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音演员最痛苦的事,莫过于给流量演员配音

2022年2月16日,李易峰和陈钰琪主演的古装玄幻剧《镜·双城》终于迎来了大结局。

一部从播出到收官都饱受诟病的电视剧,豆瓣评分只有3.9分,云合脱水播放量8.14亿。四万八千多人参与豆瓣评分,其中打一星的用户占比百分之四十九。

“剧情看不懂,逻辑狗屁不通。”等评价被顶上豆瓣短评首页。《镜·双城》的口碑从来没有过急转直下,而是稳定保持在观众不认可的水平上一动不动。

2022年1月17日,《镜·双城》首播第二日,在电视剧官博评论中,有观众指出:“这剧的配音真的太违和了,特别是男主,搞不懂为啥不用原声。”言论一出,立马被点赞至评论区热三。部分网友们将电视剧热度和口碑不佳的锅,扣在了配音演员的身上。

李易峰的粉丝和配音演员姜广涛的粉丝也随即展开了一场拉锯战,试图辩明究竟是演员演技拉垮还是配音演员配音拉垮。

2月12日,B站UP主咸鱼小汉堡制作视频“配音不贴脸,不如直接换脸。姜sir配音也能喷?”的视频。

视频里,姜广涛在《镜·双城》中的配音片段被移花接木在了焦恩俊《飞刀问情》的片段上,弹幕纷纷表示果然还是焦恩俊演得好。网友@草莓陶瓷杯说,“演员不贴角色,配音贴角色,就会造成观众觉得演员出戏,一句话演员演技太差。”

李易峰粉丝则在2月19日,大量转发腾讯视频WeTV泰国站发布的《镜·双城》泰语配音版预告,转发中的李易峰粉丝说,“泰语版还挺好听的。关键是大场面磅礴音稳,不像某个配音的磅礴音假虚虚的。”

然而,因配音引发争议的剧集远不止《镜·双城》。

2021年5月,赵丽颖和王一博主演的电视剧《有翡》播出,男女主角被观众吐槽配音出戏,严重不贴脸。赵丽颖饰演的周翡是一位十四岁的妙龄少女,配音演员刘蕊的声音稚气、矫嫩,而剧中的赵丽颖产后复出,脸上稍显疲态。演员、角色、声音呈现三角格局,互不相关,观众看剧时迟迟无法入戏。

很多演员粉也纷纷找出影视剧的原声花絮片段,一是为了证明演员本身演技和台词都没有问题,二是借并没有正式播出的原声,大夸特夸演员的台词功底。

#张艺兴相逢时节原声台词功底#、#钟汉良主动提出原声出演今生有你#、#王一博有翡原声戏腔视频#、#肖战王牌部队原声台词实力#、#程潇良言写意原声台词#等词条,都曾登上微博热搜。

本是演员本职工作的原声台词,如今已经成了对演员的额外褒奖。演员、配音演员,不再是相辅相成的关系,而是敌对和暗自较量。

剧烂,究竟应该由谁来买单?配音演员和演员们,各自有各自的苦衷。

“最不乐意配的就是影视剧”

影视剧中,古装剧找配音演员通配的概率最高。通配是指,不在剧中出现任何演员的现场原声,所有台词采用后期配音。

2022年新剧《尚食》《惹不起的千岁大人》《嫣语赋》《镜双城》等古装剧均采用后期通配。

曾有过剧集配音经历的配音演员孙可说,“这与古装剧的拍摄环境有关。古装剧多数在横店、上海等影视城拍摄,影视城现场环境十分的嘈杂。你这边在拍戏,那边可能有其他剧组在爆破、打仗,还有可能会有游客在周围,无法确保现场的收音质量。所以只能后期通配了。”

通配的剧也分为,演员给自己配音和配音演员去配音。

通常需要配音演员来配音的情况分两类:一是剧中演员自身普通话不标准或者达不到台词要求,例如在《甄嬛传》中饰演皇后的蔡少芬,属于粤语系演员,没有办法念好普通话台词;二是剧中演员没有档期,演员的行程太满,难以抽出时间来录音棚配音。

对于配音演员来说,通配,等于是把演员演过的戏再自己演一遍。

演员在现场拍戏时,有对手一起搭戏,有服化道帮助演员相信角色,演员是在一个相对成熟的环境中去进行表演的。但配音演员的配音环境往往简陋,入戏全靠配音演员的信念感。

孙可介绍,配音室通常就是一个小房间,也就是录音棚。房间里有一套桌椅,一套专业的麦,一个显示器和一大摞剧本。录音棚里的麦,收声效果极其好。配音演员细微的动作,衣服、袖子摩擦的声音,都有可能被意外收录。

“进棚时脱外套,不戴耳饰、吊坠,所有容易碰撞出声的东西都不能进棚。空调的噪音大,配音时会把录音棚的空调关掉。夏冬两季进棚,还是很难熬的。”

一部剧进行到配音环节时,基本已经完成了前期制作。配音演员能看到的,是已经分好集数,打上字幕的半成品剧。

“我们配音时要模拟演员当时的状态和感受,要对口型。遇到改词的情况,演员演戏时是一套词,等配音时,给配音演员的是另一套词。即要说新词,又要把口型对上。难其实不难,但也挺考验配音演员的。”孙可说。

不过,配音演员在录影棚“演戏”也有优势。

配音演员是按照剧情顺序来进行配音的,而演员演戏时的顺序则是混乱的。比如一个在茶馆里的戏,剧组会把所有同场景中的戏在一段时间内拍完,拍完再转场去下一个场景。

演员需要很快地入戏、出戏,再入戏。配音演员则完全不需要,他们看到的画面就是观众看到的画面,配音时的情绪是连续的、递进的。不用频繁入戏、出戏。

配音演员们之间,也会一起吐槽某某演员的台词真的太烂了。良心一点的剧组,配音时会让配音演员听到一些原声,帮助感受演员当时的状态,哪怕声音效果不好。

“但通常情况下,这些演员的台词都说得非常的烂。你在配音的时候,一边听他的原声,一边要对上他的口型,还要去自己进行表演,那个感受只能用‘非常绝望’四个字来形容。”

很多配音演员在棚里录音时,甚至会直接不戴耳机,不去听演员的原声。或者只戴半个耳机,听一丁点儿的声音。配音演员只需要大概知道演员是什么时候出声,什么时候要张嘴会跟上他的口型就可以了,不用忍受演员奇烂无比的台词干扰。

然而,演员粉并不喜欢配音演员抢演员的功劳,拿演员的原声台词拉踩配音演员的事,时有发生。

“现在有一种本末倒置的现象,大家觉得配音演员好像就是专门为影视剧里的角色服务的。其实我们最不想配的就是影视剧,因为吃力不讨好。”孙可说,给影视剧配音是躲在角色的背后,根据演员的状态去还原角色。给动漫人物配音,是配音演员自己塑造角色,会有加倍的成就感。

孙可表示,“比起给演员配音,我们更愿意去配动漫、虚拟人和有声书。”

“我也想实现配音自由”

桃囍是一名沪漂小演员,2018年入行,拍了将近20部影视剧。拍戏之余,她还会接一些广告和平面的拍摄,尽管影视剧产量不算丰富,但也足以维持生计。

她告诉娱刺儿,“因为我都是演一些非主要角色,台词不多,所以我用手机里的语音备忘录配完音,发给剧组就可以了,不用专门再往录音棚跑。”

2021年9月,张新成与蔡文静主演的电视剧《光芒》播出,桃囍参演了一个小角色。在开播前,桃囍为自己的角色进行了一次补录音。

2022030412280157

图源:新浪微博@光芒官微

“因为后期改台词了,就需要我自己补录一下。因为那场是我的哭戏,我不知道专业的配音演员老师是怎么处理哭戏的,反正我觉着自己用哭腔哼唧着说话,肯定特别假特别恶心人。所以我是一定要逼着自己真哭出来之后,再去说台词。”

当时,桃囍把自己关在了一间小屋里,先看了一堆催泪的短视频,想让自己哭出来。但是哭和哭的情绪是不一样的。看完短视频,她又翻出当时的剧本,使劲读了好几遍,代入到情境和情绪中去,再开始配音。

配了几遍之后,她又回去听素材,觉得不行就一遍遍的重来,“就一句话,我前前后后配了可能得有将近一个小时。”

配音结束后,她会用手机文件给协拍经纪人发至少三遍不同情绪的录音。“三遍是我自己给自己定的要求。协拍经纪人拿到录音后会发给演员副导演,副导演再给到配音导演或者导演,我也不知道是他们中的谁,来决定最后是用哪一遍的录音。”

而对于小演员来说,争取到一个自己为自己配音的机会,很难得。因为有过配音的角色是不能完全算作演员自己的作品的。副导演收集演员应征角色的作品时,都会强调:发送原声作品。

“如果演员本身台词OK,可就是因为现场收音效果不好,档期有问题,状态调整不好而不得不用配音演员配音,我认为是非常非常可惜的。尤其像我这种作品不多的108线小演员。等于这部戏你就白拍了,因为配音的戏,副导演看完无法判断你的台词好坏,可能就不会用你。”

桃囍说,严谨的副导演在选角时,不仅细看演员形象气质、演技,还会着重注意演员的台词水平。她曾经认识的一位中年男演员,给副导演发的是配音作品,副导演因为演员形象合适就没在意。结果到了现场才发现他台词说不利索,还有口音。严重拖延了现场的进度。

2021年夏天,她参演的另一部网剧进行到配音阶段。剧组提出只接受在北京的演员去配音,外地演员统一使用配音演员。为了争取为自己的角色配音,桃囍自掏腰包来了一趟北京,并且配音也没有任何额外报酬。

“换位思考也能理解剧组的想法。小演员可能只有一两句词,把演员从上海调到北京,要报销的差旅费可能比配音演员的工资还多,配音演员一个小时就能配完的台词,我们磨磨叽叽要一下午才能配完,剧组也会觉得太不值。”

但桃囍想尽可能多地留下属于自己的作品,于是她主动提出自费去北京配音。

“是不是很心酸,因为你不重要嘛,你是个小配角,剧组可能就觉得用谁的声音都一样,希望我以后能拥有配音自由吧!”说到这,桃囍笑了。

“配音,就是打造五彩斑斓的黑”

配音导演,应当是在配音现场把控一切的人。他们可以决定一部剧中的角色选择哪位配音演员来配,也可以决定配的哪一条过还是不过。

很多配音导演,是之前的配音演员转行来做的。在《镜·双城》中为李易峰配音的姜广涛,就是帮助李易峰翻红的电视剧《古剑奇谭》的配音导演。

“姜广涛老师是很厉害的一位配音演员,他说自己第二,没人敢说自己第一。但即使业务能力这么强,也难逃被说配得不好。配音演员更受限于导演、编剧,有时候片方就是想让名气大的配音演员来配,不考虑其他,自然效果就不会好。”孙可说。

配音界,同样存在外行指导内行的情况。

知名配音演员季冠霖,在给孙可上课时,分享过她为林心如配音过程中发生的故事。

《美人心计》剧情里,有一段林心如饰演的窦漪房生气的戏,季冠霖认为尽管是生气,但远没有到需要大喊大叫的那种地步。然而,剧组派来的工作人员就提出,这个部分情绪要再外放一些,需要喊出来。季冠霖也只能按照剧方的要求改。

“所以有的时候,影视剧配音演员配起来也是挺痛苦的。我并不能按照我自己心中所想的演绎方式去呈现。最后剧出来,还真不一定是配音演员自己的意图。”孙可说。

就像让设计师画一张五彩斑斓的黑,配音演员也总能遇到稀奇的要求。“你这个声音听起来不够性感;你可不可以在里边加一点阳光,再加一点稳重?加一点那种帅气,最后加一点man……”在孙可眼中,片方就像是甲方,他们就是乙方。

“有的时候提的要求太过无厘头,我们生气了,就直接再把最开始录的那一条发给对接,问,你觉得这条可以吗?”孙可说,他们其实压根听不出来区别。

配音演员满足不了剧组的要求,剧组图省事得过且过,导致影视剧最终呈现效果不理想,这是一套恶性循环。

桃囍有一次跑龙套,演得特别动情,几度哽咽,泪在眼眶打转。对手演员和她互相给情绪,那一条卡了之后,现场还有人为他们鼓掌。

桃囍当时觉得自己特别厉害,等剧播出后肯定是一个特别牛的哭戏作品。结果那部戏改成了通配。因为桃囍是跑龙套的,剧组不会特别要求她再去录音棚给自己配音。又因为桃囍是跑龙套,配音演员对她的角色也不是特别上心。

“最后剧播了,我就看到电视上的我一脸扭曲,鼻子眼睛都红红的,五官皱在一起,但配音演员的语气特别平淡。我当时就有一种非常割裂的感觉,我的角色在观众看来,仿佛有那个大病。”桃囍说。

演员拍戏配音过多,会给观众留下演员台词功底不行,乃至于演技不行的极端印象。而配音演员受干预过多,同样会对剧集最后质量呈现造成影响。或许把原声留给演员,把配音演员还给译制片、动漫,才能让市场形成良性循环。

2022年3月2日,视后大满贯演员殷桃再次在《哔计划》中提出疑问,“如果因为技术层面,比如环境太吵,收音不行,可能要后期录音。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我不知道为什么要配音,这是我想不通的事情。”#殷桃回应国产剧演员台词用配音# 的话题也在微博激起2.7万次讨论。

就像姜广涛老师在节目中说过的,“配音演员给我们自己的演员配音,就是一个美丽的错误。”

本文由:8608 发布于衰仔网,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且注明出处:https://www.shuaizai.cn/2370.html

(0)
上一篇 2022年3月4日 下午8:25
下一篇 2022年3月4日 下午8:29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衰仔网"是个包容的平台,我们鼓励原创!请各位投稿务必:图文并茂,切勿重复投稿,稿件如有侵权请于文章底部评论说明,严厉禁止一切违规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