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创业

专访快播创始人王欣:创业到死

专访快播创始人王欣:创业到死

你说很多用户挺我,我确实想和他们说声谢谢。

不要走舒适的道路,舒适的道路其实是陷阱。

上帝就是在掷骰子,很多东西是没有规律的。

用户不关心你成不成功,他关心自己能得到什么。

创业到死,没有什么好退休的,退休了又不好玩。

平平淡淡,波澜不惊,甚至没心没肺,这就会好一点儿,时间也就过去了。

我是悲观的乐观主义者,内心里面是乐观的,但是看这个世界的时候是悲观的、保守的。

……

1月15日,快播创始人王欣正式归来。

王欣的新身份是云歌公司创始人,与他一同而来还有一款名字很接地气的产品——马桶。这是一个匿名社交APP,更准确的说是匿名熟人之间打探消息的APP。

匿名社交并非什么新概念,五年前美国的Secret、国内的无秘等已经烧了一把火,而两者也早已成余烬,Secret于2015年4月关门大吉,无秘也在更名和下线中停摆。

王欣试图用“反向操作”来避免前人的覆辙。虽然成败看起来仍是个未知数,王欣却极其平淡,因为这只是云歌众多项目中的一个论证,“如果论证不成功也好,因为有了论证结果。”更重要的他要在“新一代社交产品的元年”留下点什么。

“新一代社交产品的元年”

这次创业,我选择了一些关键点。

第一,技术趋势。云歌有两个技术储备:人工智能和区块链。前者是基础技术,我们还在积累,后者我们还不错。未来不管哪个产品,都会用到这两个技术。马桶是我们第一款正式推出的产品。

第二,产品方向。我觉得要选择社交方向,还有视频方向,特别短视频方向。一来5G等基础设施将带来新变化和玩法。二来时间点到了,事物发展都有一定规律,今天微信日活已经10亿,用户增长应该已经触顶。

有一句话说,“天下苦微信久矣”。我们做产品的人知道,当一个产品做到顶部的时候,也就是它基本定性的时候,不会变了,或者很难变了。即便你尝试添加新功能,大家也无感,因为你“定住”了。

而人们需要一些新东西。新用户需要一些新体验和新圈子。比如,很多年轻人不愿意跟父母在一个社交应用里,他需要自己的社交圈子。这时候,用户愿意去找或尝试新产品,这是一个时间窗口。

新东西是什么很重要,一定不只是聊天软件。因为微信已经等同于聊天和沟通,如果你的产品还是等于聊天,肯定会死掉。

2019年一定是新一代社交产品的元年,会有很多社交产品会在今年陆续诞生。陌生人社交、匿名社交、熟人社交都会有新玩法,他们会切不同的市场,比如有些产品可能切海外市场,有些产品切年轻人市场,比如说00后,甚至10后。

做社交或者短视频,要选一个切入点。陌生人社交有很多创新点,相对而言,参与的公司也比较多。而我更愿意挑战更难的事情——匿名社交,大家有需求,但历史上却没有人做成功过,我想试一试。

“反向操作”

匿名社交满足的用户需求蛮多,而匿名社交能满足的,马桶都能满足。

马桶有打探和调查功能,它的定位就是匿名熟人之间的打探消息。它还有一些爆料、吐槽和表白的功能。简单来讲,它就是真实的朋友圈。正常实名制的朋友圈不会是真实表达。而用户希望有一个平台能够真实表达自己,不仅能表达好心情,也可以表达不好的心情。

这两年,国内国外的匿名社交全都消失了。从表面来看,这是因为政策原因造成,实则不然。因为今天所有产品都面临监管,有政策风险的内容你过滤掉就行了。

核心原因是什么?产品持续性拉新不够,用户没有持续性增长,这就导致了变现和融资都很难。为什么没有持续性?起初,匿名社交主打爆料,然而哪有这么多料可爆。此外,吐槽也是有限度的,一个人不可能天天匿名吐槽,否则他不是神经病,就是疯了。

于是,你会发现刚开始来了很多人。然而,当无料可爆,内容不够多时,衰竭期就来了。

而马桶是反向操作。我们不是主打用户爆料,你要爆料也没有关系,我们主打的是用户提问——打探。为什么采取这种方式?很多人知道一些东西和事情。假设别人问,谁了解李学凌(创业家&i黑马注:欢聚时代创始人)?他有什么癖好?其实我知道一些。但如果让我主动去爆料,我不知道怎么爆。假如有人提出这个问题,我会告诉他。如果他再给我一个红包,我会说更多。

有时候,一个好问题的提出其实就解决了一半问题,提问题的人很重要。经济回报是一个刺激点,并不是主流。因为人在内心里是愿意分享秘密的,这是人的本性。只要问题提的好,能激发别人讨论,就有人会回答。

三个挑战

接下来,我觉得马桶的很大挑战是在运营上。比如说每一个话题的参与度,每一个用户关注了多少人,多少用户进来了,这对社交产品来说是最重要的东西,我们要先朝着这个目标做。

社交产品还存在一个难点,你必须在规定时间内,或者很短时间内,达到一个基础用户群,这非常重要,也很难。否则,你会发现,前面拉进来的人在流失。在拉新上,我们首先是保留了最底层的短信邀请,然后在内容之上才能分享到微信去。

而且,我们很快会通过人工智能的方法来记录你真正认识的人。你分享到微信的人可以进来,我们可以通过观察他是否感兴趣来判断下次是否给他看。这在无形中建立了一种关系,用户能刷到的内容是他感兴趣的内容。

假如今日头条推出了一款直接针对微信的熟人社交产品。我的多少好友转到这个产品上时,就不用微信了?至少70%。而马桶如果有10%就够了,这就意味着产品已经成了。

当然,留存也是很大挑战,它有三个关键点:

一、有内容。马桶有你在别的APP上看不到的信息。

二、有钱。有一些APP只要上面有点钱,哪怕只有5块钱,你不太愿意删它。我还和团队说,你们不要压力那么大,绝对不会有人骂你们,因为用户会领个红包走。用户不关心你成不成功,他关心自己能得到什么。

三、工具性。当你发现一个工具能解决问题的时候,你也不会删它,虽然不经常用,但我会留着这个工具,比如美颜类的APP。

未来,用户一定会回流微信,因为我们并没有取代它。我们不是做聊天工具,也不是做沟通工具。

但是,马桶有微信没有的内容,它可以和微信并存。马桶是所有社交网络的影子和反面,它有很多内容是社交网络没有的。

三个关键点

社交产品的核心价值不是功能和技术,而是人。举个例子,A论坛和B论坛的代码是一模一样的,A做得很好,B做不好。为什么?人决定的。

今天做社交产品,必须同时具备三个关键点,才有可能成功。

首先,它得是效率工具。它不一定是提高了沟通效率,但得解决了某一方面的效率问题。当用户想做某件事的时候能想到这个产品。

如果你的产品以一个Kill Time(创业家&i黑马注:打发时间)的方式出现,生存会很难。因为在“杀时间”上,用户有很多解决方案,社交一定不是排在第一位的。

所以,马桶切了一个很小的点——打探消息。目前市面上没有一款产品可以在熟人圈打探消息,你就切这个点。

第二,它要改变连接方式。今天做“长连接”,其实已经很难了,因为有微信的长期联系就足够了。所以,你必须要走短连接的方式。

熟人之间的打探和匿名聊天是短连接。陌生人之间也有短连接,比如叫一个阿姨打扫卫生、叫一辆车,此时此刻我愿意跟你联系,别的时间不愿意。

马桶的短连接有两种形式:一对一的悄悄话;聊天群。群是限制的,1个小时聊完,这个群就会自动删掉。你看过了,如果不感兴趣,就不用再看了。

第三,它要有天然的经济系统。这里面有天然的供求双方,钱可以来回动。比如打探,虽然它是一个低频场景,100个人当中可能只有1个人会打探。但是他会拉动另外99个人参与打探,如果你发一个红包,这99个人干劲更足。而这99个人当中,未来又会有一个人免费打探,以及99个人参与。看起来,它是一个低频产品,但组合起来会变成一个高频产品。

什么叫天然?就是在现实中本来就存在,而不是你硬造的。用户本来就有调查和打探消息的需求,比如有奖调查或有偿调查。被调查的人本来就可以收红包的。只有天然存在的东西,才可以持续。你硬造一个经济系统,有点像游戏,玩腻了,大家就不玩了。

最重要的一点,今天不管你融多少钱,都是不够的。你很难通过持续烧钱的方式去拉新,所以必须要有经济系统,让大家来花钱。

天然的经济系统、新的连接方式、效率工具,这三点必须同时存在,或者都要有创新点,才有可能成功。

三感

如果给自己贴标签的话,我觉得第一个标签肯定是产品经理。

如果以产品用户数来衡量的话,张小龙目前肯定是中国第一产品经理。我觉得微信已经很完美了。你要说缺陷,任何产品都会有,但不重要,因为它已经在核心东西上牢牢扎根了。毕竟它已经满足了10亿用户的需求。等你的用户数超过他,你才能说别人的不好。

排在前面的还有蔡文胜等,我认为文胜是一个很好的产品经理,做成功过一款产品,运气还不错。我现在排的很靠后,再努力往上爬一爬。

好的产品是一个比较复合的东西,比如说对大小趋势的把握,还有切入点以及产品形态。

而一个产品经理应该有“三感”:交感,产品感,商业感。分别体现为如何聚到人,如何玩得爽,如何挣到钱。只有三维一体,才能够成就一款成功的产品。

今天很多年轻人只有一感,就是产品感很好,比如知道如何用好交互,但是没有社交感。

商业感就是制造经济系统。商业感很重要,比如说瓜子二手车,产品重要吗?可能不那么重要,登记一下,就有人给你打电话。为什么它还算成功?因为商业感很好,它知道如何通过发现行业痛点,然后赚钱。

“创业到死”

创业成功率都很低,反正比赌博(赢的)几率低,玩百家乐可能还有50%赢的机会。

创业者必须保持创新,不要做别人做过的事情。我自己会选择避开竞争,做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就像做匿名社交,任何一家公司都不会与我为敌,觉得这么难做的事情就交给王欣做吧。没有人跟我争,那我就慢慢做。

作为创业者,不要走舒适的道路,舒适的道路其实是陷阱。别人已经趟好路了,证明这个模式是成的。别人已经成了,你再跟人家斗,也没什么意思。

很多人经历过我这种事情以后,会趋于保守。而我之所以继续创业,一是我的快感来自做自己愿意做的事情。而作为产品经理,最开心的时候是产品被人应用和赞赏,这也是我创业的原动力。

同时,我也希望给其他创业者一个方向,遇到困难和失败了,犯错误了,也不要放弃,还可以坚持,总有一天你会成功。很多人容易放弃,其实人与人的差别不是很大,不是我比人聪明,或者别人比我笨,而是你能不能坚持,能不能积累。你要把过往的错误也好,经历也罢,都变成垫脚石和积累。

我现在创业的压力没有那么大。因为做事情不是一天两天,这一辈子都在做事情,创业到死。有个日本人写了一本书《人生的活法》,这个书的标题和观点都特别好,“人生即努力,努力即幸福”。我很佩服这个日本人,几次创业都很成功,60多岁把所有家产全部捐了,归零,重新再创业,又成功。

创业到死,没有什么好退休的,退休了又不好玩。你保持正常的工作状态,工作、娱乐,这就很好。生活就是这样子,天天玩是不好玩的,边际效应递减,偶尔工作之后玩一下觉得很爽,天天玩就烦了。

我现在关心道的东西多了,关心术的东西少了。比如我对时间的看法发生了一些变化,原来给自己的时间非常少,会有一些急功近利的想法,想着把这票干完了,就会怎么样;把什么做好,就会怎么样。但是,你做完之后,真的能结束吗?你去天天玩和享受,就真的幸福吗?

当把时间拉的更长,你也就没有那么急功近利了。同时,也没有什么压力。

“悲观的乐观主义者”

我是一个钓鱼爱好者。在一个荒岛上一晒就是一整天,很多人觉得这很傻,没什么鱼,还不如花钱去买鱼。但人需要这样的时间让自己放松,享受安宁,和大自然亲密接触。你会感觉,在大自然面前,人是很渺小的。

这个岛荒芜人烟,没有厕所,随便撒尿。钓鱼的时候,一个人多安静、多舒服、多有趣,有点自我放逐的感觉。

我至少每个星期去一次,从早上一直钓到黄昏五六点,中午自己泡面吃。结束的时候,远远能看到一条船驶来,到点儿过来接你,不到点儿不接。有时候发发呆,时间过得特别快。

年纪越大,我就会思考人生的意义:我是谁?我从哪里来?去往何处?

上帝就是在掷骰子,很多东西是没有规律的。我是悲观的乐观主义者,内心里面是乐观的,但是看这个世界的时候是悲观的、保守的。

人总是要死的。死的目的是一样的,过程还是一样。为什么我说要创业到死,就是这个原因,你要有奋斗的积累,不是财富的积累,而是经历的积累,多经历一些事情让自己很丰满,要不然几十年都干同一件事情,太无聊。自己积累,同时通过阅读看别人的积累。原来在里面时,我一年能看一百多本书,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除了看书还是看书。这可能也没什么意义,但心态不一样,会舒服一些。

我对死亡看得很开。24岁时肾积水,我就做了很大手术。当时要签各种东西,就是这个死了不负责、那个死了不负责,我就签了,没什么,觉得死一点都不可怕。

你问我享不享受现在的状态?不好说,就是这么过,不享受也得过,没有时间去思考这方面的问题。

我和别人开玩笑说,你再苦,看看王欣也就不苦了。这个是锻炼出来的,在那种环境下,最好的心态就是平稳,要不然你会很难受。平平淡淡,波澜不惊,甚至没心没肺,这就会好一点儿,时间也就过去了。

这四年,我对家庭的遗憾多一些。对我来说,这四年像是去度假或者修行,而家人承受的东西比我更多,压力更大。我妻子其实是个很坚定的人,不会诉苦。当然,如果非要说弥补她或者亏欠也不正常,平平淡淡才是真。

“也许我只是一个符号”

2018年,自己最满意的一件事就是把马桶这个团队组建起来,找到了很多年轻人。吸引人才不能靠个人号召,还是要靠企业文化和愿景,这很重要。我们的企业愿景就是让人人都能找到自我实现的通道。我也希望我们的用户能找到自我实现的通道。

你说很多用户挺我,我确实想和他们说声谢谢。其实,我做得并不好,之前做了一些事情让他们很失望,没有把产品做好,很多人也无法继续获得服务。如今,我不能回头再做原来的事情。我希望新产品可以帮到他们,要么帮到他们开心,要么帮到他们挣到钱。

一辈子做产品是我做大的乐趣,做出的产品不管成功与否,如果能让一些网民喜欢,我就心满意足了。马桶只是一个尝试,去论证一些我的想法和理念是不是对的。如果论证不成功也好,因为有了论证结果,而且我们的试错成本很低。

我觉得欠我会员这种说法可能就是一种玩笑。我和他也没有什么关系,可能大家比较喜欢听故事,然而现实生活中没有这么多故事。也许我只是一个符号,大家希望有一种坚持不懈、打不垮的创业精神,以给自己借鉴。而王欣可能是这个符号,仅此而已。

我也希望这种精神一直都在,别垮。

本文由"衰仔网",作者:小衰,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https://www.shuaizai.cn/3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0871-6336-601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shuaizai.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