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科技拯救餐饮业,远不止机器人做饭

这个春天,我们期待的“最后一个寒冬”并没有过去,疫情卷土重来,大街小巷又变得空荡荡,实体店铺从暂时停业到关门大吉让人又有了2020年餐饮人面临灾难性冲击的似曾相识感。

在北美,持续了几个月的居家隔离令也给餐饮业造成了致命打击,美国餐馆协会(National Restaurant Association)数据显示2020年美国餐饮业损失2400亿美元,是这场疫情中受伤最严重的产业之一。两年过去了,北美大多数场所已经取消了口罩令,公共场所恢复开放,但美国餐馆协会今年刚公布的调查显示,70%的餐馆仍招不到足够的员工支持每天的运营,大多餐馆所有者并不期待这一状况会在今年得到任何改变,加之通货膨胀带来的物价上涨等因素,餐馆维持生计仍举步维艰。

高科技拯救餐饮业,远不止机器人做饭

图源:Crunchbase News

面临着这样的挑战,餐饮科技肩负起了节省人力成本和提升运营效率的责任,多个领域出现了初创公司帮助餐馆度过了最难过的时间段,也潜移默化的将数字化的新风吹进了这一“老古董”行业,资本随之涌进这一赛道,餐饮科技类公司的融资从2017年的8亿美元增长到了2021年的23亿美元。

机器人称霸厨房:从披萨到沙拉到咖啡

早在疫情前,机器人技术已经在餐饮业中进行了尝试,而疫情加剧了人力短缺,这一并不会传染病毒的高效后厨帮工成为了炙手可热的餐饮新科技。

Miso Robotics是在餐饮自动化领域获得关注较多的一家公司,目前最成熟的产品“Flippy2”能够完成煎汉堡和炸薯条等多种任务,每个小时能够完成60个食物篮的烹饪,比此前的模型所占空间减少56% ,用时快13%,已经与多家快餐品牌达成合作关系,White Castle在今年将在超100个门店进行Flippy 2的安装。

就在3月,Miso宣布与墨西哥快餐Chipotle合作推出一款可以炸玉米片的机器手臂“Chippy”,不但可以完成炸这一过程,而且还会用青柠和盐进行调味,Chippy被训练成可以极大效仿人类行为,调味也会故意实现“参差不齐”模拟口感,Miso还将在今年推出一款可以与POS系统相连的饮料机器。Miso Robotics致力成为餐饮连锁品牌新一代的机器人解决方案,让餐饮操作更加高效、简单和安全,目前已经完成了7930万美元融资。

高科技拯救餐饮业,远不止机器人做饭

图源:Analytics Insight

来自加州的Hyphen的机器人技术“The Makeline”能在厨房进行流水线操作,让后厨团队更高效地准备好披萨和三明治等食物,机器包括上半部分人工备料和下半部分机器自动准备沙拉简餐碗,The Makeline具备人工智能视觉技术,可以准确控制原料的质与量,精准到克,当原料不足时还会提醒后厨人员及时补货,它在今年2月完成了由Tiger Global领投的2400万美元A轮融资,此前已有1000万美元融资,这轮融资将用于机器人研发、生产设施建设及市场拓展。

高科技拯救餐饮业,远不止机器人做饭

图源:USEHYPHEN

机器人们能制作的不仅有冷食,由硅谷早期风投UpHonest Capital威诚资本支持的自动拉面制作机器公司Kenta Ramen将品质美味与迅速便捷的制作方式相结合,在45秒内就能让顾客吃上一碗热气腾腾的拉面,适合忙碌的都市白领和学生人群。Kenta的拉面贩卖机专利技术及研发实力、自有的食物供应链和向日本主厨吸取的烹饪精髓让制面过程高效的同时并不牺牲口味,不到9美元一碗拉面的价格也是大写的高性价比。

在去年完成4个月内完成了A轮和B轮融资的饮料机器人制造商Botrista所打造出的DrinkBot是机器人和咖啡机的完美结合,能够在20秒内自动完成计量和混合等任务,生产出冰茶、咖啡和柠檬汁等多种饮料。

Botrista投资方包括Sony Innovation Fund、Middleby Corporation、硅谷早期风投UpHonest Capital威诚资本等。

独家专利技术让Botrista在液体的质感、低温保存、风味控制和原料调整上都比传统模式更具优势,机器界面简介的设计让操作人员可以无需培训直接上手操作,占地只需5平方英尺,每小时可以完成120杯饮料的制作,并且会使用99%的原料尽可能减少浪费。

 

来自麻省理工的4位学生在2018年打造出了被各大媒体称为“世界上第一家机器人餐厅”的Spyce,顾客通过平板电脑完成点单,切配、炒菜、装盘、洗碗等工序都由机器人完成,每一种原料都被设定了精准的时间和温度进行烹饪,厨房还设有传感器来确保烹饪顺利进行,用时只需3分钟, 顾客可以亲自观察到食物的准备过程。

Spyce的菜单主要以健康的简餐为主,四位创始人还靠着纯发邮件的方式感动并请来了米其林星厨Daniel Boulud担任烹饪总监。在去年,轻食沙拉公司Sweetgreen以5000万美元完成了对Spyce的收购,将会用Spyce的技术帮助提升门店效率和用户点餐体验。

被收购是餐饮自动化公司常见的命运,这让他们只需专注于核心技术并由此实现价值主张,省去了另外打造消费者品牌以实现盈利的烦恼。

像是成立于2014年的Chowbotics在2021年2月被DoorDash以500万美元收购,Chowbotics的主打科技贩卖机“Sally”可以根据用户的饮食偏好定制沙拉、谷物碗和麦片等简餐,用时只需一分钟,在补料前一次可以做50~100份餐食,用户可以完全无接触式提前点单。被收购前Chowbotics已经完成了2100万美元融资,这项技术对于DoorDash在未来帮助餐馆扩大菜单至关重要,比如披萨店可以推出沙拉,或沙拉店可以更快扩大足迹。

高科技拯救餐饮业,远不止机器人做饭

图源:Youtube

Coca-Cola旗下的Costa Coffee收购了自动咖啡制作及贩卖机公司Briggo,此前Briggo已经完成了1900万美元融资,足迹遍布美国各大城市,Briggo机器可以全天候操作无需人力帮助,每小时能够完成100杯咖啡的制作,顾客可以提前点单减少接触。

高科技拯救餐饮业,远不止机器人做饭

图源:Briggo

机器人技术也在扩展到后厨之外的领域,比如在今年3月刚完成由IMM领投的8100万美元的Bear Robotics机器人“Servi”的主要使用场景是在厨房和餐桌之间运送食物和饮料,100%无人操作,可根据餐厅规模的壮大增设和调整多个机器人的运行模式。

Bear Robotics在2020年获得了软银投资的3200万美元A轮融资,老龄化日趋严重的日本将会成为重要市场,在美国也已经与Chili’s、Denny’s和Marriott等多家公司达成合作关系,自成立已经完成了超33万英里“旅程”,完成了2800万顿餐食的配送。

短期内劳动力在餐饮业短缺的现状将会持续,机器人这一可持续和高性价比方式进行食物生产的应答方案将会越来越普遍,上一次的食物科技革命专注于在工厂端快速包装食品,而这一次改变将更贴近消费者端,消费者甚至能参与到与机器人互动的过程分秒内获得一顿新鲜的餐食,这份新鲜也会让许多人进行尝试。

但新鲜并不足以撑起整个商业模式,比如曾经红极一时的机器人做披萨公司Zume拥有包括软银等公司的超4亿美元融资,但在2020年进行了一大波裁员,并转型成了食物环保包装公司。

曾经主打机器自动化制作藜麦健康碗的旧金山初创公司Eatsa如今转型成了为餐厅进行用户数据和忠诚项目的分析软件,并更名为Brightloom,比起花大价钱研发自动化技术,数据分析的确也是目前餐馆的重要需求之一。

数据、支付、食谱:拯救餐馆运营进行时

餐饮业尚未被数字化的主要特征之一就是用数据进行决策的风吹遍了各个领域却并被餐饮业略过了,因为餐厅大多有着“心里有数”的自我感觉良好态度,可实际上他们所以为的精准数据不过是主厨对用料的记忆以及几张简单的数字表格,在疫情的考验下都不用风吹,走两步就散了。如果说疫情前了解食物成本对于餐饮还是加分项的话,经历了疫情浩劫并经历着通货膨胀的大小餐馆急需精准的数据分析解决方案。

来自圣地亚哥的初创公司Galley Solutions打造出的软件系统以餐馆核心食谱出发,将食谱信息进行聚合的同时进行分享和训练,可以计算实时原料成本并进行精准的餐食计划,系统界面符合后厨操作习惯,优化厨房任务分配系统,API系统与餐馆科技系统无缝衔接,以此获得净利润、食物浪费、食物成本预估和劳动力效益追踪等多方面的精准数据,聚合的数据中心也将为餐馆各个系统优化打好基础。

在食谱上下功夫不失为吸引餐馆注意的好办法,风投机构Struck Capital称之为将后厨数字化的“特洛伊木马”,它在去年为食谱管理方案公司Meez Culinary Solutions投资了650万美元。

Meez的创始人Josh Sharkey本身就是主厨,在意外丢失自己记录独家食谱的笔记本后有了这一将陈旧模式数字化的点子,Meez的技术让主厨能够上传、存储和管理食谱,系统会自动计算原料比例和成本,还可以通过视频等方式训练后厨员工制作不同餐食,已经成为了“主厨的Google Drive”。Meez在2020年末成立时只有20个客户,如今已经拥有了包括高端餐厅、快餐和烹饪学校在内的超750个客户,月收入以20%的速度增长。

高科技拯救餐饮业,远不止机器人做饭

图源:GetMeez

成立于2011年的Toast为餐饮公司提供一体化POS系统,精美的硬件和强大的云端软件功能让厨房、服务员、管理者多方能够更加轻松高效的沟通,各项功能的统一主题就是高效流畅的餐饮作业,比如后厨订单展示系统让厨房前后的人员对餐单一目了然保证有序进行、自助点餐餐台和手持POS终端设备Toast Go支持无接触式支付加速结账过程、库存管理系统展示货物和数据分析来减少食物浪费和控制成本,公开信息分享系统让餐厅所有服务人员可以随时访问数据,Toast系统还能够根据所收集到的数据为餐馆提供营销和提升用户忠诚度方面的建议。

高科技拯救餐饮业,远不止机器人做饭

图源:Toast Central

Toast的主要收入为硬件的销售和软件的服务费用,2021年全年收入达到了17.05亿美元,同年比增长107%,ARR达到了5.68亿美元,同年比增长74%。Toast在去年9月在纽交所上市,首日股价飙升56.27%,上市前总融资达到了9亿美元,背后投资者包括Bessemer Venture、Tiger Global和TCV等,估值达到了200亿美元。

JP Morgan Chase和OMERS Growth Equity都有投资的TouchBistro也是在餐厅POS方面打造一条龙系统,适用于餐馆、咖啡店、酒吧和移动餐车等多种餐饮店,在餐厅运营上拥有后厨餐点展示系统和完整的结账功能,可以简单为菜品设置折扣,与三方终端和移动钱包集成,还可以根据用户要求拆分账单。

在顾客体验上可以轻松管理用户订位和下单,餐馆配送线上点单无需付任何佣金,这点和UberEats等外卖公司合作模式差别较大,TouchBistro还帮助餐馆管理用户忠诚和礼品卡项目。虽然目前TouchBistro软件的重心是线上点单、支付和顾客忠诚项目,但未来计划在后厨方面布局更多,库存和餐饮人员占据了餐厅70%~80%的成本支出,却也是餐馆管理人员对成本估计的盲区,大多数人只知道做一个汉堡的成本是多少,并没有全局概念。

TouchBistro将通过优化库存成本管理和数据整合功能,把分析细化到每小时餐厅盈利多少或是劳动力成本占据收入的百分比等可行性更高的信息,厨师和餐厅所有者能花越少的时间在行政管理任务上,解放更多时间来思考如何提升餐厅的环境、菜单和整体用户体验。

高科技拯救餐饮业,远不止机器人做饭

图源:TechRadar

餐饮支付体系也是初创公司正在攻克的挑战,比如在去年11月完成由FTV Capital领投的1.6亿美元B轮融资的PlateIQ,能够将纸质发票自动数据化,将数据提取与餐馆的账户软件进行同步,并通过移动端向供应商支付费用。

还有在去年9月完成由Bond领投5000万美元C轮融资的Sunday让顾客可以通过二维码查看菜单并在10秒内完成支付,大大提升顾客周转率,Sunday上一轮融资是2020年末Sequoia Capital领投的1900万美元B轮融资,计划在2022年将客户数增加到1.5万家餐厅。

外卖不止DoorDash、UberEats

说到餐馆食物外带,大多数人想到的都是GrubHub、DoorDash、UberEats和Postmates等主要面向消费者端的公司,但除此之外也有不少公司将重心放在了餐馆端

Uber创始人Travis Kalanick的CloudKitchens自我定位为房地产类公司,主要模式是将闲置的房地产出租给餐饮公司,为其配备厨房设备,让许多无法继续进行堂食的餐馆可以调整到外卖模式并节省自我开销,还提供设施管理、技术和营销等配套服务,确实是餐饮界WeWork的概念了,CloudKitchens在去年11月刚完成了一轮8.5亿美元的融资,估值达到了150亿美元,TK的主要竞争者是近几个月来快速扩张的Kitchen United,Kitchen United还在去年10月收购了类似概念的Zuul。

高科技拯救餐饮业,远不止机器人做饭

图源:StartupWorld

由芝加哥顶级米其林餐厅Alinea创始人创立的Tock在2020年前的核心业务是高端餐饮预订位购票公司,采用动态定价的模式销售高端餐馆席位。

疫情间Tock转型推出了Tock To Go,帮餐馆提供必要的外卖餐食,但并不像DoorDash等公司收取高达30%的佣金,Tock按月收费,每月订阅费为199美元,每单佣金只有2%,同时餐馆还可以获得顾客个人数据信息有助于长期营销和关系维护,并陆续增加了双向短信沟通等功能,Tock还与DoorDash和Postmates合作,为餐馆匹配派送团队并收取外卖费。

因为高性价比的佣金和外卖兼堂食的服务,Tock在2020年合作的餐馆数量翻了一倍,并增加了1000多个红酒吧客户,去年3月,Squarespace以超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Tock。

在2020年获得由软银领投1.2亿美元的Nextbite为餐食外卖增加了一点火花,它为餐馆打造只提供外卖的餐食品牌,利用现有的后厨场地、设备和员工将食物概念重新包装成盈利在25%~30%的餐饮品牌,发掘出间接成本的最大价值,并在淡季保证收入,能为餐馆每个月增加上千美元的收入。

Nextbite使用自家的软件系统Ordermark来帮助餐厅管理订单,实现全渠道订购、制作和配送,对餐馆来说是一个省心高收益的操作。它旗下拥有20多个品牌,还和说唱歌手Wiz Khalifa等明星推出了合作品牌,在今年和IHOP合作推出了Thrilled Cheese和Super Mega Dilla两个新的餐饮品牌。

高科技拯救餐饮业,远不止机器人做饭

图源:nextbite

厨房数字化在资本眼中其实是一个很Sexy的概念,将餐馆后厨和整体运营数字化对食谱保存、订单追踪、库存管理等痛点最大的步骤有革命性的意义,额外还能减少食物浪费,极大的减少成本,并在这一餐饮业水深火热的时刻帮助他们开发额外的收入渠道。

许多餐饮公司并活不过疫情的冬天,不只因为到店流量少以及员工劳动力的短缺,其实这也是一个物竞天择的过程,如何在运营的每一方面都提升效率和质量将决定餐饮是否能够存活,这些初创公司的作为将能够帮助进行这一优胜劣汰的过程,并将餐饮业进化到一个新的时代。

本文由:叶良辰 发布于衰仔网,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且注明出处:https://www.shuaizai.cn/4238.html

(0)
上一篇 2022年5月10日 下午7:01
下一篇 2022年5月10日 下午7:05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衰仔网"是个包容的平台,我们鼓励原创!请各位投稿务必:图文并茂,切勿重复投稿,稿件如有侵权请于文章底部评论说明,严厉禁止一切违规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