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社营收利润大揭秘,我们的日子过得怎么样?

为了对出版业上市公司业绩和主要控股参股公司业绩做进一步分析,商务君提取了年报中披露了旗下出版社业绩的数据进行梳理(部分上市公司未披露旗下出版社业绩)

从整体上看,2021年,疫情对出版业的负面影响依然存在,但各出版社在疫情常态化背景下,积极扭转不利形势,营收和净利润取得了不同程度上的增长。但部分增长幅度十分惊人,也有2020年受疫情影响业绩处于低谷后的正常回升所致。

教育社普遍营收较高,多数出版社营收正增长

从2021年营业收入维度来看,排在第1位的依然是大象出版社(简称“大象社”),该社保持着多年来的领先优势,2021年营业收入达14.54亿元;商务印书馆紧随其后,营业收入为12.19亿元;广东教育出版社(简称“粤教社”)排名第3,2021年营业收入为11.14亿元。前两家出版社的位次与2020年一致,这三家出版社是2021年营业收入突破10亿大关的出版社。

表1 部分出版业上市公司旗下出版社2021年营业收入及同比变化情况(单位:亿元)

出版社营收利润大揭秘,我们的日子过得怎么样?

2021年营业收入超过5亿元的出版社共有11家,其中有大象社、粤教社、四川教育出版社(简称“川教社”)、江苏凤凰教育出版社(简称“苏教社”)、现代教育出版社5家教育出版社,教育出版的市场优势可见一斑。尤其是在河南、江苏等教育大省,教育出版的市场空间更为广阔。

据中原传媒年报披露显示,2021年,河南省中小学教材同比增长2.2%;大象社还开发了大象课堂融媒教育云平台,探索教材教辅增值服务的再提升。

纵观年报中披露了营业收入的33家出版社,可以看到,中国出版和凤凰传媒旗下出版社的营业收入显示出了强劲的竞争力。中国出版旗下的商务印书馆、人民文学出版社(简称“人文社”)、中华书局、三联书店等自不必说,均是学术、社科、古籍、文学出版的重镇,品牌影响力和市场占有率持续领跑。

凤凰传媒旗下苏教社、江苏凤凰科学技术出版社(简称“江苏科技社”)、江苏译林出版社(简称“译林社”)、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的营业收入均超过5亿元,都在同类出版社中具有一定优势。

从营业收入同比增长维度来看,大部分出版社都实现了正增长。以粤教社营业收入增幅最高,达105.87%。南方传媒年报显示,2021年将各出版社粤版教材教辅资源进行整合统一,统筹开发与生产,解决了同质化竞争和资源内耗问题,教育出版产业链话语权、影响力显著增强。现有具备自主知识产权的国标教材19科,使用范围覆盖全国。粤教社总体规模进入全国地方教育出版社前5。

从地区上看,凤凰传媒、中原传媒旗下多家出版社在营收上实现了正增长。如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和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营业收入分别同比增长63.95%和33.47%。而河南文艺出版社、中原农民出版社、河南人民出版社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均超过20%。

值得一提的是,上一年度营业收入出现不同程度下滑的少儿社,2021年的情况有所好转,如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2020年营收下降31.62%,2021年增长7.78%。虽然在疫情的影响下,线下阅读活动停摆,但不少少儿社积极创新营销方式,开展品牌自播,取得了一定成效。

另有3家出版社2021年的营业收入呈现负增长:青岛出版社(简称“青岛社”),为-1.88%;苏教社,为-7.71%;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为-8.54%。

净利润涨跌不一,教育社净利润遥遥领先

据2021年年报显示,共有60家出版社披露了净利润数据,不难发现净利润与营业收入规模有一定的正相关性。2021年净利润破亿的有10家出版社,其中,川教社继2020年之后依然排在第一位,净利润为4.73亿元;紧随其后的是浙江教育出版社(简称“浙教社”)3.50亿元、大象社3.43亿元。这三家都是教育类出版社,其净利润相比其他类出版社优势明显。

表2 部分出版业上市公司旗下出版社2021年净利润及同比变化情况(单位:亿元)

出版社营收利润大揭秘,我们的日子过得怎么样?

据新华文轩年报披露, 根据国家教育政策变化和义务教育教学实践需求,对《信息技术》《点金训练》等 20 余个系列进行修订、改版、升级,从内容、设计、编校、印制四个方面提升产品质量。新研发100多个教辅品种,市场反响较好。

同时积极稳妥推进教育产品媒体融合发展;国标教材《小学英语》《百岁童谣》及“名家名作阅读课程化书系”等在喜马拉雅平台开设专属频道,为用户提供优质的线上知识服务;开发的“川教学习 APP”功能逐步优化,线上内容资源更加丰富,用户数量稳步增长。教材教辅销售码洋为28.88亿元,实现销售收入16.16 亿元,同比增长12.10%。

根据开卷监测数据,在全国近600家出版社中,浙教社的市场码洋占有率排在第29位,位列地方教育出版社第2位。教材出版优势稳固。自编教材教辅销售收入6.47亿元,同比增长30.00%;租型教材教辅销售收入3.51亿元,同比增长19.68%。

2021年,浙教社在做精普通中小学教材的基础上,围绕“浙江精神”开发了一批适应时代需求具有浙江特色的优秀地方课程教材。全年销售10万册以上的原创市场教辅和助学读物150余种。

在净利润超过1亿元的出版社中,除教育社之外,还有商务印书馆、人文社、青岛社、译林社、江苏科技术社。其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凤凰传媒旗下的两家社,开卷数据显示,译林社连续多年位列文艺类图书出版社总体经济规模综合排名第1,江苏科技社在全国出版社总体经济规模排在第72位,其经济实力可见一斑。

表3 部分出版业上市公司旗下出版社2021年净利率情况(单位:亿元)

出版社营收利润大揭秘,我们的日子过得怎么样?

从净利率来看,川教社依然占据榜首位置,达到49.07%,相比2020年小幅上升。青岛社、人民音乐出版社紧随其后,净利率分别为29.46%和28.48%,但相比2020年,有小幅下降。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尽管现代教育出版社营业收入达到5.84亿元,但其净利率仅为7.44%。此外,尽管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和三联书店具有品牌优势,但其净利率不足5%。

究其原因,从各公司年报中看出,出版成本不断上涨,特别是纸张、印刷和物流成本的上涨,也是导致净利率下降的原因。此外,侵蚀利润的最主要原因,还是由于出版业面临着愈演愈烈的“价格战”。

本文由:叶良辰 发布于衰仔网,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且注明出处:https://www.shuaizai.cn/3384.html

(0)
上一篇 2022年4月29日 下午8:46
下一篇 2022年4月29日 下午8:48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衰仔网"是个包容的平台,我们鼓励原创!请各位投稿务必:图文并茂,切勿重复投稿,稿件如有侵权请于文章底部评论说明,严厉禁止一切违规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