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2019:车市剧变与新生

记得2019年年末,官方“年度汉字”正式出炉:“稳”当选年度国内字,“难”当选年度国际字。

几乎是同时,《新周刊》也发布了年度汉字“南”。相比官方国际版的“难”字,这个自带调侃与谐音梗的“南”字,如同姐夫请小姨子看电影般,让热爱国粹的段子手瞬间活络起来——他们或丢出一张“南风”表示“我太难了”;或将两张“南风”叠在一起“南上加南”;或将四张“南风”同时倒过来“彻底南倒我”……

对于无数人而言,无论“难”字还是“南”字,都是年度汉字这类节目在国内出现以来,最实至名归的一次。

2年多后,经历了2022年春天的我们,回头再看当年汽车行业——简直表太有趣!的确,时有“南”处,有各种乱象,但更多的是活力与改变,以及各类精彩纷呈的大戏,让人目不暇接。

新生

 

2019年,造车新势力进入“赛点”。

1月初,马斯克率先发起进攻——一条关于特斯拉中国超级工厂奠基的推,在短短一个小时内就收获了一万点赞。

国内特粉喜大普奔,因为这就意味着官网正在出售的Model 3的长续航全轮驱动版和Performance高性能全轮驱动版降价指日可待。

且降价幅度将达到20万以上,其中长续航全轮驱动版一旦国产,将会从49.9万下降至29.94万;Performance高性能全轮驱动版更是将从56万直跌倒33.6万。

5月底,李斌Po出了自己在某河南牛肉拉面馆的自拍,以及和拉面店主的合照。

回望2019:车市剧变与新生

这两张典型钢铁直男的自拍style,让蔚来粉们老泪纵横。因为就在当天,亏损严重的蔚来终于化缘成功,拿到了北京亦庄国投的100亿融资。

仅仅过了2个多月,蔚来汽车宣布,购买ES8和ES6的首任车主,在享受终身免费质保基础上,即日起可再享终身免费换电,蔚来成为了第一家针对个人用户提供免费换电服务的车企。

免费换电业务的推出,让蔚来迎来了造车产业的全新赛点。

虽然当时这项业务在政府或其他企业看来,绝对是一件费力费钱不讨好的事儿——再加上蔚来7月新车销售数据仅为1502辆,全年销售目标难以完成。对于无数看衰蔚来和国内造车新势力的人而言,蔚来此举简直就是“双厨狂喜”,是癞蛤蟆硬装小青蛙,长得丑还玩得花。

外界纷纷给蔚来设立倒计时,有说半年为期,也有说两三个月资金就会耗尽。

10月,一篇名为《蔚来李斌,2019年最惨的人》横空出世。稿子虽然戏称李斌是2019年最惨的人,却通篇在说李斌好话。指出李斌是一个既坚持理想主义,又会来事儿的能文能武大奇才,李斌的蔚来一定有未来。

事实也的确如此,蔚来已经意识到了钱到底应该往哪里花,销量不该是考量一个造车新势力能否活下去的唯一标准。换电业务做得好,自己或许就能成为车圈第一个摸电线的秦始皇,早晚嬴麻。

随着ES6的正式上市,蔚来的产品和服务在三季度后终于开始满足市场期待。

12月4日,第三届NIO Day前夕,蔚来美股开始向上狂窜,一度涨超7%,之后股价有所回落。第二日开盘时为2.35美元/股,盘后股价再度被拉高,截至收盘2.44美元/股,涨幅7.49%。相比之前最惨时的1.19美元/股,涨幅达到了105%。

李想的理想ONE终于在同一个月开启交付,比原定的11月晚了些——当然也有意外之喜,就是交付车型从2019款直接变成了2020款。

12月30日,15辆国产Model 3中国制造版在上海超级工厂内正式交付给内部员工,在中国可谓是创造了汽车制造行业里程碑式的“传奇”——这座超级工厂从正式奠基,启动建设,建成投产到正式交付,仅用了一年的时间。

对了,就在蔚来美股疯狂往上窜的前一天,工信部发布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征求意见稿)中提到:虽然2019年新能源市场份额仅有5%左右,但预计到2025年,新能源汽车新车销量占比将达到25%左右。

无奈

2019年,还出现了“耳目一新”的造车思路。

4月,为了获得汽车生产资质,拜腾汽车用1块钱收购了一汽夏利旗下的全资子公司天津一汽华利汽车的100%股权。

这一举动看似有百利而无一害,实际上在得到股权和造车资质的同时,拜腾一同担下了华利汽车此前欠下的8亿元债务,以及5000多万元的员工薪酬——即用1元钱换来了8.5亿的债务。

没过多久,创始人兼总裁毕福康突然宣布从拜腾润走,前往艾康尼克就任CEO。

7月20日,赛麟汽车斥资三亿,在北京鸟巢举办了一场空前盛大的“赛麟之夜”,请来了尚能说话的郭达斯坦森,和曾认为自己很大的吴姓明星站台助威。

不过,晚会的真正主角是一款名为“赛麟迈迈”的电动车。按照官方介绍,这款迈迈经过美国真·赛麟创始人史蒂夫·赛麟的亲自调校,是拥有“跑车级操控”的城市微型电动车,售价18万元人民币。

赛麟汽车董事长王晓麟在盛典现场无比自信地表示:“如果一台车,性能和保时捷718一样,甚至比718更高,但价格是718的一半,甚至三分之一多,相信这个市场规模会呈十倍二十倍增长。”

8月,恒大正式发布了旗下的新能源汽车品牌“恒驰”。

一同诞生的,还有一条新闻联播式广告,其醒目程度堪比当年董事长许家印的爱马仕皮带。高情商说法是严肃、规整、大气、有力,高大上的腔调让人过目不忘;低情商说法是20年前的土味让人无法直视……

1个月后,恒大举办了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品牌宣教会。许家印脱稿演讲二十多分钟,并正式喊出恒大汽车的发展路线——“买买买、合合合、圈圈圈、大大大、好好好”。

除了定下宏伟壮丽的发展路线,会上全球TOP60的供应商也都到齐,一同坐在一条前所未见的超超超长桌上集体签署与恒大的战略合作协议。

此后2个月不到的时间,恒大收购国能汽车、电池企业卡耐新能源、泰特机电和英国Protean;入股瑞典超跑制造科尼塞克,合资成立一家目标生产世界顶级新能源汽车的公司;并且和来自德国、意大利、美国、法国、日本等国家的15位世界知名汽车设计师签约,要求他们为后面几年推出多款车型做设计储备。

11月,恒大发布了恒驰的投资预算为三年450亿元:2019年投入200亿,2020年投入150亿,2021年投入100亿,再用10到15年时间实现年产500万辆。若是再算上整车生产制造基地的投资,恒大的既定投入预计将达3000亿元。

这是什么概念?2018年国内销量排名第一的上汽大众,一年营收也不过2593.01亿元……

隔月,获得了60多亿元投资的赛麟,羞答答地发布了迈迈前11个月的总销量——12辆。同时公布的,还有2019年全年的产量——1800辆左右。

不少人已经将赛麟迈迈视为掉进下水道的快递——坑货,将动不动就将“当年我在华尔街……”挂在嘴边的王晓麟视为没有币数的“华尔街白眼狼”。

拜腾的首台工装车M-Byte终于正式下线了,它就如同厕所里最后一段手纸般,成为了拜腾的压卷之作,以及一个巨大的感叹号!

无论是拜腾,还是赛麟,都用实际行动佐证着“烧钱最光荣,量产不值得”的新式造车思路,也让无数投资人有一种“造车无用”的绝望与领悟。

离场

2019年,除了我们熟悉的戴姆勒全球总裁蔡澈正式退休,国内也有两位知名汽车人先后转身离场。

4月,首位跻身全球汽车集团最高管理层的中国女高管郑杰离开了Jeep品牌和汽车界,转投酒店业。

她走之前,Jeep品牌在华累计用户突破百万。

9月,被媒体冠以“神龙救世主”、“救火队长”之名的安铁成离开东风神龙,调任中汽中心。

在郑杰离开Jeep6个月,安铁成离开神龙1个月后,汽车业界突然曝出一个大新闻:Jeep所在的FCA集团,和法系车的大本营PSA宣布合并。

12月,双方正式确认合并——年销量达870万辆的全球第四大汽车集团从此诞生。

与此同时,全球范围内的车企裁员潮好似山雨欲来一般,搅得人心惶惶。

奥迪宣布2025年前将裁员9500人,戴姆勒则是在未来两年裁员至少1万人。此前,包括宝马、通用、日产等国际一线车企均发布裁员计划。

还有一家偏安一隅的老资格车企,终于还是没能熬过2019年的冬天。

12月23日,一汽夏利连发14条公告,宣告其与中铁物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资产重组方案获得董事会及监事会批准。

连续数年不再生产新车,一直靠着“卖卖卖”保壳续命的一汽夏利,终于退出A股的舞台,向这个已不属于自己的时代谢幕。

相比甲壳虫,夏利的彻底退出才更值得中国人慨叹,它承载着过去一代中国人真正的轿车情节和时代回忆——曾经是连续18年全国销量冠军,首辆出口美国的国产车,夏利过去的名气之大,有国民“神车”的美誉,与桑塔纳、捷达与富康这“老三样”并称“四大金刚”。

回望2019:车市剧变与新生

许多人还记得那个“华夏得利”的广告,还记得1986年在天津夏利工厂的车间里,第一台红色两缸小轿车下线,时任天津市长的李瑞环给它起了一个好名字。

除了夏利,力帆、猎豹、海马、众泰等众多偏安一隅的地方车企,其实也都在破产的红线处反复试探,依靠卖资质卖地或地方政府的强行输血,苟延残喘着。

溃败

2019年,国内九成以上造车新势力,都在二到四线城市找到了便宜的土地,优厚的政策,和为数不小的资金支持。

但许多一度有地有钱手握大把优惠政策的造车新势力们也倒在了2019年。许多品牌的名字,直到资金链断裂,被各层面的投资者和员工们挂到各类网站反复咒骂,才被世人略微知晓。

1月1日,国金汽车率先自爆卡车。

他们发布了一份公告,称自2019年1月2日起制造公司全员放假,无年终奖无福利,至2019年3月15日复工上班。同时,公司开始理直气壮地拖欠工资,大批国金员工选择一边离职一边让公司上墙。

同月,已经拖欠整车设计供应商、意大利I.DE.A公司2700万欧元项目款的绿驰汽车,强制员工休假两个月。员工们实际只拿到1月的工资,有人想再深入询问相关的欠薪问题,不是被高管踢出工作群,就是相关问题杳无音讯。

云度汽车由于没有生意可做,开始强制员工休假两个月。此前,工厂大概有700到1000名员工,没多久只剩下200到300人坚持上班。

2月,拖欠着各类供应商货款的前途汽车,暂停向员工发饷。

5月,博郡汽车因为欠薪被人挂上知乎,掀起不小的波澜。有员工吐槽说:知乎上说的年终奖,其实根本不是年终奖,而是公司此前答应弥补的工资……只会说同舟共济,可水手饭都吃不饱,怎么和你同舟共济?

6月,有数据显示前途汽车前五个月的总销量仅为12辆。国金汽车在生产了不到三十台车之后开始实行轮休倒班,无明确生产任务。

7月,华泰汽车员工将“还我工资”四个大字,贴上了华泰汽车董事长的办公室大门。因为截止到2019年1月,集团已经拖欠全体员工1000多人上一年9到12月共四个月的月薪。

青年汽车也开始给绝大多数人放假。后者仅有的底薪也被以各种理由扣除。

11月,一度因“水氢车”引发了巨大社会争议的青年汽车集团的子公司——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宣告破产。

人民法院公告网信息显示,在清偿了工程款和其他的优先债权外,杭州青年汽车只剩下2.14亿元可供破产分配,再除去债务、职工工资、税款等,用于普通破产债权的清偿金额仅为2.05亿元,清偿率为28.47%。

除了以上这些纯纯的地方新势力,还有诸如银翔、比速、幻速、汉腾等曾经依靠一些非常规手段红红火火恍恍惚惚过一时的自主品牌,都不约而同地在2019年全线溃败。

改革

2019年,更多想要活下去的传统自主品牌,开始寻找属于自己的拐点。

8月,爱驰汽车、长安汽车和江铃集团完成了三方混改,新江铃控股正式成立。

不同于此前的宝沃归神州,观致归宝能,这是国有车企第一次完成控股方私有化的混改。虽然看起来像是一场不太大的项目收购,却让爱驰汽车的生产资质终于尘埃落定,更让更多自主品牌看到了希望。

12月,奇瑞打响的“乘用车混改”第一枪。

4日,奇瑞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增资扩股项目顺利成交,青岛五道口新能源汽车产业基金企业成为奇瑞控股和奇瑞汽车的新股东。

10多天后,奇瑞汽车的运营主体正式变更,29位高管集体退出,新增投资方高管10位。尹同跃仍担任奇瑞董事长。

这场持续了一年之久的混改,终于将在危机边缘反复试探的“中国车企的黄埔军校”拉回了正轨。尹同跃终于获得了非体制内的大量资金,以及更大的发挥空间,可以放手一搏,深层次地影响奇瑞的治理结构,建立自上而下的高效运转体系。

自此之后,尹同跃隐秘已久的企业家属性,连带着野心、责任感和求胜欲慢慢回归:“奇瑞增资扩股项目的成功,是奇瑞打造国际一流品牌道路上的里程碑。”

蜕变

2019年,自主品牌份额屡“创”新低,一度降低到了36%。

3月3日,央视财经频道的《对话》节目在汽车行业引发轩然大波。

节目嘉宾董明珠就中国汽车制造业发声:中国汽车的精度不够,没有精准的模具,做不到那么精致的磨合,配合就有差距,所以中国的汽车有一点粗制滥造。

无数业内人士感受到满满的傲慢与恶意。

所谓粗制滥造,其实是低价车整体市场萎缩导致的——银翔、比速、幻速、汉腾、斯威等低价低质的车企,的确早已是哀鸿遍野。

而长城、比亚迪、吉利、上汽等几家老牌自主品牌,在2019年开辟出了各不相同的道路,并表现出了极大的耐受力。

6月5日12时06分,长征十一号运载火箭CZ-11 WEY号在黄海海域的火箭发射平台发射,成功将七颗卫星送入预定的600公里高度圆轨道。此举不仅开创了中国首次海上运载火箭发射成功的先河,更开创了中国汽车企业与中国航天事业合作的先河。

同一天,长城汽车在海外的全工艺独资制造工厂——俄罗斯图拉工厂正式竣工投产,该工厂涵盖冲压、焊接、涂装、总装四大生产工艺,总投资5亿美元,规划年产能15万辆。工厂正式竣工投产的同时,品牌最重要的SUV哈弗F7也同步在工厂内下线。

当然,这家工厂还有着更重要的意义——它是中国品牌在海外投产的第一家整车工厂。在此之前,在海外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的奇瑞、江淮、吉利等品牌虽然也有工厂,但都以KD件组装为主。

一天之内,长城汽车就在高度和远度上,达到了以往自主品牌没有触及的新阶段。

同月24日,比亚迪全球设计中心在品牌的全球总部深圳正式落成,并发布了美艳无比的e-SEED GT概念车。自从在2016年纳了艾格之后,比亚迪终于彻底摆脱以往过于招黑的中二亚子,跻身高颜值车企的队伍。

王传福表示:“这是中国文化诠释电动美学的新起点,也是比亚迪产品由‘技术’单轮驱动,转变为‘技术+设计’双轮驱动的转折点。”

7月中旬,比亚迪与丰田签订合约,共同开发轿车和低底盘SUV的纯电动车型,以及上述产品所需的动力电池。车型使用丰田品牌,计划于2025年前投放中国市场。

9月10日,一汽旗下红旗品牌携两款最新概念车型红旗S9和红旗E115登陆第68届法兰克福车展,这也是共和国长子首次登陆美茵河畔的这场“世界汽车工业奥运会”。

红旗似乎是要将积攒了60年的胸中块垒尽数砸碎——不仅在智能科技、品牌建设上极速飙升,还有销量——虽然没有完成当年设定的11万销量小目标,但已做到了近200%的增长。

12月,2019年WTCR房车世界杯的最后一站比赛正式落下帷幕。

虽然受到BoP严重限制及排位赛成绩靠后等诸多不利因素影响,领克车队依旧以628分,领先第二名34分的优势,获得2019年WTCR房车世界杯年度总冠军。

还有一个自主品牌值得一提,就是上汽。

正是上汽的王晓秋,在3月喊出了一句影响自主品牌当年走势的话:“现在,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于是乎,上汽全系车型几乎应声而降。其中,MG名爵HS降幅达到40%,荣威Marvel的相关项目也暂时搁置。

但这是我们看到的一部分数据而已。

依旧是MG名爵,2019年总销量为29.8万辆,连续3年是运动汽车品牌的第一。此外,海外销量全年累计13.9万辆,同比猛增90%,是中国出口单一汽车品牌第一。而2019年上汽的整车出口及海外销售达到了35万辆,占中国车企海外总销量的33%,增速明显。

以往,中国车企的海外业务普遍呈现出规模小而分散,且酷爱往中东、南美、非洲等当地汽车工业基础薄弱的市场凑热闹——但在2019年,以上汽为首的自主品牌开始进入泰国、印度、英国、挪威、德国等亚欧市场,尤其是新能源车,在欧洲的全年销量突破了1.4万辆,且单车均价攀升明显。

独狼车企们,已经开始进入与合资品牌正面刚的新战斗阶段。

黑天鹅

以它作为正文的最后一段,实在是因为——2019年的这两件“小事儿”,不能被忘记。

4月,西安利之星4S店店内,一名女车主因为新车发生漏油故障,坐在车顶和销售人员理论。

维权录音中,女车主对商家的质问逻辑清晰,字字确凿:“我是受过文化教育的人,我是研究生毕业的,这件事情,让我几十年的教育得到奇耻大辱”,“66万买的车,一公里没开,让我换发动机,还被迫接受这个三包”……

此外,这段录音中还曝光了“金融服务费”:比如销售环节中,西安“利之星”极力推荐分期贷款,在未提前说明的情况下私收金融服务费,要求只能通过微信转账,并且不开发票。

最终4S店为她更换了一台新车,返还额外收取的费用15575元,西安利之星汽车有限公司被依法处以100万元罚款。更重要的是,整个汽车行业的乱收费潜规则被摆到了台面上,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会同相关部门,对国内的汽车销售行业开展专项整治,开始调查侵害消费者权益的相关违法行为。

10月,瑞幸咖啡推出一项促销活动,只要通过瑞幸APP或小程序,同一手机用户每天消费产品达到3件,就能获得1次转盘抽奖机会,其中一个大奖,就是宝沃BX5的使用权。

12月,近几年最典型“中国式广告”宝沃《好·贵》在分众传媒的各类广告屏上线。

凭借着郎永淳与虎哥的“魔性洗脑”,宝沃让“好,贵”成为了2019年车圈视频中最后一个网红体,强势进入大众视线。两位带头大哥无限重复着“好”和“贵”,“好才能贵,贵才能好”,就如同在你耳朵里种下了一只耳虫,让无数观者自动开启三日颅内循环。

与疯狂营销同步进行的,还有高密度的促销补贴,让人一度以为宝沃和瑞幸一样,似乎有烧不完的钱。

之后发生的事情,大家应该还都记忆犹新。

尾声

2019年9月,时年55岁的马老师正式退休。

12月21日,他在魔都举办的浙江商会年会上感叹道:“昨天一天,就收到五个来借钱的电话,过去一个礼拜,要卖楼的朋友超过十个,确实不容易。”

中国人都知道马老师的演讲一般都自带buff,强度曾让央视名嘴的情绪管理瞬间失控,但如果这段话放到2022年的春天,应该没人会怀疑马老师这个老同志。

回望那个被王兴誉为“可能会是过去十年里最差,却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2019年——的确,自主品牌的总体份额下降了三分之一,十来家造车新势力润出了决赛圈,合资品牌渐渐丧失优势,产业相关人员开始为生计发愁……但,它仍然值得中国汽车产业纪念与喝彩。

本文由:叶良辰 发布于衰仔网,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且注明出处:https://www.shuaizai.cn/3949.html

(1)
上一篇 2022年5月6日 下午7:02
下一篇 2022年5月6日 下午7:05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衰仔网"是个包容的平台,我们鼓励原创!请各位投稿务必:图文并茂,切勿重复投稿,稿件如有侵权请于文章底部评论说明,严厉禁止一切违规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