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自己和解的年代

《我国的历史周期,走到哪了?》里面介绍了中国人口周期和政治周期25年一次,

就这么说吧。25年时间能发生的改变可以说天翻地覆。中国队打入世界杯的那一年,你要告诉我中国队这就是巅峰,我也不信的。我当时觉得中国足球从此站起来了。

如果你告诉1975年的人,说中国有一天会占据世界上15%的GDP,真正意义上超过英国追赶美国。他估计也觉得你是个疯子。

而且不要觉得这些时间很长,我有时候觉得中华世纪坛启用的时候那天还历历在目。

所以我一直觉得每个时间,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一瞬间的自我都是绝唱,所以我从不觉得有什么时代就是没机会的,每一个时代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机会。

我们当下,就站在中国劳动人口数量的巅峰上,这个巅峰在未来几十年估计都没法超越。

与自己和解的年代

从建国开始,我们先是通过教育的普及,然后是城镇化,把大量劳动力从农村解放出来,投入到现代化工业的生产里。

现在这个趋势已经到头了。资本和人力的高增速时期都过去了。当然,经济的高增速时期也过去了。

一个很简单的问题是,我们让渡出一些权力,是为了换回一些权力。如果在过去,和东亚模式其他两个邻居类似,我们放弃很多个人权利的追求,实现了国家的高增速。

在未来经济降速的时候,躺平的思想会越来越多,这种想法本质上是一种失望,或者是一个很简单的数学问题。当我年轻时候的努力无法换回年老的优渥生活的时候,为什么要努力呢。

当然,我觉得这个选择从根子上就是有问题的,年轻时候的享受就是年轻时候的享受,它是没法替代的。

日本90年大梦初醒,1990-1997年本质上在做裱糊匠的工作,新千年后慢慢开始调整产业结构,从1990年~2012年花了将近20年才从低谷中爬出来。到今天对于资产负债表的任何风吹草动都很警惕。

而韩国则是一个很完美的例子,展示了如果财团无止境扩大,会是个什么样子。东亚文明都比较内敛稳定,之前分享过权利和义务是怎么集中和分散的。韩国等于是军政府集中了权利,然后祸起萧墙分散后,被聚集到了财阀手里面。这可能是能发生的最差的事情了。

那么现在中国的剧本是什么呢?

我觉得蔡依林有首歌很符合当前的情况,蔡健雅给她写过一首歌叫做“我”,就说,蔡依林小时候很自卑,然后努力把自己武装起来,做唱跳歌手,然后很多年之后,她开始尝试与自己和解。开始接受自己并不需要取悦所有人。

我心目中的蔡依林,还是天空那个MV里面,她穿着白衬衫牛仔裤,在电线杆下放风筝的形象。没想到这么多年已经过去了。

我觉得可能每个人都有过这个情况吧,小时候觉得自己只有成绩好,只有长得漂亮才能被爱,然后努力去合群,努力去取悦别人。而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与自己和解。

中国经济的禀赋和日本韩国一样很差,日本到处都是山,韩国有个一言难尽的邻居,中国亦然。这三个国家都在某段时间,努力向世界证明自己的价值。

就像那首歌里面的:

“我用别人的爱,定义存在,怕生命空白”

日本大妈当年在全世界买买买的时候,何尝不是用别人的爱定义存在。

蔡依林在唱片年代还好的时候,风头无两,但随着歌曲的黄金年代过去,她的嗓音就算依然动听,也挡不住时代的下行趋势。她也怀疑是不是自己做的不够好。但这其实不重要,某种意义上,中日韩做的都算好的了,除了日本,在短短几十年里面,完成民众的工业化教育,在某些领域拉出世界一流的产线。这些事情都不是随便哪个国家可以完成的。

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日本韩国与自己高增速时期的和解并不流畅,日本企业和银行依然抱团,缺乏实质意义上的出清,风险永远被藏着掖着。在这个基础上实行了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缓释风险。韩国的财阀在经济下行年代获得了更多经济份额,导致所有的政治改革都面临各种压力。

你很难说目前对恒大的态度,对资本的态度不是吸取了前车之鉴。

有时候当你在上行趋势的时候,你怎么做都是对的,你会有一种错觉觉得自己是神,在下行趋势的时候,你怎么做都是错的,你经常会因为反对一个错误而步入另一个错误。

在一个经济不可避免下行,劳动力人口可能降低的年代,我可以想象恐惧和愤怒是存在的。就像蔡依林的歌里面,她不知道如果抛开所有的化妆,观众们是否还会爱她。

同样的道理,如果抛开了过去40年的经济腾飞,人们会不会也有疑问,说多少人是真的爱他的。

就我自己而言,从这个角度,你可以完美理解人们的很多做法,我觉得他也是对的,高增速时期有高增速时期提高满意度的方法,增速掩盖一切矛盾。低增速时期有低增速时期提高满意度的方法,效率让位于公平。

公平,意味着大部分人的公平,当然,越苦的人可能获得感越多。但整体来说,一方面是劳动力的降低,劳动力议价能力的上升,薪资的增速估计会慢慢提高,如果你注意的话,过去几年农村的可支配收入增速已经在赶超城镇了。一方面是增速降低后,对于当前享受的重视,如果你在一个每年可以翻倍的地方,你可能忍一两年算了,在一个每年增长3%的地方,你肯定是做好规划每年量入为出的。

其实如果你仔细想想,日本和韩国还有个特色是,欧洲是先有了文艺复兴再有了工业革命,日本和韩国某种意义上,先有了科技的发展,先有了一亿总中产,之后才有了文化的繁荣。

我觉得将来中国也是一样。我们现在就是中国劳动力最充沛的时候,未来一百年可能都不会比今天更充沛了。所以你有时候现在感受到的,过去60年的趋势是很明显的。但他同样是错的,因为未来60年他是反过来的。其实如果你想想,2010年之前,你要去很多二线城市落户都难,现在何止是求着你来。很多东西都是潜移默化改变的。

最后我想把Jolin现场的告白放在最后,我觉得你可以把这个看作是是很多东西的合集。

  • 中国经济的内心独白
  • 每一个小时候觉得自己不配被爱的人的独白

她觉得自己理应给观众带来快乐,这样才能被喜欢。就像很多人可能觉得只有高增速才能体现国家的强大。就像很多人觉得自己只有完成些什么,才能被爱。

其实并非如此,从国家到个人,与自己的和解可能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主旋律,这是我觉得当下最应该思考的主线之一。

本文由:叶良辰 发布于衰仔网,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且注明出处:https://www.shuaizai.cn/3813.html

(1)
上一篇 2022年5月4日 下午6:51
下一篇 2022年5月4日 下午6:53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衰仔网"是个包容的平台,我们鼓励原创!请各位投稿务必:图文并茂,切勿重复投稿,稿件如有侵权请于文章底部评论说明,严厉禁止一切违规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