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漂亮的大堡礁会被澳大利亚遗弃?

耶路撒冷古城巴米扬大佛亚述古城维龙加国家公园,这些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历史古迹自然遗产都有一个共同点:已在近年因天灾或人为破坏,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濒危名录》。

2022041413130897

就在近期,另一个举世闻名的自然景观也可能被列入其中——世界最大的珊瑚礁群,全球潜水和海底观光胜地,澳洲大堡礁,正在陷入生存危机。

超出科学界预期的白化现象

据卫报3月25日报道,澳大利亚大堡礁海洋公园管理局(GBRMPA)证实,大堡礁正在遭遇了第六次大规模珊瑚白化。澳大利亚海洋科学研究所 (Aims) 与GBRMPA于3月下旬在2300公里长的海洋公园内完成了直升机空中勘测,覆盖了约750个独立珊瑚礁,结果显示,在四个管理区域内均出现了大范围的白化。

何为珊瑚白化?多数珊瑚本身呈透明色,当有色共生藻进入珊瑚体后,珊瑚群显现出繁多色彩,如显著的橙色、红色和黄色,这种藻类也是珊瑚生长的重要能量来源。珊瑚白化指当海水温度升高时,共生藻脱离珊瑚而独立存在,失去藻类附着,珊瑚礁仅剩下体内白色的碳酸钙骨骼,即为“白化”,严重时可导致珊瑚死亡。

为什么漂亮的大堡礁会被澳大利亚遗弃?

大堡礁一处白化的珊瑚  © Victor Huertas / Greenpeace

由于全球持续升温,大范围的珊瑚白化现象于1998年首次在大堡礁被观察到,2002 年、2016 年、2017 年和 2020 年,又分别发生了另外四次大范围白化。

而在今年,事件非同寻常,这是珊瑚礁首次在拉尼娜现象中发生白化。拉尼娜现象通常会在珊瑚礁上空带来更多的云和雨,以及形成更凉爽的气候条件,曾被认为是珊瑚生长、产卵和繁殖的宝贵机会。

为何更为凉爽的气候条件也能引致珊瑚的新一轮大范围白化?气候变化被认为是其幕后推手。GBRMPA首席科学家David Wachenfeld博士表示,气候正在发生变化,地球与珊瑚礁比150年前升温了约1.5摄氏度,这意味着即使是在带来相对较冷天气的拉尼娜现象下,大堡礁海域的海水温度依然不适宜珊瑚生长。“过去难以预料的事情正变得常见,再也没有什么事能让我感到惊讶了。” 澳洲Townsville’s James Cook大学首席珊瑚科学家Terry Hughes教授同样表示,在拉尼娜现象中发生大规模珊瑚白化是由全球变暖造成的。

科学界期待拉尼娜现象可以给大堡礁降温,但Hughes教授警告说,即使珊瑚活着也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为什么漂亮的大堡礁会被澳大利亚遗弃?

2017年3月,绿色和平澳大利亚办公室见证了大堡礁白化悲剧,并呼吁世界各地的政府对煤炭采取行动。© Dean Miller / Greenpeace

大堡礁白化现象并非个例。2017年6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发布了第一份关于气候变化对世界遗产中珊瑚礁影响的科学评估报告,显示过去三年中不断飙升的海洋温度已使世界遗产中29个珊瑚礁中的21个遭受严重或反复的热应激,并导致大堡礁、帕帕哈瑙莫夸基亚(美国)等标志性景观出现严重的白化现象。报告预测,在碳排放趋势不变的情景下,到本世纪末所有29个含珊瑚的世界遗产地都将无法再发挥珊瑚礁生态系统的正常功能。

大堡礁的生态危机

大堡礁绵延约2600公里,范围超过34万平方千米,包涵了超过2000种植物、近5000种软体动物、1500余种鱼类、400种珊瑚和330种海鞘共同构成的复杂生态系统,于1981年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自此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它的保护和管理都被认为是亚太地区自然遗产保护的最佳实践案例,215种鸟类栖息于此,6种海龟将这里作为繁殖地,附近海域还记录到了30种鲸类和17种海蛇。与此同时,作为享誉世界的旅游胜地,大堡礁为澳大利亚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益。詹姆斯库克大学民调数据显示,多达77%的澳大利亚人将大堡礁视作国家象征。

但是,由于澳大利亚政府长期对化石能源的依赖以及顽固的气候政策,加上对东北部沿岸地区的过度开发,大堡礁的健康状况长期被忽视,人类活动与气候变化不断摧残着这里脆弱的生态系统。

为什么漂亮的大堡礁会被澳大利亚遗弃?

澳大利亚索诺玛煤矿  © Tom Jefferson / Greenpeace

水质污染是关注重点之一。澳东北部有着凯恩斯、汤斯维尔等多座大型城市,伴随着城市发展及工业开发,农业、畜牧业、矿业、工业与城市污染物不断随着河流排入大海,造成了大堡礁海域的富营养化等一系列问题,严重破坏了珊瑚礁的生态平衡。

考虑到大堡礁脆弱的生态处境,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曾在2015年建议将大堡礁列入《世界濒危遗产名录》。为避免降级,澳大利亚联邦政府与昆士兰州政府共同推出《大堡礁2050长期可持续计划》,该计划提出了包括减少农业径流、停止开发新的煤炭港口等具体目标和行动方案等,并通过游说阻止了世界遗产委员会对降级的审议。

为什么漂亮的大堡礁会被澳大利亚遗弃?

位于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拉筹伯谷的AGL Energy公司旗下的褐煤火力发电站Loy Yang A。它预计于2048年关闭,远超出2030年减排时限。© Dale Cochrane / Greenpeace

但是,这一方案中不包含大幅减少碳排放的有效措施和应对气候变化的直接承诺。多方学者提出质疑,认为一个不触及煤炭问题与应对气候变化措施的方案将难以实现保护珊瑚礁的长期目标。

随着海洋升温导致珊瑚白化进一步爆发,气候变化逐渐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

濒危与否争夺战

过去几年间,大堡礁“降级”与否成了澳大利亚政府、国际机构、学者、环保团体等多方争夺的“角斗场”。

许多学者和环保组织认为,加入“濒危”名单是一件好事,这将为澳洲政府敲响警钟,促进其在气候行动中有更好的表现,逐步实现净零排放目标,同时也给世界一个关注到气候变化影响海洋生态的机会。

但显然澳洲政府不这么认为。不管是出于外交颜面、经济利益、能源政策、或是气候雄心的考虑,澳洲政府长期反对大堡礁“降级”。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章程,一处世界遗产是否被列入《世界濒危遗产名录》是由21个国家组成的世界遗产委员会审议决定。据卫报报道,在2015年大堡礁降级问题审议前几个月,澳大利亚部长与外交官访问了委员会成员中的19个国家,包括葡萄牙、日本和牙买加,拼命游说,试图避免进入这个令人尴尬的黑名单。

2016年5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与忧思科学家联盟联合发布《气候变化中的世界遗产和旅游业》报告,该报告最初包含一个关于大堡礁的章节。但澳大利亚环境部看到这份报告的草稿后表示强烈反对,最终导致所有提及澳大利亚的部分都被从报告中删除。

澳大利亚政府没能阻止的是,该文主要作者、忧思科学家联盟气候与能源部副主任亚当·马克汉姆在网站发布了这篇文章,并注明了“本博客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应澳大利亚政府要求从报告中删除的案例研究草案的更新版本。”这一依靠政治游说试图“解决”环境危机的水下操作由此曝光。

为什么漂亮的大堡礁会被澳大利亚遗弃?

澳大利亚位于新南威尔士州纽卡斯尔的世界最大煤炭港口  © Jaz Kaelin / Greenpeace

2021年7月,世界遗产委员会再次审议大堡礁“降级”议题。澳大利亚环境部长苏珊·莱伊(Sussan Ley)在线上审议前夕发起规模浩大的游说活动,她亲自联系了世界遗产委员会21个成员国中的18个国家的代表——线上或线下访问了匈牙利、法国、西班牙、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阿曼和马尔代夫,让大堡礁再次“平安脱险”。

可以说,大堡礁保护问题已变成了一场国际政治游戏。

最后的机会?

澳洲政府之所以如此抵触,很大程度上与其顽固落后的能源与气候政策有关。

2021年7月,在由联合国支持的可持续发展解决方案网络(Sustainable Development Solutions Network)编制的最新一期报告中,澳大利亚在气候行动水平方面获得了联合国193个成员国中的倒数第一,这是对澳洲政府气候行动的严重否定。

同样,在由国际组织德国观察(Germanwatch)、新气候研究所(NewClimate Institute)以及气候行动网络(Climate Action Network)联合发布的《2022气候变化绩效指数(CCPI)》中,澳大利亚在所有61个国家中排名倒数第六,从2015年以来均排在倒数十名之内。

2022年1月,澳大利亚政府承诺在接下来的9年里将花费10亿澳元在2300公里长的珊瑚礁沿线开展保护与科研工作,但许多科学家表示,除非有效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否则类似寻找耐热珊瑚物种、改善水质等种种单一针对本地珊瑚与海洋生态进行的保护行动都不足以抵抗全球变暖带来的冲击。

绿色和平澳大利亚办公室表示,此次珊瑚白化事件再次暴露了莫里森政府在保护大堡礁上的失败,其未能充分应对气候变化的国家政策,正在加剧对大堡礁的破坏。绿色和平就此提出倡议认为,澳大利亚政府需要认真履行其作为环境监管者的角色,并在本十年内将排放量减少75%,以给珊瑚礁的恢复创造机会。

为什么漂亮的大堡礁会被澳大利亚遗弃?

2021年11月16日,绿色和平澳大利亚办公室在总理莫里森位于悉尼的住所外举行新闻发布会,呼吁世界关注正在遭受气候变化破坏的珊瑚礁。/ Greenpeace

在各界压力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监测团从2022年3月21日起在当地开展了为期十天的监测任务,以更充分了解大堡礁现状。监测结果将影响世界遗产委员会在6月举办的第45届会议上的决定,它可能会最终将大堡礁列入《世界濒危遗产名录》。

这次监测可能是大堡礁保护的关键转机。但Whitsundays潜水员与保护主义者Tony Fontes表示,此次监测与之前任务公开透明的运作方式完全不一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与澳大利亚政府都没有透露监测任务的具体地点和会见对象,似乎在有意避免绿色和平与昆士兰当地保护组织与教科文组织成员会面。

绿色和平澳大利亚办公室马丁·扎万(Martin Zavan)表示,世界需要看见气候变暖情况下珊瑚礁所遭受的破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检测团需要正确评估珊瑚礁的健康情况,澳大利亚政府必须采取有效行动逐步淘汰化石燃料,完成既定的减排目标,以给予大堡礁更好的保护。

目前监测任务已经结束,6月份举办的世界遗产委员会,将向世界揭晓大堡礁“降级”与否的结果。与此同时,澳大利亚政府的气候政策,也在因大堡礁的命运而再一次受到舆论关注——此前的数十年中,作为发达国家的澳大利亚一直拒绝为削减包括化石能源在内的本国排放和减缓气候变化承担相应的国际责任,尽管与此同时,澳大利亚也在近年逐渐成为了极端和异常气候的一个集中发生地。面对愈演愈烈的气候危机和正在死去的大堡礁,澳大利亚政府做好准备了吗?

本文由:好物货源推荐 发布于衰仔网,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且注明出处:https://www.shuaizai.cn/3021.html

(1)
上一篇 2022年4月14日 下午9:10
下一篇 2022年4月14日 下午9:22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衰仔网"是个包容的平台,我们鼓励原创!请各位投稿务必:图文并茂,切勿重复投稿,稿件如有侵权请于文章底部评论说明,严厉禁止一切违规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