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亏损近4000万,杨丽萍的舞团撑不下去了?

4月28日,著名舞蹈艺术家杨丽萍在一支自述视频中透露,截止目前已经演出7000多场的《云南映象》因为疫情被迫停演,舞蹈队也只能随之解散,而这是《云南映象》继2003年“非典”后第二次解散队伍。

就在同一天,现代舞团“陶身体”也在其公众号“陶身体剧场”上宣布,由于无力继续支付演员工资,陶身体剧场将在五月计划解散。消息传出的前两天,杨丽萍担任创始人的新三板云南文化发布2021年度报告,公司在2021年净亏损达3985.03万元,亏损同比扩大94.18%。

杨丽萍的《云南映象》于2003年首演,在海内外的巡演超过7000场,商演场次和观众人数都达到国内演出行业的顶峰,陶身体剧团则是在全球各大剧场和艺术节获得诸多赞誉的现代舞团。在4月29日“世界舞蹈日”的前一天,两大舞团相继宣布解散,透露出演艺团体在当下的艰难生存状况。

在视频中,杨丽萍表示,舞团已经坚守两年多,但疫情实在太残酷,无法继续再坚守下去。通过回顾两大舞团过去两年来的发展状况,我们发现他们已经在反复的疫情影响下几经挣扎,如今宣布解散是最后的悲鸣。他们的生存状况,也投射出更多演艺团体的发展现状。

一、云南映象解散背后:云南文化股价下跌超90%

2021年是杨丽萍从艺的第五十个年头。在回顾50年的从艺生涯时,杨丽萍细数了多年以来的代表作品,这其中就包括至今已经演出7000多场的《云南映象》。

《云南映象》是杨丽萍出任艺术总监和总编导并领衔主演的大型原生态歌舞集。“当初我们怀着梦想,把村民们从田间地头带到舞台,是想要把各民族的传统文化精神传递出去”,2002年,在外漂泊了三十年的杨丽萍回到家乡组织了这支舞蹈队伍。

2003年首演时,因为遇上非典,“拉开大幕时,台下没有一个观众,我们只好被迫解散了团队,孩子们又回到了自己的村子里”,这是《云南映象》团队第一次解散。

但非典过后,重新组建起来的《云南映象》演出获得了巨大成功,不仅在全国巡演前余场,演出还走向了世界,媒体评价《云南映象》是第一个以成功的商业姿态走向海外市场并能形成固定品牌的歌舞集。

2014年,由杨丽萍担任法人和创始人的云南杨丽萍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率先登陆新三板。作为公司的创始人,杨丽萍直接拥有云南文化59.4%的股份,并通过杨丽萍企业管理有限公司间接拥有9.975%股份,股份总占比达到69.375%;云南文化甫一上市就受到资本热捧,多次增发的股票都被市场哄抢。随着云南文化的估值不断升高,当时的杨丽萍坐拥40亿身价。

在新三板“爆发”的2015年,明星资本论曾对新三板上的数十家娱乐类公司展开研究并推出系列报道(详见:《杨丽萍、曲向东、李东田…从明星到创始人的经营之路》当时云南文化是系列报道所梳理的由明星担任创始人的新三板代表之一。根据当时的报道,2015年上半年以前,云南文化的收入主要靠《云南映象》与《孔雀》两部剧目支撑,显示出极强的对核心剧目的依赖性。2021年,公司的核心剧目增加到7部,但依赖性仍然存在。

净亏损近4000万,杨丽萍的舞团撑不下去了?

云南文化2021年剧目收入统计,来源:2021年云南文化年度报告

2021年年度报告显示,作为公司年度营业收入来源重头的《十面埋伏》与《云南映象2014》,其营业成本相比上年同期分别增加309.77%与420.35%,《云南映象》营业成本远超收入,毛利率为-219.89%。据2020年年度报告,该年《云南映象》就已经处于亏损状态。

净亏损近4000万,杨丽萍的舞团撑不下去了?

云南文化2020年剧目收入统计,来源:2020年云南文化年度报告

2020 年受新冠疫情影响,《云南映象》的定点演出在2月至7月间停演,停演期间演职人员的工资薪酬计入管理费用,而该年度管理费用增加了136万元;2021年,由于《云南映象》人工和《十面埋伏》文化资产摊销,云南文化成本同比增加 64.49% 。

就在舞团宣布解散后的一天,4月29日,云南文化的收盘价跌到2.14元,相比2015年6月创出的24.99元/股最高价,跌幅高达90%。

二、陶身体计划解散,舞团难以支撑?

与杨丽萍同天宣布解散消息的舞团还有陶身体。这是一个成立于2008年的舞团,曾被《泰晤士报》称为“中国正在蓬勃发展的当代舞界一股强劲的新兴力量”。台湾编舞大师林怀民说,陶身体重新定义了舞蹈,他们是“全新的、独特的,也有中国传统的影子”。

4月29日是陶身体剧场成立14年的大日子。他们计划在当天开启持续六天“数位系列全演”,以身体艺术节的概念发起包括室内外演出、艺术对谈、音乐现场和大众课堂在内的活动。

就在艺术节原定计划召开的前一天,陶身体剧场通过公众号发布公告,因疫情防控政策将取消原计划4月29日至5月4日在国家大剧院台湖舞美艺术中心演出的“陶身体数位系列全演——身体艺术节”所有线下活动,并将于4月29日20:00通过陶身体剧场的视频号在国家大剧院台湖舞美艺术中心现场舞台上直播《4》《10》两部作品,线上直播公演结束后,陶身体剧场将计划解散。

在文中创始人陶冶表示,“2020年受疫情影响,舞团开始尝试新的发展。2021年底,舞团开始负运营,这次作品全演与艺术节的主题是‘过去·现在·未来’,这代表着舞团生存现状,无法再以过往经验来承载。5月过后,舞团将无力承担团员工资等运营成本,因此我们不得不计划解散。”

作为全职现代舞团,陶身体剧场“数位系列”演出的足迹曾遍及全球五大洲。2020年疫情后,陶身体取消了全球十多个城市的巡演,而国内现代舞演出的市场并不成熟,加之疫情反复导致演出不断延期、取消,舞团生存艰难,常常一场演出过后,酬劳只够支付成本。

针对公众爱好者设计舞蹈课堂、创立时装品牌DNTY……应对舞团的生存困境,陶身体做过很多尝试,但最终都收效甚微。“数位系列全演”的计划曾是陶冶给舞团未来的一针“强心剂”,但随着演出被迫取消,舞团似乎已经再无退路。

消息发出后,陶身体创始人之一王好在朋友圈表示,宣布计划解散的消息后收到了很多热心朋友的关心和问询,王好也在朋友圈发出求助,称愿意“接受任何方式的支持和帮助”,演出取消和舞台解散的公众号消息也已经删除。但就像29号的线上直播也因故推迟,但具体的情况未知,陶身体的前景仍不明朗,并且也不乐观。

三、后疫情时代,线下演出何时逢春?

杨丽萍《云南映象》舞蹈团队和陶身体剧团的现状可能只是疫情下众多舞团乃至更广泛演出团体的一个缩影和预演。

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2021全国演出市场年度报告》,2021年全国舞蹈演出总场次0.41万场,票房收入5.65亿元,而这一数据表现无论是场次还是收入甚至低于同样小众的戏曲市场的表现。

就整体的演出情况来看,2021年演出市场总体经济规模335.85亿元,相较于上年同比增长27.76%,但仍未恢复至2019年的水平,与2019年相比同比降低达41.31%。

净亏损近4000万,杨丽萍的舞团撑不下去了?

《2021全国演出市场年度报告》通过分析各季度各主要类型演出市场和票房趋势后得出,2021年上半年全国剧场演出和大型演唱会、音乐节演出市场已明显走过止损临界点,其中五一假期成为年内市场小高峰。

从消费需求看,2021年三季度起多地局部疫情较长时间压抑了消费需求,可预期2022年下半年在主要假期等节点,有望迎来市场的大幅增长。但在国内主要两大城市目前都受到疫情影响的情况下,演出市场的未来依旧不容乐观。

本文由:叶良辰 发布于衰仔网,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且注明出处:https://www.shuaizai.cn/3598.html

(1)
上一篇 2022年5月1日 下午7:35
下一篇 2022年5月1日 下午7:38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衰仔网"是个包容的平台,我们鼓励原创!请各位投稿务必:图文并茂,切勿重复投稿,稿件如有侵权请于文章底部评论说明,严厉禁止一切违规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