方政府协调下延期5天后完成兑付。

尽管从那时起,遵义地区屡有个别城投平台曝出风险事件,但中信信托仍然在2020年后给贵州遵义城投平台提供融资。其在2020年11月13日发起的“贵州遵义市国资公司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亦在投资人的“踩雷”名单中。

此信托产品投向的是遵义国资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0年7月,注册资本100亿元,由遵义市人民政府100%出资,是遵义市属四大国有企业集团公司之一。

该笔信托计划的保证人为遵义市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遵投集团公司),由遵义市人民政府100%出资,也是遵义市属四大国有企业集团公司之一。

据悉,该信托计划的本金为3.2亿元,期限预计24个月,保管人为杭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产品分类为固定收益类。

有投资者反映购买该产品的期限为一年半,正常到期日为2022年5月13日。但是,截至2022年7月6日,“贵州遵义市国资公司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仅收到遵义国资公司偿还的256.6万元,剩余款项尚未收到。

二、化债难题

事实上,近年来,遵义市的区域融资环境并不理想。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末,遵义市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为1774.23亿元。

此外,该区域内多次出现非标风险事件,外部融资环境弱化。加之疫情多点爆发所带来的现实困难等因素,遵义市城投公司的偿债压力也在进一步加大。

以遵义道桥来说,截至2022年中,其总资产为1685.66亿元,总负债858.04亿元,净资产827.62亿元,资产负债率50.9%。从债务结构来看,遵义道桥主要以流动负债为主,占总债务的54%。

财报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其账上货币资金仅有6亿元,不仅较2021年末下降4成,并且其中因抵押、质押或冻结等而受限的规模高达5.71亿元,几乎全部使用受限,公司短期存在极大的偿债压力。

因债务逾期且无力偿还,遵义道桥多次被列为被执行人。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2022年8月8日,遵义道桥被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案号为(2022)赣01执773号,执行标的为3.09亿元。

据悉,该案中遵义道桥为中航信托对遵义市播州区城市建设投资经营(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播州城投)的债权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因播州城投到期未履行还款义务,中航信托对播州城投及公司提起诉讼。

企查查显示,播州城投为遵义道桥全资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00年9月12日,注册资本为16.16亿元人民币,实控人为遵义市国资委。

乐居财经《资管K线》查阅发现,今年8月以来遵义道桥被执行人信息已多达16条,其被执行总金额约为3.8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1月26日,国务院发布《关于支持贵州在新时代西部大开发上闯新路的意见》(下称:国发2号文),其中指出,允许融资平台公司对符合条件的存量隐性债务,与金融机构协商采取适当的展期、债务重组等方式维持资金周转。

之后,遵义道桥成为贵州省化解平台债务问题的试点的先行企业。对于与金融机构谈展期事项,有遵义道桥融资部相关人士表示,2022年上半年国发2号文发布后,遵义道桥的债务化解是由省里协调来与金融机构沟通。

2022年6月,遵义市人民政府又发布《关于成立遵义市金融工作领导小组的通知》,明确金融工作领导小组的工作职责为“推动一系列展期重组。协调开展各类市场主体银行类、非标类债务展期、重组、降息工作。

7月10日,乐居财经《资管K线》注意到,一则遵义道桥债务重组过程中债务化解方案为银行类债务统一展期20年,前10年不付利息的传言,曾在金融市场间引起轩然大波。

而在近日,遵义道桥提供的非标化债方案是综合利息成本降到3%,年限在8年左右。该方案也是遵义市对于城投机构化解非标债务的整体方案,目前也在与信托等非标机构进行沟通协商。

有非标债权人表示,展期时间过长的话,很难得到大多数投资者的同意。而且金融市场的投资者们也会更加关注遵义地区城投的信用风险,声誉受损可能会造成以后没有机构敢再向该地区城投平台放款。

三、城投信用危机

遵义城投只是部分区域债务的一个缩影。2019年以来,贵州省欠发达地区发生很多起政信类项目违约,三都、独山、铜仁县等地已相继爆出债务逾期事件。

据乐居财经《资管K线》了解,很多信托机构与城投平台都保持着长期合作的关系,且信托机构向城投机构提供融资时一般不会限制资金用途。

一般情况下,只要城投机构可以支付利息且不发生违约,一个项目在到期后,城投机构会通过“借新还旧”来偿还资金。

所谓“借新还旧”,就是信托机构也会选择重新发一笔信托计划来偿还上一笔到期的信托计划。即使城投平台无法偿还大额本金,只要可以持续不断的支付利息,信托机构仍然会选择为城投机构续发新的产品,而这也导致风险暴露的时间不断延后。

对于一些经济欠发达的地区来说、城投平台负债严重、担保方和增信措施也薄弱,随着金融去杠杆不断深入,严控地方债务风险,融资平台举债受限、“借新还旧”套路不再灵验,债务风险也逐渐暴露。

除贵州外,陕西、兰州、云南等地也曾曝出过政信类项目逾期事件。据媒体报道,今年上半年,兰州城投也因为一笔保险资管计划的担保问题,曾曝出担保代偿风险。

2022年3月,兰州城投担保的“生命资产-兰州高原夏菜采购中心债权投资计划”利息兑付出现逾期,该计划是一项本金为6.5亿元的非标融资,截至3月21日利息逾期合计为1493.25万元。随后,兰州城投与相关投资人达成协议,该逾期利息将展期至2022年底兑付。

当前,全国部分地区的债务压力都比较严重,部分中西部地区和东北地区省份的融资出现了收缩,或市场认可度整体偏低。

从融资需求来看,地方政府稳经济、保民生的支出压力大,短期内有较大的融资需求,而城投这种地方融资平台的信用,则显得更加宝贵。

本文由:乐于分享的阿狸儿 发布于帅仔网,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且注明出处:https://www.shuaizai.cn/50051.html

(0)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3天前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帅仔网公告:喜迎世界杯,本站一口价“30”(含域名、服务器、程序数据、另赠送无马菜刀+自制站群系统+自用款寄生虫各一套),二级站点众多,千年老站、底子深厚,懂的都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