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航A380退役,世界最大客机进入“飞机坟场”

一周以来,两架南方航空A380即将退役的消息不断发酵。

A380是目前世界上载客量最高、体积最大的客机,拥有四条乘客通道,分上下两层,共有超500个座位。自2004年首次亮相,A380就是航空界的“超级网红”。

经济效益不佳,叠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A380在交付251架后,自2021年停产。曾作为南方航空一张名片的五架A380,也在交付仅10年后的2022年初陆续退役离场。

“新冠疫情造成的国际长途客流需求骤减,使得A380的使用效益大幅度下降,堪称压倒A380的最后一根稻草。几乎所有的航空公司都暂停了A380的运行,而法国航空等航空公司甚至开始将退役A380提上日程——虽然一架满载的A380飞行一次洲际航线可以为航空公司带来一千万人民币的收入,但是在边境管制仍然是各国常态、国际旅游的全面恢复时间未知的今天,填满A380成为了一个头疼的问题。”民航业内人士李瀚明对出行一客表示。

阅读量超过4700万的微博话题“打卡过的南航A380”下,有人诉说对它工业奇迹般的庞大机身“一见倾心”,有人留下自己打卡客舱螺旋楼梯的照片,有人感谢它在疫情期间载无数滞留旅客回国,有人分享在广州白云机场看到它最后时刻“落寞”的身影。

2月24日中午12点12分,注册号为B-6136、B-6137的两架“蓝胖子”相继从广州白云机场的跑道上起飞,它们飞往美国,将在加利福尼亚州东南部的“飞机坟场”莫哈韦沙漠长眠。作为中国第一家也是唯一拥有A380的航司,据媒体报道,南航另外三架A380也将在2022年陆续退役。

一、好飞机,但生不逢时

古月清楚记得,第一次见到A380,是2007年10月的广州白云机场,那是它为期一周的中国大陆演示飞行的第一站。

听说世界级的“顶流巨星”即将到来,古月对出行一客表示,那时,许多飞友特意从全国甚至全世界各地赶来,就为了一睹这位“空中巨无霸”的真容。古月用镜头记录下这样的场景:在挖掘机、围栏、铁皮墙所组成的大地上,人们静静地仰首望着“巨人”。

一晃四年,南航A380首航的消息又一次沸腾了飞友圈。古月极为幸运地通过转发抽奖获得了北京至广州的A380首航机票,内心满是“成为了历史亲历者”的激动与自豪,为此,她特意提前两天从广州飞到了北京。

2011年10月17日首航当天的上午十点,古月随“蓝胖子”离开首都机场。她兴奋地四处观察,周围密密麻麻坐满了人,宽敞的座椅、双层的设计、丰富的航空餐,以及几不可闻的杂音是她从未在其他飞机上体验过的。

首航的机上有不少飞友。大家聚集在后舱交谈,“像开party一样,一场盛宴狂欢”,古月回忆道。

一个细节让古月印象深刻:由于A380对降落的跑道有要求,从南边进场的它需要绕广州市中心一周,才能到白云机场东边的跑道降落,“那种感觉就像在致敬一座城”。

那一年,南航提出广告语:“南航A380,飞翔从此大不同。”后来这句话深入人心,成为了南航的名片之一。

但就像A380对降落的跑道有特定要求,对于航司、机场来说,运营世界最大飞机并不容易。

最初的一两年,A380在北京到广州、浦东、昆明、成都、深圳等几条国内航线先后“走秀”,反响不错,但因载客量需求高、耗油量大,面临巨额亏损。

毕竟这样的巨型飞机定位于枢纽机场、服务洲际航线,国内的短途航线并不合适。随后A380主要被用于广州飞往美国、澳洲的航线,前往洛杉矶、悉尼等华人多的城市,局面有所好转,但日利用率仍然偏低。

A380客机的特点,使得单一航线门槛偏高,在跨大西洋航线上主要在大城市之间服务。在2019年,英航、法航和汉莎使用A380执飞的美国航点仍然局限在纽约、洛杉矶、芝加哥和旧金山等美国经济规模最大的城市。”李瀚明对出行一客表示。

2020年开始,疫情袭来,航空业遭遇重创。载客量大的A380临危受命,往返于亚欧之间运送同胞们归国,很是出了一波风头,对古月这样熟悉它的人来说,像是“自己追的过气明星又翻红了”。

2022030109463340

▲ 2021年初,古月乘南航A380的飞行日志  图源:受访者供图

南航面临的经济性不佳问题,对于其他运营A380的航空公司也存在。李瀚明观察到,从2014年到2018年,A380新增订单只有4架。而随着A350逐渐成熟,2019年开始各航空公司更是一口气取消了70架A380订单——单是阿联酋航空就取消了40架。

2021年,交付完成最后一架A380之后,空客A380的生产线停产。

古月评价,A380是生不逢时的好飞机。上世纪,空客判断未来航空业发展趋势是“枢纽到枢纽”,因此设计生产出载客量大、航程远,用于洲际枢纽间飞行的A380。但事实上,近些年航空业发展的趋势是“点对点”,航司偏好于更灵活的双引擎宽体客机。

二、疫情中曾显身手,但很快就成为累赘

2005年1月,A380第一架原型机才刚在法国图卢兹首次公开,南航便和空客签订了A380的采购协议。当时双方约定,五架A380中,头两架将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交付给南航使用。

但由于是新机型,技术尚未完全成熟,加上生产环节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等空客交付第一架A380的时候,已经是2011年10月12日了,错过了2008北京奥运会和2010广州亚运会两大国际性盛会。

A380的加入,使南航成为全球继新加坡航空、阿联酋航空、澳洲航空、法国航空、汉莎航空和大韩航空之后,第七家A380运营商,并成为首家同时运营空客A380和波音787的航空公司。

因载客量需求高、耗油量大,该机型的经济效益不佳。直到2015年6月,南航开辟北京—阿姆斯特丹航线,南航终于在引进A380的第五年,实现了该机型的首次盈利。

整体的盈利状况仍然堪忧。南航财报数据显示,与在此后的几年里,南航A380的日利用率低,相比其他宽体机型仍有较大的差距,2019年日利用率才首次突破10小时。同时在国际航线上也难有进一步突破。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扩散,民航总局发布《关于疫情防控期间继续调减国际客运航班量的通知》(以下简称“‘五个一’政策”),航班量锐减。

当年3月,疫情开始在全球蔓延,全球民航业面对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飞机停航”。

国际航班数量骤减,回国机票价格暴涨。南航将当时一度停场的5架南航A380被全数调到国际航线中,以更高效地运送乘客。

界面新闻报道,2020年A380执飞的几条国际航线上,航班旅客几乎是全满。2021年上半年,广州—洛杉矶航线载客量仍接近全满,A380飞一趟国际航班的净利润比疫情前增加了数百万至千万元。

好景不长,随着新冠病毒变异,国际航班熔断政策也在不断收紧(详见《财经》记者报道《国际航班熔断大增,中美航线熔断过半》)。A380执行的国际航班载客量较大,触发熔断的可能性也大,于是A380执飞的航班数量被迫削减。

“A380的载客量大,在航班数量有限的情况下能运载更多乘客,能够充分使用’五个一’下受限的航权,但是大载客量也使得出现五个阳性的概率近乎翻倍,航班极易遭到熔断。同时,随着留学生逐渐回国,欧美航线对A380的需求也逐渐下降;而用A380执行其他目的地的回国航线,又会面临跑道规格、飞行熟悉度等一系列难题。”李瀚明表示。

国际长途航班飞不了,国内短途航班更是“怎么飞怎么亏”。当南航2020年从北京首都机场整体转场到北京大兴机场,由于机场距离市区较远,曾经A380可派上用场的京广航线,对乘客的吸引力也有所下滑。

一位网友的评论或许道出了真相:“曾经南航以拥有A380为骄傲,(如今)却成为公司最大的累赘。

权衡之下,南航选择将“正值壮年”的A380退役——民航客机的服役时间一般在25年~30年。退出的A380飞机可能会进行拆解,各种零部件进入航材市场流通买卖。

几天前,古月在两架南航A380即将退役的相关微博下留下评论:“说不出再见。”她说,有机会想去“飞机坟场”看它。

离别时刻或许令人遗憾,但这对于南航来说,无疑是更现实的选择。

本文由:8608 发布于衰仔网,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且注明出处:https://www.shuaizai.cn/2307.html

(0)
上一篇 2022年3月1日 下午5:45
下一篇 2022年3月1日 下午5:48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衰仔网"是个包容的平台,我们鼓励原创!请各位投稿务必:图文并茂,切勿重复投稿,稿件如有侵权请于文章底部评论说明,严厉禁止一切违规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