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尼罗河上的惨案》,“误读”了阿加莎?

近日,由肯尼思·布拉纳指导的《尼罗河上的惨案》在国内上映。这是布拉纳第二次改编阿加莎·克里斯蒂的推理小说,在2017年上映的《东方快车谋杀案》中,他自导自演了大侦探波洛这一角色,并在影片末尾透露波洛将赶赴埃及处理另一桩案件,为《尼罗河上的惨案》埋下伏笔。

2022030109445215

《尼罗河上的惨案》(2022)电影剧照。图片来源:豆瓣

自1928年阿加莎的短篇小说《神秘的奎恩先生》第一次被搬上大银幕后,她的作品一直深受影视导演的青睐,特别是那些以波洛为主角的名篇。《尼罗河上的惨案》就曾经历过两次影视改编:第一次是1978年上映的同名电影,由彼得·乌斯蒂诺夫饰演的波洛被诸多阿加莎迷奉为经典;另一次是在英剧《大侦探波洛》中,由大卫·苏切饰演的波洛在2004年播出的第九季第三集中侦破了此案,这一版本也被认为是最贴近原著的演绎。

对于今天走进电影院的观众而言,《尼罗河上的惨案》的故事已经再熟悉不过。它将一场扑朔迷离的三角恋情设置在风光旖旎的埃及,最终,身处风口浪尖的富家女林内特惨遭枪杀,而尼罗河游船上的每个人似乎都有充足的作案动机。

这部小说展现了二战前英国上流社会的爱情、伦理与金钱的纠葛。相比过去两次改编,布拉纳将更多注意力放在了波洛身上,试图为观众诠释一个不同以往的侦探。然而,截至目前,新版《尼罗河上的惨案》在豆瓣仅有6.0分,而早在2017年《东方快车谋杀案》热映时,布拉纳呈现的波洛就遭到了观众的质疑。批评者普遍认为他的演绎“比起波洛更像福尔摩斯”,对故事的改编也明显偏离原著,折损了阿加莎作品的精神。在新片中,布拉纳如何“误读”了阿加莎?我们又该怎样看待影视改编的成功与否呢?

从外在形象到内心世界:新版波洛为何不受欢迎?

过去几十年间,不少演员都曾在银幕上饰演过大侦探波洛,但真正得到大众认可的却是少数。除了上述提到的彼得·乌切蒂诺夫和大卫·苏切之外,1974年第一个电影版《东方快车谋杀案》中的波洛饰演者阿尔伯特·芬尼也广受好评。这部电影还曾得到阿加莎本人的高度肯定,她认为芬尼的表演和自己心目中的波罗形象非常接近,只有那撇小胡子还不够浓密夺目。如今看来,这三位演员虽然在表演上各有千秋,但外在形象都大体符合阿加莎对波洛的描绘:一个身材矮胖、步履蹒跚、滑稽又含蓄的比利时老头。

相较之下,布拉纳的扮相明显不够吻合,但那抹夸张的胡子或许会令阿加莎会心一笑。与此前的导演们一样,布拉纳也在举手投足间展现了波洛身上最容易辨识的诸多特点,例如操着一口夹杂法文的蹩脚英语、强调自己比利时人的身份、极其重视整洁和秩序,还有那句挂在嘴边的名言:“真正的工作,总在这里头进行(指脑袋)。小小的灰色脑细胞,切记切记,都是靠小小的灰色脑细胞啊,我的朋友。”

有趣的是,新版《尼罗河上的惨案》没有一开始就进入剧情,而是虚构了一段波洛在一战中参军的往事:残酷的战争夺去了战友的生命,也在波洛的嘴边留下了深深的伤疤。在当时的恋人凯瑟琳的劝慰下,他蓄起胡子以遮挡伤痕,但凯瑟琳却被炮火不幸击中。在这一版本中,波洛小心呵护的胡子不再只是美观的装饰,而是对战争与爱情的双重纪念。在阿加莎笔下,波洛虽从未上过战场,却因一战时德军入侵比利时而成为难民,后流亡于英国。直到波洛的最后一案《帷幕》中,他仍对这段往事心怀感慨。显然,布拉纳希望揭示出波洛不为人知的悲伤和脆弱,这也是此前的改编版本未充分发掘的一面。

至此,布拉纳的改编尚在合理范围之内,但随着案情正式展开,不少矛盾之处便显现出来。最让人难以忽视的是片中的波洛不仅身手矫捷,还亲自追捕嫌犯,与之持枪对决,让人忍不住怀疑眼前的侦探究竟是波洛还是007附身的福尔摩斯。

诚然,无论是布拉纳虚构的士兵背景,还是原著中的比利时前警官身份,都可以为波洛身手不凡提供条件,但这并不代表波洛会如此行事。阿加莎所创造的波洛始终强调用“小小的灰色脑细胞”来思考犯人的作案心理,反对亲力亲为地搜证,不到不得已绝不会劳动尊体,他又怎会去追捕嫌犯呢?

本文由:8608 发布于衰仔网,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且注明出处:https://www.shuaizai.cn/2305.html

(0)
上一篇 2022年3月1日 下午5:44
下一篇 2022年3月1日 下午5:47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衰仔网"是个包容的平台,我们鼓励原创!请各位投稿务必:图文并茂,切勿重复投稿,稿件如有侵权请于文章底部评论说明,严厉禁止一切违规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