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数字企业在国内外上市”,释放出哪些信号

5月17日,全国政协召开“推动数字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专题协商会,会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指出,要支持数字企业在国内外资本市场上市,以开放促竞争,以竞争促创新。

参会企业家包括百度董事长李彦宏、360创始人周鸿祎、网易创始丁磊等。

继今年3月16日金融委会议提出对平台经济“规范、透明、可预期的监管”;4月29日政治局会议提出“实施常态化监管,出台支持平台经济规范发展的具体举措”,再到“推动健康发展”,多轮政策信号叠加之下,市场认为,这将极大地利好平台经济、平台型公司的发展。

平台型公司以互联网公司为主,基于数字技术的不断进步与成熟,再加上中国市场庞大的用户群,中国平台型公司发展迅速,不断涌现出新的独角兽公司和上市公司。这些新兴平台公司在初期需要大量资金支持,多选择美元基金的融资。走到上市时,由于美股对于平台型公司相对友好,上市门槛较低,不少公司会选择在美股上市。

自去年年中至今,中国公司赴美股上市一度暂停,过去11个月,仅有2家中国企业成功在美股上市。此外,今年3月至今,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连续公布了7批中概股“预摘牌名单”,截至目前共有139家中国公司被列入名单。一系列因素导致今年中概股股价普遍下跌。

中概股被列入“预摘牌名单”的核心原因是中美未能就审计监管达成一致。

在今年4月下旬的博鳌年会上,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接受《财经十一人》采访时就表示,中国证监会牵头的中国谈判团队与美方谈判进展非常顺利,双方会在不久的将来达成合作协议。

近期,中国大型平台型公司的股价都有明显增长,5月17日,京东美股股价上涨4.15%,百度上涨4.79%,阿里巴巴上涨6.37%,拼多多上涨6.13%。

除了上市,5月17日的全国政协会议中还提到,要“增加政府直接投入”。政府资金一直是国内一级市场投资的重要资金来源,创投数据库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一季度,国内共设立2004只政府引导基金,目标规模约12.62万亿元,已认缴规模约6.28万亿元。

近期,政府引导基金还在不断扩大规模,4月28日,江西省现代产业引导基金(有限合伙)注册登记,基金注册资本600亿元。4月15日,安徽肥西县政府投资母基金正式设立,总额100亿元。今年还有包括郑州高新区产投股权引导基金、武汉东湖高新区光谷创业投资引导基金、成都高新区天使投资引导基金等先后设立,规模均在百亿元。

今年2月,《“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发布,提出目标:到2025年,中国数字经济迈向全面扩展期,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到10%。

监管政策风向变化

2021年,国家相关监管部门开始对平台型公司进行强监管。主要监管方向是“反垄断”以及“防止资本无序扩张”。

2020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明确指出,要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要完善平台企业垄断认定、数据收集使用管理、消费者权益保护等方面的法律规范。要加强规制,提升监管能力,坚决反对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

2021年4月,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再次强调要“加强和改进平台经济监管”。

进入2022年,政策风向开始变化。今年1月,国家发展改革委等九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推动平台经济规范健康持续发展的若干意见》,不再强调“监管”,而是指出“坚持发展和规范并重”。

3月16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专题会议,提出关于平台经济治理,有关部门要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方针完善既定方案,坚持稳中求进。

此次会议后,有互联网平台公司人士告诉《财经十一人》,监管压力正在减小,大额罚款的风险会降低,但还需要等待具体的细则和措施,才能判断政策对行业和具体公司的影响。

市场反应

从“加强监管”,到“坚持发展”,再到“推动健康发展”,政策促进、扶持平台经济发展的积极信号已经很明显。但对于过去一年半以来的政策风向变化,各方人士反应不一。

以摩根大通、桥水、高瓴为代表的头部基金和投行,都开始看好中概股的表现。摩根大通分析师亚历克斯·姚(AlexYao)在5月16日发表的研报中提到,中国互联网行业将受到短期及长期基本面因素的驱动,公司股价将超预期上涨。

今年3月,摩根大通对京东进行了大手笔加仓,加仓幅度为1253%,同时还加仓了阿里巴巴和腾讯。

今年一季度,对冲基金桥水基金增持阿里巴巴321.22万股,增持幅度达75%,增持拼多多227.75万股,增幅85%,蹭吃百度37.66万股,增幅50%。

高瓴旗下二级市场投资基金管理平台HHLR(Hillhouse Capital Advisors)对8只中概股进行了增持、新进买入等加仓操作,包括京东、唯品会、满帮、富途等多个中概股。

一位美国投行人士告诉《财经十一人》,相关政策表现出的积极性已经很明显,另外,“不少中概股公司的股价在此前遭遇长期下跌,但是公司基本面还是比较稳定,这是大投行和基金们加大投资的主要原因。”

但是一级市场的态度依然相对谨慎。多位一级市场投资人告诉《财经十一人》,中国一级市场的投资热度下滑明显,很多头部机构的项目会频次大幅下降,大量创业公司估值一降再降,但依然找不到融资。

一级市场的压力来自二级市场的传导。在外部环境有明显变化时,二级市场的反应几乎是实时的;一级市场则是滞后的,即使二级市场恢复了信心,积极因素体现在一级市场上也需要一定时间。

前述其中一位投资人提到,过去一个初创公司的融资周期大约是4~6个月,现在由于疫情影响,大多数会议都搬到线上进行,周期被拉长到6~8个月,甚至更久。

也有投资人认为,外部环境可以帮助淘汰掉一批缺乏风险抵御能力的公司,留下那些真正值得投资的项目。再加上此前美股上市空间收缩,新上市公司股价不稳,投资回报的不确定性增强,投资人更偏向于谨慎保守。

不过,已经有一些投资机构正试图从困局中发现机会。一位知名投资机构投资人告诉《财经十一人》,不少专注于细分行业投资的机构认为,现在创业公司估值都被压得很低,是非常好的产业投资、并购时机。

本文由:一个达不溜 发布于衰仔网,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且注明出处:https://www.shuaizai.cn/4386.html

(1)
上一篇 2022年5月18日 下午10:24
下一篇 2022年5月18日 下午10:31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衰仔网"是个包容的平台,我们鼓励原创!请各位投稿务必:图文并茂,切勿重复投稿,稿件如有侵权请于文章底部评论说明,严厉禁止一切违规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