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新时代的创业就是个高阶概率的游戏?

我常听到有人说:“创业是有“赌”的成分的。”之所以会有人这样认为,是因为二者在一些表象上有相似之处。

创业者,同样是有“赌性”的。今天我们就来展开聊一聊这个事。

运气:一场好的概率降临

“赌性”其实指向了一个概念。这个概念叫做:概率。

我曾经听过一句玩笑话:数学学得好的人,要么去做精算师,要么去赌场上班。

所谓“去赌场上班”,其实就是在和“概率”这一基本数学概念打交道。

我在这里引用一个小游戏,来帮助大家更好的理解“概率”。

相信看完这个游戏你会更加理解“为什么久赌必输”。

相信大家在很多古装剧中都看过这个赌场的小游戏:

投掷3颗骰子,让大家来下注。

2022041113034579

你可以选择买大小,买1赔1。

你也可以选择买类似于“3个1”这样的6种围骰,买1赔150。可如果最终的投掷结果是围骰,那么只有买中数字的人算赢,其余下注都算输。

那么买中围骰的概率是多少呢?

我们会觉得:买1赔150呢!买中的人运气真好啊!

这是因为掷出“3个1”的概率是1/6*1/6*1/6=0.46%,掷出围骰的概率是0.46%*6=2.78%。

这个概率极小,几乎是不可能买中。可是,买1赔150,这个诱惑太大了,这种大胜的感觉太刺激了!

于是,赌性极大的赌徒还是愿意往里搭钱。相反,赌性较小的赌徒就选择了去买大小。

买1赔1嘛!可是,买中大小的概率是50%吗?

显然不是的。因为要把结果是围骰的情况去掉。

也就是说,如果我拿着100块钱买大小。

那这场游戏的数学期望是100-2.78=97.22<100。而买中大小的概率是(1-2.78%)/2)=48.6%<50%。

所以,这个赔率应该是(1/48.6%)-1=1.058才对。

同样的,买中围骰的赔率应该是(1/0.46%)-1=216.39才对。

可见,赌博本就是一场概率不对称的游戏。

所谓赌性的大小,其实就是概率的选择偏好。而所谓的“运气好”,其实是选择的概率降临了。

在创业的过程中,概率也同样体现在方方面面。不同“赌性”的创业者,会做出截然不同的概率选择。

创业:一次高阶概率游戏

作为一项以概率为基础的游戏,赌博有一个明显的特征:

概率可被精确计算。

而这个概率特征是创业所不具备的。绝大部分情况下,创业成败的概率都只能被“感知”,而不能被计算。你只能模糊地去描绘这种概率:大、小。或者,稍微细化一点:还行、挺大、很大。

同时,这份“感知”其实是来源于认知的一种判断,这种判断同样存在着准确与否的概率。

光是这样,就已经有两层概率叠加了。

因此,创业其实是一种高阶概率游戏。

概率辐射在创业的方方面面,因而创业拥有极大的不确定性。不确定是否能有足够的资金注入,不确定能不能有好的员工,不确定能不能战胜竞争对手,等等。

创业要求我们尽可能多的做对选择,需要在一层一层的概率叠加中找到那条相对优势的通途。

而不同“赌性”的创业者所筛选出的道路必然是不相同的。

这是一场没有标准答案但淘汰率极高的游戏,我在这里仅举一例,供大家思考。

我们一直在强调,要让你的选择,配得上你的努力。

我们就从行业与赛道的选择开始。

假定我们选择做餐饮行业。那么面临的第一个问题是:我是要做个体餐厅,还是要做连锁餐厅

连锁餐厅就意味着更高的成本,更高的利润,以及更高的风险概率

从第一步开始,往后的每一步,不同“赌性”的创业者就被很明显的区分开来了。

如果我要做个体餐厅,那么我是要选择一个从未有过的菜系,还是一个既有的菜系?

显然做一个从未有过的菜系是一个风险概率更加高更极端的选择。

假定我最后选择了做一个既有菜系——上海菜,那么我要开始估算我的创业成本了。租金,装修,水电,厨子,服务员,原材料成本,等等等等。我又要基于我对概率的判断,做一个取舍。

你看,截止到这里,不同“赌性”的创业者已经走上了截然不同的路。

万一,我很幸运的,餐馆爆火,外卖爆单。

我决定扩张我的店面。我租下了隔壁的店面,又请了一批厨子,服务员。

我突然发现,我的边际成本并没有减少。

于是,我又回到了第一个问题:我要不要开连锁餐厅?

我不是在告诉大家开连锁餐厅更好,我只是在为大家提供一条思考的道路。

如果在这个过程中,优势道路只有那么一条,那么随着各种选项的出现,成功的概率也在被不断地被稀释。

而创业就是在众多不确定中找到确定。

具体怎么做呢?

第一,找到大概率事件。

创新的技术产品战胜守旧的技术产品是大概率事件,高效的商业模式战胜低效的商业模式是大概率事件。找到正确的舞台,等待好的概率降临。同时,要尽可能的留在舞台上,给好运一点时间。

第二,果断下注。

2010年,雷军看到一个巨大的机会:在安卓体系里建立类似于苹果的亚生态。他决定,留下能保证留在舞台的保命钱,重注压上“小米公司”。

没有人能向他承诺成功,他必须赌。如果失败了呢?

留在舞台上,下点小注,有赢有输,但不离场,直到下一次的概率降临。

这样的机会每个人都会有1-2次,要看到,要接住。

第三,增加胜率。

找到最充裕的资本,组建最优秀的团队,探索全新的模式,这些都是增加胜率的方式。

最重要的是,重复去做,叠加地做,以此增大概率的数值。

与这三点同步的是:建立“概率意识”。

理解有些成功,是值得重复的大概率事件;有些成功,是难以复制的小概率事件。

选择一条好的行业赛道,重复去做正确的事,概率会来帮你的。

赌性:一种数学期望的追寻方法

如果,你是一个喜欢买围骰的赌徒,你面前有两个赌场:一个是买1赔150,一个是买1赔180。那么毫无疑问,你一定会去往后者。

我们会发现:

买大小的人,是在为48.6%的概率下注。

买围骰的人,是在为高额的赔率下注。或者说:

你是在为数学期望下注。

同样的,在创业这场概率游戏中:

“赌性小”的人的选择是较高的预估成功率。

“赌性大”的人的选择是较高的预估收益比。

我们试着往极端的方向去推导概率和赌性:

如果将创业过程中的每一道选择题的优选概率无限降低,那么整体的波动性就会无限上升,成功的概率就会无限下降。而成功概率的无限下降,往往伴随着超高的数学期望。

赌性最小的创业者希望找到一件几乎0波动的项目,少赚点钱不要紧。赌性最大的创业者希望找到一件数学期望超高的项目,即便这个项目的成功概率几乎是0。

通俗点说:有赌性的创业者想从小概率中赚大钱。

这是最疯狂的想法,要用最冷静的头脑来实现。

在此我想分享一个有趣的小故事,希望能引起你的思考。

昨天晚上,我在厨房失手打碎了一个盘子,当时我就在想:哎呀我怎么这么不小心。因为在我的潜意识里,打碎盘子应该是一件概率极低的事情。

但我转念一想:我肯定不是唯一一个打碎过盘子的人。

于是我估摸了一下:我今天打碎盘子是一个小概率事件,我今年打碎盘子应该也是小概率事件,但随着概率的叠加,我这一生打碎盘子应该是个大概率事件。

类似于买围骰,我将今年打碎盘子的概率定为3%,并试着将这个时间参数继续加大,结果让我大吃一惊。

不列公式了,我就直接说结果:

一个盘子在我家存放500年的概率是千分之2.43。

也就是说,为了500年后我家还能拥有这个盘子,我今天要先在家里备500万个。

这样一想,我突然从概率角度明白了为什么青花瓷伴随着如此之高的数学期望。

这样看来,如果要从小概率中赢得高数学期望,试错成本是最不容忽视的。

试错成本可能来自于判断:关于“500年后我家依然需要这个盘子”,你有多大的把握?

试错成本可能来自于资金:简单来讲,如果你铁了心要拿50万去挑战一个小概率项目,那么失败之后,你还有没有下一个50万再来一次?

试错成本也可能来自于时间:你有没有足够的时间来等待市场的检验?你有没有足够的时间来等待项目的增值?

由此,这些“大赌性”的创业者也被很明显的区分开来了:

平庸者是单纯的数学期望赌徒,优秀者懂得将小概率累加成高概率。

这个世界有夕阳产业吗?

我相信是有的,当然,我也相信有人会做成。

但不妨碍这依然是小概率事件。如果你畏惧这个概率,请果断选择更大概率的行业。如果你从中找到了高数学期望,请一定估量好小概率的累加空间。

最后的话

如果你或是你身边的人正在创业,请不要用简单的“运气好坏”来评价创业的结果。

因为创业是一场高阶的概率游戏。

这场游戏中的概率无法被计算,只能通过创业者的判断来感知,从而尽可能准确的筛选概率,尽可能多的做出优选。

这场游戏将不同的创业者分成了不同的样子:

有的人选择高概率,有的人选择高数学期望。

有的人盲目地下注,有的人懂得从风险中找到破局之法。

你会是哪一种呢?

无论怎样,愿你:保持思考的习惯,不失冷静的判断,找到迷雾中的通途。

加油!

本文由:好物货源推荐 发布于衰仔网,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且注明出处:https://www.shuaizai.cn/2962.html

(0)
上一篇 2022年4月11日 下午8:58
下一篇 2022年4月11日 下午9:13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衰仔网"是个包容的平台,我们鼓励原创!请各位投稿务必:图文并茂,切勿重复投稿,稿件如有侵权请于文章底部评论说明,严厉禁止一切违规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