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高危的摄影师,都是玩命的?

著名战地摄影记者罗伯特·卡帕曾说:“如果你的照片拍得不够好,那是因为你靠得不够近。”这句话同样适用于极限运动摄影。

跑酷、滑雪、冲浪、攀岩、跳伞、激流皮划艇、雪山徒步,极限运动员所做出的动作让人发出阵阵惊呼。而镜头背后,他们的跟拍摄影师也同样九死一生。在知乎上,甚至有人提问:极限运动员和极限运动摄影师到底哪个更厉害?

极限运动摄影师需要有丰富的极限运动的经验,还要熟练掌握拍摄技巧。他们大多是极限运动的高手,经常游走在各种楼宇之间,或悬崖峭壁之上,更有甚者穿着翼装穿梭在云端。

每一张户外摄影作品,每一段极限运动视频,都讲述着一个探险故事。它们或紧张刺激,或一波三折,或温情脉脉。而这些藏在相机背后的故事,也只有摄影师才能知晓。

1. 上天入地之后,和极限运动员成了朋友

刘江在成为一名职业极限运动摄影师之前是一名西点师。厨房中朝九晚五的工作让他感到压抑,平淡得不能再平淡的生活让他看不到未来人生的方向。一次,刘江看到一个小孩子在练空翻,他问这个孩子在干什么,孩子回答:“在练跑酷。”

回到家中,刘江在互联网上搜索了跑酷视频。当时,跑酷运动刚传入中国,刘江第一次知道,原来人类的身体竟然可以做到这样。被跑酷运动所深深吸引的他开始练习跑酷动作。最开始,他经常摔得遍体鳞伤。随着水平提升,刘江不再满足于做一名单纯的跑酷爱好者,而是尝试像国外的跑酷博主那样拍摄视频。

没想到,“野路子”出身的刘江逐渐把跑酷视频拍出了名堂。不仅他的视频在网上取得了不错的反响,而且还有品牌主动向他伸出了橄榄枝寻求合作,投资拍摄极限体育运动。

没有犹豫,刘江果断选择了从酒店辞职,转而投入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事业中去。经过近十年的发展,刘江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工作室和摄影团队。除了跑酷,翼装飞行、跳伞、特技飞行、赛车、走扁带、长板速降等都是刘江团队拍摄所涉及的领域。

在刘江看来,作为一名极限运动影像创作人,最重要的是深入了解。在拍摄前,摄影师、导演都会先去体验、学习这项运动,并和运动员做大量沟通。每次开拍前,他们会做多次排练。

比如在拍摄跳伞运动时,为了捕捉运动员正面角度的影像,摄影师会在头上戴一部相机,先于运动员从飞机上往下跳,然后在空中做一些手势交流。运动员会飞到固定位置上,做翻滚、旋转、转体等动作。这一过程要求摄影师和运动员保持高度配合和默契,需要在一起排练很多次,才能在实际拍摄中保持最佳效果。

翼装飞行作为一种危险系数更高、容错率更低的极限运动,拍摄时的风险也更大。为了保证画面的连贯性和完整性,摄影师在飞行时,所有视线都要落在前面的被摄物体,即运动员身上。

2022030312251552

△翼装飞行。/受访者供图

这意味着摄影师没有时间去注意自身的飞行路线,只能沿着运动员的飞行轨迹飞行。一旦运动员发生意外,摄影师也会遇到危险。“这要求摄影师和运动员保持高度信任的状态。如果不融入这个圈子,不去和运动员交朋友,这件事肯定做不好。”刘江说。

做这一行久了,刘江也结识了不少极限运动员。一起经历过生死之后,很多人成了他无话不谈的密友,他们对刘江无条件的信任让他很感动。

2. 在北极,遭遇极寒和冰裂

在刘江的极限运动拍摄生涯中,去过很多次北极,印象最深刻的是跟随一位徒步者拍摄其徒步北极两个纬度的经历。

14天的徒步拍摄,没有返航机会,刘江需要带足够多的设备,包括电池、衣服和补给,所有这些物资都放在一条2米长、0.5米宽、重约50公斤的船型行李箱中。一边拖着船型行李箱一边拍摄给刘江的体力带来了巨大消耗。为了能换个角度拍摄,刘江会时不时使劲儿跑到被摄者前面,停下来拍一拍。

低温也是拍摄时面临的一大挑战。在极地,温度能达到零下30多摄氏度,北冰洋洋面上只有白茫茫的一片。刘江白天徒步、晚上住帐篷。3月的北极正处于极昼状态,根本无法分清白天与黑夜。

没有手机等任何电子产品可以使用,在那14天,刘江被迫与外界切断了所有联系。那一刻,他感觉自己像被整个世界遗弃了。

每天,刘江面对着被摄者和他的向导,语言不通的三个人在一个帐篷里大眼瞪小眼,只能用手语交流。就这样过了五六天,刘江感到异常烦躁。每天重复性的徒步,再加上没有人可以交流,他开始怀疑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

最糟糕的是,因为全球变暖,北冰洋的冰面在持续融化,徒步者时刻会面临冰裂缝的危险。一旦遭遇冰裂缝,徒步者需要尽快撤离,以免被困于浮冰之上。许多北极熊就是因为被困于浮冰之上最终活活饿死。

有一天晚上,刘江一行已经搭好帐篷准备入睡,突然听到冰面发出“轰隆轰隆”的声音。他们的向导急忙跑了过来,告知他们这是因为脚下的冰要裂了,要赶紧收拾东西离开这个地方。果真,当他们离开这个地方的时候,刘江看到冰面在缓缓裂开,变成浮冰慢慢漂走了。

刘江也曾经历过不少被被摄者的勇气所触动的瞬间。

2019年4月,刘江再次来到北极,计划在北极圈内进行一次由中国人完成的翼装飞行编队拍摄,被摄者是曾飞越四渡河大桥、在挪威的悬崖跳伞、被誉为“中国翼装极限跳伞第一人”的徐凯。

当时,年近50岁的徐凯已经有六七年没有进行过翼装飞行了,身材也已发福。在飞机上,这位翼装飞行老将开始犹豫、纠结,为自己担心。到最后,他一横心跳出了飞机舱门,结果衣服被舱门刮坏了,他在空中进行了两次翻转之后,才努力做到把身体回正、平稳飞行。

这次翼装飞行,徐凯还把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带了过来。谈及这么做的原因,徐凯告诉刘江,他希望自己用能力和勇气去向孩子们证明,他们的父亲是一个勇敢的人。

本文由:8608 发布于衰仔网,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且注明出处:https://www.shuaizai.cn/2358.html

(1)
上一篇 2022年3月3日 下午8:21
下一篇 2022年3月3日 下午8:29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衰仔网"是个包容的平台,我们鼓励原创!请各位投稿务必:图文并茂,切勿重复投稿,稿件如有侵权请于文章底部评论说明,严厉禁止一切违规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