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茶叶生意的四面楚歌

“当苦难来访时,有些人跟着一飞冲天,也有些人因之倒地不起。”——托尔斯泰

刚开始的时候觉得新冠疫情顶多三个月吧,等到了夏天就能结束,因为非典差不多就是三个月。后来发现不但结束不了,看样子可能得一年,一年就一年吧,忍着呗,不然还能咋样。然后到今年,很多人包括我,严重怀疑是不是病毒会一直存在下去。

到底哪年、哪月、哪天是个头?

今年的天气就跟新冠病毒一样变化无常,江南三月的天气就把春夏秋冬过了一个遍,各产茶区的春茶刚冒芽就被二十多度的高温催长,来不及卖几天好价格就已长大,然后就反反复复的雨水,再降温到个位数,接近清明时还下雪下霜,人和茶同样被搞懵。

浙江新昌的乌牛早开采第一天每斤105元,第三天就跌到80元/斤,一个星期下来跌到25/斤 ,价格就像过山车。

松阳的龙井43开采120元/斤,没过两天就跌到七八十。

3月16日晚遂昌有人去温州收了5000斤白叶一号茶青,收购单价80元/斤,次日早上拉到松阳茶青市场傻了眼,市场价已经跌到60一斤,加上茶青损耗和人工车费,辛苦劳累了一个晚上共亏了13万。

安徽歙县陆老板种的白化茶今年进入丰产期,开采第一天茶青价格160元/斤,谁知第二天120,第三天100,第四天80,第五天就直接跌到60元/斤。要知道去年160元/斤的单价可是坚挺了十多天啊,今年的茶青收入还不到去年的一半,如意算盘彻底打破。陆老板说他的茶园都是有机管理,品质很好,一直都被安吉老板预定,但今年开采第二天就听说安吉茶叶市场有疫情被管控,直接导致了茶青价格的下跌。

湖北恩施芭蕉乡,恩施玉露产地,简总在过年时就未雨绸缪做了众筹,以较低的价位获得了预期的订单量。虽然利润能与去年持平,但简总念念不忘的说今年的茶叶品质不如去年,以至于一直想给我寄茶叶却实在是拿不出手,怕被我挑刺。“今年像我这样的茶企算是不错的了”,简总一半庆幸一半无奈地说道。

年初长期的雨水加突然的高温,导致整个江南茶区春茶品质普遍下降,包括西湖龙井、黄山毛峰、恩施玉露等一些名茶品质都不如往年。特别是浙江,四月初天气刚恢复正常又来了一场霜冻,个别高海拔山区还下了雪。直到清明后天气才全面晴朗,品质可以做出了,但茶叶价格却早下来了。

整个江南茶区优质高端茶普遍减产,茶农、茶场主普遍减收,加上人工成本上升,很多种植大户和茶场主更是雪上加霜,浙江松阳今年的采茶工介绍费已经到了1100元一个。这几日黄山的太平猴魁已经开采,当地种植户请外地采茶工不仅需要村里提供证明、还需要种植户对所雇采茶工进行担保,才能在高速路口接人,当地人说做了几十年茶了还是头一回遇到这种事…….

某平台一直做源头好茶团购,往年每逢春茶季生意都很好,推出什么新茶都会一下子售罄,今年响应者却寥寥无几。负责人告诉我,去年哪怕疫情反复,但人们还是认为这样的日子很快就会过去,该吃吃该喝喝,生活品质不能下降。

但到了今年气氛就明显不对了,特别是吉林、深圳、上海这几个地方长时间的封控而产生的负面情绪蔓延到了全社会,人们不再为非必需品的东西随便买单,把钱包捂牢再说,谁能预料下一个封控的不是自己的家乡,谁能知道下一个失业的不会是自己。疫情不明朗,经济再停摆,今年的团购就难做了。

几乎每个茶业产区和城市都有茶叶市场,为了疫情管控,作为人口密集流动场所的市场管得最为严密。每天进出查验健康码、行程码,跨市还要48小时内核酸检测报告,如果外省来的,只要那个省有疫情就先隔离了再说。

济南茶叶市场的老赵说,今年市场生意惨淡,产区的货拿不进,市场的货发不出。长春的客商订的货在他那里都囤了个把月了还不能发,不知道何时解封,解封后还能不能卖得动。

做了十多年淘宝专卖绿茶的老杨,本来每年就在叫生意不好做,今年他说连吆喝的力气也没有了,搞优惠活动也没有多大起色,老顾客减少了购买量,新客户不见增加,一些被疫情管控快递停运的地方,比如上海,一大批老客户干脆等疫情解除后再说,现在下单多个麻烦,可谁知道疫情解除后这些客人还会不会来买他的茶叶。

小杰自从去年起陆陆续续搞起直播卖茶,刚开始做得挺有劲道,高峰时期进直播间的人多达过600多人,一度认为自己的茶叶店转型成功。可是到了今年春茶季开始直播,发现每次直播多则二三十人、少则六七人,想坚持下去的那点信心被无情地击破了。她说流量都被头部主播给占得差不多了,我们想分一杯羹就得掏钱买流量,可是买了流量就算有人进你直播间也未必就是买主,大多进来看一眼就走了。

当下的直播行业从业人员多如牛毛,你不要看他们直播间天天很忙碌、很热闹,可真正能赚钱的并不多,大多数都是为了一个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盼头而坚持着,心想万一哪天发了呢?

上海天山路,李总的店在这里开了17年,十多年的打拼已在上海置房安家。生意一直很稳,盘子也做得不小,是好几个茶叶知名品牌的代理商,每年赚个几百万还是容易的。今年可倒好,刚要发力做春茶的时候,整个城市都停摆了。全家在家隔离,可房租照旧要付、工人照旧要养。幸亏他家底殷实,一时半会儿耗得起,还主动联系当地居委会,表示要捐献一批茶叶以表示对一线抗疫人员的慰问。

阿伟在深圳一家外贸公司工作,受疫情影响今年的外贸订单大幅缩水,虽然还不至于破产,但也是苟延残喘了,人人都在为下一步做打算。阿伟是个忠实的茶客,本来每年春天都会把各地春茶喝个遍,加上送礼、孝敬长辈,一个春天会消费三五万。

可今年不同了,阿伟说今年只买过两次茶叶,一次是西湖龙井、一次是狗牯脑。以往一买都是好几斤,今年只是买了一点尝尝鲜,更多的时候是喝以前收藏的普洱茶。还好还有余粮,春茶嘛,反正明年还有,再怎么说总得先度过这个遥遥无期的难关吧。

以上只是一个产业真实的缩影,并不能代表全部,也许有些人依旧过得很好,也许有些人比他们过得更糟。

青春短暂,疫情三年。作为茶产业中的一分子,我认为今年茶叶线下消费依旧低迷,人们还要找工作、还要更加努力的养家糊口,不会在短时期内复苏到往年平均水平,估计至少要到第四季度才有希望;线上消费数量会逐渐增加,但是总体消费需求总量会有所下降。

源头茶企要守好现有盘子,今年不要再搞政府项目以外的基础建设、添加购置加工设备,要保证有一定的现金流,为后疫情时期的扭转乾坤作准备。还要收产能、去库存,除非有订单不然不要盲目大量囤货,特别是白茶和普洱茶类,市场已经暂时失去炒作的积极性和参与度,能做刚需最好。

不论如何,时代的路,总要前行,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没有一个行业可以在一个时代可以独善其身,包括茶产业。

风,并不按照船的要求吹拂。我们只不过是这个时代的一叶扁舟,谁都抗衡不过时代的大风。至于今年,若你有实力支撑,你就可以躺平,乱中求稳;若你有能力施展,还是要折腾(奋斗),乱中求胜。

最后让我们一起早日渡过难关,祈求未来越来越好!

本文由:叶良辰 发布于衰仔网,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且注明出处:https://www.shuaizai.cn/3859.html

(0)
上一篇 2022年5月5日 下午7:08
下一篇 2022年5月5日 下午7:36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衰仔网"是个包容的平台,我们鼓励原创!请各位投稿务必:图文并茂,切勿重复投稿,稿件如有侵权请于文章底部评论说明,严厉禁止一切违规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