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状告阳光城?

阳光城正在上演“树倒猢狲散”。距前总裁朱荣斌出走才不到两个月,市场又传闻称,阳光城执行副总裁阚乃桂现已从阳光城离职,具体原因尚不明朗。

楼塌,宾客散。不仅是高管出走,就连阳光城的股东也割肉离场。今年初,阳光城的第二大股东泰康系宣布清仓撤离。

与此同时,三大股也有一些“小动作”。1月,阳光城召开董事会议,华夏人寿提名的董事仲长昊未参与,按弃权处理;几天后,仲长昊就以华夏人寿工作安排为缘由,申请辞去董事一职。

墙倒众人推,身处债务漩涡之下的阳光城除了“众叛亲离”,也少不了的官司缠身。乐居财经查阅获悉,目前阳光城共涉及164份开庭公告,案由包括票据追索权纠纷、买卖合同纠纷、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等。

不过,身陷债务漩涡的阳光城并没有躺平,正在尝试绝地求生,积极自救,它也成为了暴雷房企中极少数正面典型自救的案例。一位阳光城高管表示,“努力销售,努力还款。虽然开年房企销售起色不大,但我们并未放弃。”

一、筹集偿债

阳光城流动性危机爆发初期,林蛟腾便果断辞去兴业银行董事一职,同时迅速出清了他所持有的兴业银行股份,回笼资金用以稳定公司经营。

除此之外,阳光城在积极处置资产以偿还债务。自危机爆发至今,阳光城及其母公司等就处置了包括兴业银行股份、正心谷旗舰基金等股权,转让包括佛山陈村、浙江永康、四川宜宾等20余项优质资产,回笼资金均用于偿还债务,累计已还债超450亿元。

此前,阳光城相关人士还表示,公司积极向房地产同行、金融机构等多方寻求合作意向,通过合作项目归边处置、全资项目股权转让等方式竭力回款。

阳光城的不躺平,债权人看到眼里,也纷纷开启“绿灯”。例如1月,经公司与持有人协商,阳光城控股股东福建阳光集团4亿公司债兑付延期3个月。

在金融机构看来,阳光城之前的措施还是务实且得当、有效的。从美元债的到期分布上看,2022年3月之后,阳光城的偿债高峰要到2024年4月才到。

在此情形之下,阳光城出现的诸如债权人为上诉人的金融借款纠纷并不是很多。不过,即便如此,也有部分金融机构按捺不住,开启了“明哲保身”模式。

2月10日,阳光城公告表示,福建阳光集团、全资子公司东方信隆资产管理、控股股东一致行动人福建康田实业所持有阳光城的部分股份被中航信托司法冻结,冻结涉及股份合计约2.26亿股,占阳光城总股本的5.47%,冻结原因为财产保全。

在此之前,光大兴陇信托也加入了追债行列。去年11月,它将阳光城及其旗下5家企业诉至法庭。最终,法院在约8.32亿元范围内,查封、扣押、冻结申请人已提供的被申请人名下财产。

除了信托,阳光城还有来自银行的压力,中信银行福州分行、南京银行、华夏银行等申请冻结阳光集团所持阳光城部分股份,案由系财产保全。

二、直面暴风雨

现阶段地产商与供应商之间的矛盾加剧。眼下,未收到拖欠款项的供应商,往往会在企业暴雷之后蜂拥而至,纷纷通过法律渠道,将“甲方”诉至法庭,阳光城自然也不例外。

不久前,一条开庭信息指向阳光城,案由系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苏州工业园区科特建筑装饰将阳光城及其旗下3家公司诉至法庭;类似纠纷还发生在去年底,杭州律禾市政园林工程将阳光城及其旗下4家企业告上法庭。

在阳光城暴雷后,这样的诉讼并不罕见。此前合作得越密切,后续就越容易产生间隙与纠纷,它与地产上下游产业链供应商之间的爱恨情仇,不断上演。

因票据纠纷,临沂三人帮建材、山东大润供应链、江苏昊仕达贸易都选择将阳光城诉至法院,它们的合理诉求也得到了法院支持。

此外,就连代理商也加入了讨债行列。去年10月中旬,房多多因商品房委托代理销售合同纠纷将广东逸涛万国房地产告上法庭。

据乐居财经了解到,广东逸涛万国房地产系阳光城旗下公司,其在广州南沙开发的房地项目广晟海韵星洲属阳光城丽景湾项目。双方就该项目于2016年展开分销合作签订合同,房多多表示,阳光城方却未按照合同约定支付销售佣金。

最终,房多多的大部分请求得到法院支持,广东逸涛万国房地产向其支付佣金33万元、排名奖20.6万元及利息等。

除此之外,在供应商追债大军中,家居企业也位列其中。因申请诉前财产保全,志邦家居将阳光城诉至法院。最终,法院冻结阳光城名下银行存款约1.04亿元或查封、扣押其相等价值的财产。

但追债并非全部针尖对麦芒,在案件出现转机,供应商还是在乎与阳光城之间的关系,他们便会撤回诉讼申请。2022年,沈阳天地众合保温材料向法院申请解除包括阳光城在内的5家企业查封。

三、等待春天

眼下,融资未彻底松绑、“开源”困难的背景下,地产商大多数只能靠“节流”度日。

据乐居财经了解到,自2021年下半年行业急剧转冷后,碧桂园、万科、华润、保利、绿城、世茂、新城、旭辉、中南等房企,均有实施组织架构调整,包括事业部整合、区域公司合并、撤销部分区域公司等,其本质均为战略框架的收缩、精简,裁员亦不可避免。

阳光城也主动“刀刃内向”调整架构。1月7日,阳光城河北区域公司总裁谢琨对内发表的一封内部信流传于网络。其中,便提及阳光城津冀、山西、北京区域合并,以及将取消天津、河北、山西平台人员等调整内容。

对于暴雷房企而言,“活下去”是第一要务,只有精简人员,压缩成本,才能保证企业有剩余闲钱把债务窟窿堵上。

虽然朱荣斌已潇洒转身,但“双斌”中的吴建斌仍坚守阳光城。吴建斌是地产圈名副其实的“老中医”,在中海、碧桂园相继担任过财务负责人。

驰骋地产界38年的吴建斌,经历过地产数次危机,包括1988年、1998年、2008年三次金融危机,但他都能将财务技能发挥得淋漓尽致,对症下药,屡见奇效。有老将坐镇,阳光城依旧还有逆风翻盘的机会。

加上万物云递交了招股书,上市步伐越来越近,这也给持有4.8%股权的阳光城提供了一个退出路径。

地产行业的这个冬天很长,但春天和阳光一定会来临。

2022030412332924

本文由:8608 发布于衰仔网,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且注明出处:https://www.shuaizai.cn/2376.html

(0)
上一篇 2022年3月4日 下午8:31
下一篇 2022年3月4日 下午8:35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衰仔网"是个包容的平台,我们鼓励原创!请各位投稿务必:图文并茂,切勿重复投稿,稿件如有侵权请于文章底部评论说明,严厉禁止一切违规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