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停堂食下的北京餐饮自救

今天我问一个做餐饮的朋友,昨天出台的五一假期期间暂停堂食的政策对他们影响有多大,她说:“你这个问题太残忍了。”

防疫大局之下,努力配合是唯一的、也是最重要的选择,毕竟上海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

4月30日下午,北京市召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第320场新闻发布会,北京本土感染者新增67例(其中确诊病例59例、无症状感染者8例),涉及多家餐厅员工确诊。北京宣布,为减少节日期间人员流动性、聚集性风险,首都严格进京管理联防联控协调机制决定,“五一”假期,全市公园景区、开放的文体娱乐场所等,严格落实“限量、预约、错峰”要求,按照50%限流开放,做好测温验码、核酸证明查验等工作。请广大市民朋友严格遵守疫情防控规定,尽量避免前往人员聚集场所。同时,五一假期全市餐饮经营单位暂停堂食,转为外卖服务。

这意味着接下来的4天假期,将无法堂食。这一临时举措对餐饮从业者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的。对因为北京疫情防控而无法出去撒野、只能在城里逛吃的人来说,也是个晴天霹雳。

这一消息宣布后,30日晚,很多人进行了报复性堂食消费,看到朋友圈里有外出堂食的人说,今晚的餐厅和酒吧人满为患。

5月1日,本来是劳动人民最光荣的节日,北京的餐饮从业者,普遍比较闲。我问了常去的几家餐厅、酒吧、咖啡馆的朋友,普遍都按下了暂停键或半暂停键,但大家都没有选择躺平,都在想法度过这几天难关。

开篇提到的朋友在北京有三家咖啡馆,叫Soloist,中午的时候我问她点咖啡外卖的人多吗,她说寥寥无几。

相比开咖啡馆的,开酒吧的最惨,因为去酒吧喝的是氛围、要的是酒精与冰块的恰好比例,所以酒吧每次遇到疫情基本上只有一个选择:歇业。

Lisan是北京三家“燕Yan Whiskey Bar”的主理人,每次风吹草动,她的店里就变得门可罗雀,有时候一晚上只有两三桌客人,店员比顾客还多。为了多增加点儿营收,4月初,她在他们的玉河店,利用下午时段卖起了咖啡,结果没几天,就赶上了这次的北京疫情,另外两家店只能停业,而玉河店则只能靠下午的咖啡外卖来撑着。我问她今天外卖生意怎么样,她说,卖了几杯,“有一老顾客骑着摩托车过来,打包了几杯威士忌和咖啡,骑车走了。”

她说:“唉!本来就想趁着五一放假出来的人多赚点钱的。”

对于很多主打高端、新鲜食材做法的餐厅,损失可能不会小,比如有些餐厅宣传的是当日的鱼或海鲜都是当日空运过来的,即使可以放在冷柜里,也难保新鲜感。

坐落在前门大街的之餐是我常去的餐厅,我问店老板無真,禁止堂食对他的店有哪些影响,他说,我们是小本生意,平衡点的话每天得少一万五左右,大店(损失)就更多的。他家对食材很挑剔,我问他那些食材怎么办,他说:“干货没事。生鲜就近送朋友、客人或者打折卖,然后剩下的就用来做员工餐了,再浪费的就没辙了。”

相信这也是很多餐厅的做法,将损失尽量降低到最小。

同样做法的不少。SKP是更早几天被封的。有一家叫台州鱼市的餐厅,因为SKP受疫情影响突然被封,导致刚到的海鲜“无处安放”,店长在朋友圈“吆喝”卖起了鱼,在他们的公众号“禾苑”里甚至还给出了一些食材的做法。

暂停堂食下的北京餐饮自救

另一家常去的小云南餐厅,三家店都改成了外卖。

暂停堂食下的北京餐饮自救

在某个有食药监的群里,食药监的人还算贴心,昨晚(4月30日)在群里艾特所有人说:“今天大家一晚上想想这几天买什么比较方便,大街上来买的基本都是附近的老百姓,大家卖点半成品、预制菜等,先把这个五一熬过去再说。”

群里的店主们一边表示支持抗疫举措,一边发着苦笑的表情说:“太难了。”

为了真实感受疫情对餐饮行业的影响,今天下午2点左右,我去了一趟朝阳大悦城。还没走进去,就感受到了人流量稀少。走进去从七层逛到一层,果然冷清得可以。

暂停堂食下的北京餐饮自救

暂停堂食下的北京餐饮自救

拍摄:周超臣

大悦城的6层和7层是餐饮集中区,但只有三三两两的人,很多门店都关掉了灯,日常摆在门前给排队的食客坐的凳子空无一人,让6层和7层看起来格外冷清。

暂停堂食下的北京餐饮自救

暂停堂食下的北京餐饮自救

很多店都关着灯,等位的座椅几乎空无一人,拍摄:周超臣

每家店只有几个店员在门口百无聊赖,问了几家的店员,他们说,来店里取餐的人很少,基本上都只有两三位,但也说外卖生意比平日里好。有一家店甚至打出“来店里自提享受6.8折”的优惠。

很多餐厅的店门口都树立牌子,上面写着诸如:

“暂停营业”

“5月1日至5月4日不堂食!不外卖!”

“响应政府号召暂停堂食,5月1日至5月4日堂食暂停,门店内支持外卖和自提”

“因疫情管控,为更好地配合政府防疫措施,保障您与我们员工的健康安全,本店即日起暂时休业,由此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

暂停堂食下的北京餐饮自救

拍摄:周超臣

有个小插曲,在一家卖牛蛙火锅的店门前,围着一群人,走过去看到地上坐着一个外卖小哥,两个警察在那儿做笔录,还有几个牛蛙火锅店的店员和大悦城商场的工作人员。打听了一下,大概了解到,外卖小哥催餐,嫌店里做得太慢,不知谁先骂了一句,最终演变成了打架,看起来小哥除了脚踝,伤势不是很严重。警察希望双方和解,让外卖小哥先去医院看一下,后续再说。

大悦城的工作人员跟我说:“大家心情都不太好,都有点急。”

他还跟我说,你看现在商场里哪有什么人啊,从早上到现在(下午两点半),才1.1万人(客流量),平时这个点怎么也得5万多了。

从大悦城七层走到一层,很多店里的店员比顾客多,有的甚至一个顾客都没有,包括一层的化妆品专卖店亦是如此,当然,只有一个例外,一层的Apple专卖店里人还是不少。

现在,只希望在大家的通力配合下,北京的疫情尽快“动态清零”,5月5日开始,大家都能恢复堂食。

民以食为天,诚不我欺也。

本文由:叶良辰 发布于衰仔网,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且注明出处:https://www.shuaizai.cn/3547.html

(0)
上一篇 2022年5月1日 下午7:27
下一篇 2022年5月1日 下午7:3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衰仔网"是个包容的平台,我们鼓励原创!请各位投稿务必:图文并茂,切勿重复投稿,稿件如有侵权请于文章底部评论说明,严厉禁止一切违规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