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蛮生长的法国社交APP

一直以来我们都把美国的社交趋势、社交产品和社交公司当作重点观察对象,笔者了解到很多社交创业者甚至是互联网巨头的创始人和高管也会保持日常刷美国社交榜单的习惯,而形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和美国的创投环境、美国用户的付费习惯以及美国文化长期以来在全球的“霸主”地位有关。“从美国开始覆盖到其他市场,要比从其他市场进入美国容易得多”,基本上已经成为行业共识。

但通过近 2 年来笔者对海外新品的梳理,发现法国似乎正在向全球输送越来越多的社交产品,而且其中大多数具有一定的创新性。

我们下文将讨论:

1. 为什么近几年法国有趣社交 App 越来越多被全球用户关注到?

2. 这些 App 和公司都有哪些共同点?

3. 给中国社交创业企业带来哪些启示?

4. 产品介绍以及过往分析链接(放在文章最后,读者朋友们可按需阅读)

而我们探索以上问题的方法是研究近几年在全球或者局部市场形成一定影响力的 Zenly、Yubo、Feels、Fruitz、BeReal 等 5 款社交 App 的上线时间、创始团队、融资情况、增长方式以及产品模式。

2022031511483231

注:Snap 于 2017 年以 2.13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 Zenly;Bumble 于 2022 年 2 月收购了 Fruitz数据来源:应用商店、CrunchBas

一、野蛮生长的法国社交 App

1. 持之以恒的探索——从上线到火遍全球 Zenly 用了 7 年

首先,要明确的一点是,这些被我们熟知的法国社交 App 并不是突然出现的,最早的 Zenly 在 2014 年就已经上线、最晚的 BeReal 也运营了 2 年多。只不过随着几年的版本迭代和有效增长才逐渐走入大众视野,这也意味着社交产品也需要厚积薄发的过程,并不是做好一次病毒式营销就能一劳永逸。

2. 良好的创投氛围——总统亲自揭幕的全球最大孵化器

其次,笔者调查了这 5 款产品的融资记录,发现法国良好的创投氛围是催生有趣产品野蛮生长的重要土壤。

我们逐一盘点:

根据 CrunchBase 数据,截至被 Snap 收购前,Zenly 在 A、B 两轮中累计完成了 3500 万美元的融资,其中除了 BenchMark 一家美国投资公司和 Idinvest Partners 与 Kima Ventures 两家法国关注早期创业企业的投资公司,其余资方均为个人投资人,个人投资人多为投资/金融/咨询相关从业者。

至于 Yubo,笔者曾在多篇文章中分享过 Yubo 的 4 轮融资中只有 Village Global(美国资本)和 Sweet Capital(英国资本)为海外资本,其他均为法国本土投资人或投资机构。其中,Alven 在 Yubo 四轮融资中全程陪伴。

另外,我们发现在 Zenly 的 B 轮融资和 Yubo 的 C 轮融资中出现了交集,也就是说个人投资人 Jerry Murdock 连续投中了 Zenly 和 Yubo 两款社交产品。而 Jerry Murdock 本人是累计筹集了 900 亿美元的基金 Insight Partners 的创始人,在社交领域投出过 Twitter、Snapchat 等知名产品,这也说明除了法国本土资本,也有不少有实力的海外资本对法国社交市场保持关注。而 Dating 巨头 Bumble 收购 Fruitz 也在某种程度上证明了这种思考。

再来说 Feels,综合 CrunchBase 和 TechCrunch 数据,目前仅完成了一轮金额为 300 万美元的融资,金额不算多。但值得注意的是,Feels 的投资组合为 3 个职业投资机构 + 8 位天使投资人,8 位中仅有 4 名为金融投资相关从业者,余下四位为法国职业足球运动员……这种情况在美国的社交圈中也比较常见,有不少社交产品的背后会有 Rapper、音乐人、演员、篮球运动员等文体从业者的身影。从笔者了解情况来看,这些“投资人”大多不参与公司的管理和战略,但偶尔会通过社交媒体或者媒体对自己投资的项目进行宣传。

Feels 能成功融资最主要的原因自然是创始团队和产品的潜力,但另一个重要原因是,Feels 是韩国著名互联网公司 Naver 在法国甚至可以说全球最大的初创企业孵化器 Station F 中的孵化项目之一。在这里多提一下 Station F,是法国总统马克龙于 2017 年亲临现场揭幕致辞的孵化器,目前 Station F 和 Facebook、微软、谷歌、Ubisoft、LVMH、欧莱雅集团等多个全球顶级公司均建立了良好合作,这些公司均在 Station F 中设有自己的孵化计划以及孵化项目。Station F 在女性创业、时尚、科技、生态环境、生命科学、互联网等领域均有布局,目前管理超过 150 个风向投资基金。

如果有创业者想深耕法国市场并打开门路的话可以尝试中 Station F 入手试试,目前 TikTok 也和 Station F 建立了紧密的合作关系。

至于 BeReal,根据 BeReal COO Roma Salzman 在 LinkedIn 中描述,BeReal 获得了由 A16Z、Accel、DST、NewWave 等领投的 3000 万美元融资,其中并无法国投资人或资本,这和 BeReal 从一开始就瞄准了美国市场有关。

3. 精良的创始团队——Yubo 和 Zenly 的创始人都曾亲自私聊用户

通过梳理 5 家创业公司的创始人履历,发现整体更接近精英创业和精益创业。绝大多数创始人或联合创始人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这五个创业团队中几乎都有巴黎第九大学(现并入巴黎文理研究大学)的校友。

另一个特点是,5 家公司中有好几位联合创始人具有咨询/数据分析/战略相关背景或技能。Feels 联合创始人兼 CEO Daniel 更是有 8 年分析/顾问相关经验,其他几位虽然没有如此长的从业时间但也都或多或少有过相关经历。许是基于对数字的敏感度,几款产品在冷启动时期很少选择大规模买量。

更重要的是,笔者在梳理这 5 款 App 的出现原因时发现绝大多数情况是创始人作为市面上某个头部泛类产品的真实用户,在使用产品过程中遇见了一些真实问题,而自己创立的产品正是那个问题的解决方案。

Feels 创始人 Daniel 在旅行或出差时经常会使用 Tinder 等产品在当地结交朋友,倒也还好。但当他有了女儿并尝试用女性视角带入时,他发现几乎完全是“男性是买家,押注成功率,而女性则在寻找约会对象。”他认为这种情况同时令真正想约会的女性和男性都陷入了尴尬境地。

而水果代替需求的交友应用 Fruitz 的成立也源于创始人 Julian 的糟心体验,他第一次使用 Dating App 时遇见了一个自己喜欢的人,但对方的需求则更加简单和粗暴,显然双方并不一样,但是大家都羞于说出口。

在国内和海外,越来越多的人因想创造一款自己喜欢或满足自己需求的产品而走向创业,我们姑且称这部分群体为用户型创始人。这种类型的创始人大多更关注长期价值,更注重产品是否真正解决了用户需求。而从融资以及产品增长效果来看,似乎还不错。

另外,喜欢借助学生力量也成为这几款 App 的又一大特点,根据笔者不完全统计,在 LinkedIn 上有至少 61 名学生兼职于 BeReal,其中绝大多数为美国高校大学生,一些学生标注的职称为“校园大使”,主要任务负责 BeReal 在学校的推广工作,根据一位 BeReal 校园大使描述,每推荐成功一名用户下载自己将获得 30 美元,而每名经自己推荐的用户在 BeReal 上评论自己,对方将获得 50 美元。从搜索结果来看,虽然成本也不低了,但校园大使成为 BeReal 在全球快速席卷开来的重要原因之一。

和 BeReal 在落地新市场时依托校园关系相比更进一步的是,Yubo 本就是几位创始人在读研/读大学时创立,因而产品初期有浓厚的校园氛围。

目前国内的一些主要面向年轻用户的团队也有类似特点,核心团队大多来自 BAT、TMD 国内大厂甚至Meta、Snapchat 等海外大厂,但也会招募类似大学生实习生或年轻的从业者以期更接近真实的用户心理。但从笔者不全面的观察来看,目前尚未完全激发这部分员工的活力。

另一个特点是在产品早期,公司团队尤其是创始人非常注重和用户的沟通,并在有效沟通中寻找解决方案。

笔者翻阅了一些早些年追踪 Zenly 的 Blog 发现,其联合创始人兼 COO Alexis Bonillo 在产品启动初期联系了至少 5000 名用户询问他们“为什么不愿意使用 Zenly 分享自己的位置”,得到的答案是令人没有安全感、很费电、没有朋友在其中、产品并不有趣。于是针对用户提出的几个核心问题提出了解决方案。

举个例子,用户认为 Zenly 很费电,于是团队就用试验证明 Zenly 相较于其他 App 并不费电,因为只有当有其他用户询问你的位置时 Zenly 才会对你进行定位,Zenly 选择正面回应用户的诉求。这也是我们在前面提到的有效沟通,而不是用户说“洗衣服真令人头痛”,App 递上止痛片。

作为法国社交应用的继任者,Yubo 早期团队也沿用了这种方法,当然这或许也和 Yubo 聘请了 Zenly 创始人兼 CEO Antoine Martin 作为团队顾问有关。作为一款早期定位为帮助用户寻找 Snapchat 好友的产品,Yubo 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其实是让 Snapchat 用户来到自己的产品当中,于是 Yubo 联合创始人兼 CEO  Sacha Lazimi 亲自在 Snapchat 私聊意向用户并告知他们“有一个叫 Yubo 的 App 可以帮助你找到更多好友,我试过了很有效”,这种“笨办法”帮助 Yubo 完成了早期成长。这也是为什么种子轮到天使轮的 90 万美元,Yubo 花了将近 2 年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和从业者交流的过程中笔者了解到,其实很多国内出海创业者也有采用这种方法且结果都还不错,但大家并不愿意展现出来,引用一位创业者的话“这样听起来并不光彩,和投资人讲起来不够酷”。

4. 关注新兴社交媒体——Snapchat 和 TikTok 成产品增长的重要渠道

其实标题只说了增长部分,但实际上我们前面提到的 5 款产品中,有不少产品或直接灵感来源于新兴社交媒体或早期都是尝试从新兴社交媒体中分走流量。

Zenly、Yubo 以及同样来自法国但由于用户安全问题被下架的 YOLO 等三款主要面向 Z 世代的法国社交 App,均围绕 Snapchat 开展业务。

本文由:8608 发布于衰仔网,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且注明出处:https://www.shuaizai.cn/2520.html

(1)
上一篇 2022年3月15日 下午7:46
下一篇 2022年3月21日 下午9:24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衰仔网"是个包容的平台,我们鼓励原创!请各位投稿务必:图文并茂,切勿重复投稿,稿件如有侵权请于文章底部评论说明,严厉禁止一切违规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