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乌克兰航空从业者:俄乌关系恶化下“脆弱”的航空业

俄乌战争打响,恐慌情绪笼罩着陈单(化名)的朋友圈。

陈单曾在乌克兰从商、生活超过十年,近年才回国。如今陈单身在北京,一想到当下局势可能让远在乌克兰的朋友们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他只能干着急。他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地打,焦急地询问他们的现状——4名乌克兰员工已经进入避难所,公司提供了必要的生活补助;有的朋友囤水囤粮,逃往基辅郊区……

从做留学生机票生意开始,陈单一步步成长为乌克兰国际航空公司中国区的前销售总经理。他所在的航空业,是一个对国际关系变化十分敏感的行业,一旦关系紧张甚至爆发战争,相关领空关闭,任何商业航班都无法飞行。

陈单目前37年的人生轨迹中,映射了一个又一个国际局势的关键节点——创业伊始,他克服文化和语言的障碍,在乌克兰白手起家卖机票,见证了中国对外形象的变化,亲历了乌克兰营商环境的改善和优化;2015年,他曾代表乌克兰航空来到北京,进行基辅-北京航线的开航仪式,又在2019年亲历该航线因对俄罗斯领空的飞越权迟迟未解决而被停航。如今,他在国内二次创业,成立了专门从事乌克兰签证和旅游项目的旅行社,但随着战争到来,领空关闭,退票诉求涌来,他的生意再一次陷入停滞。

国际关系风云变幻,陈单的经历展现的其实是一个普通的生意人最平常的样子:既有顺势而上的春风得意,也有在大局突变时的自危、无奈和担忧。以下是他的自述。

2022030109432225

乌克兰街景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初到乌克兰

在去乌克兰之前,我是一名职业足球运动员,效力于成都五牛球队。2005年底,我从球队退役,那时候才20岁。

当时,乌克兰的基辅迪纳摩和顿涅茨克矿工两支球队大名鼎鼎,在欧洲球队中比较厉害。抱着延续自己足球生涯的梦想,我在2006年初到了乌克兰。那天我记得特别清楚,是2月16日。

到达乌克兰之后,我才发现加入新球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乌克兰球队也与想象之中有些出入,我便放弃了继续踢球的想法。去都去了,不如静下心来读书。于是,我在乌克兰开始了留学生涯,本科读了俄语专业,研究生学习了人力资源管理。

最早在乌克兰的时候,我感觉乌克兰整体的经济建设没有国内好,但那边的国民素质很高。乌克兰的国土面积当时大约只有一个四川省那么大,有4200多万人口,但是它的高校有1000多所。行人过马路,不管是红灯还是绿灯,只要走上斑马线,车辆一定会停下来让你。平时在大马路上,基本上听不到车喇叭的声音,人们不管去到哪里也都是自觉排队。

第二梦想

除了足球,我的第二梦想其实是当飞行员,一直以来对机票、航空方面比较感兴趣。在留学的第二年,即2007年,我就开始勤工俭学,自己创业卖机票了,主要面向的群体是留学生。

前期当然有不少压力,有很多华人比我早两三年就在做这个行业了,那时候的信息也没有现在发达,没有微信这些社交平台,所以拉客户就只能靠发传单,诚信经营,在朋友之间做口碑。

一步一步积累,到了一定的量之后,我便直接去航空公司进行洽谈,拿一些好的价格,扩大了自己的优势。后来到了第三年,发展的客户越来越多,我便开始发展自己的“下线”,也就是代理人,我的公司成为了乌克兰第一家由华人开设的、被国际航协颁发资质的机票销售公司。

我在乌克兰的前两年,当地人对中国人的印象并不太好。但后面随着中国国力逐渐强大,2008年办完奥运会之后,加上越来越多的中资企业过去投资,我明显感受到当地人对中国人态度的转变,中国人在当地经商的环境也变得越来越好。

2014年发生克里米亚事件后,乌克兰东部的顿巴斯地区一直存在小规模的冲突,持续时间较长,当地人也习惯了,对于首都基辅地区的影响不是特别大。

机会来了

2014年之后,乌克兰的航空业也出现了一个机会。当时乌克兰有很多华人鉴于安全形势选择回国,再加上中资企业有输送员工的需求,乌克兰国际航空公司便开始筹划乌克兰到中国的航线。

在此之前,乌克兰和中国之间没有直飞航班,两国的航空联系主要靠转机。(记者注:乌克兰Aerosvit航空公司曾执飞基辅至北京的直航航线,后因资金问题停止该航线运营。)

乌克兰国际航空公司于1992年成立,最开始仅有2架飞机,这些年逐渐发展成为乌克兰最大的航空公司,最顶峰时期拥有超过40架飞机,年载客量超过800万人次。但从国际来看,乌克兰航空只能称得上是一个小航空公司。(记者注:英国航空顾问公司Skytrax发布2021全球最佳航空公司排行榜中,乌克兰航空未进入前100名。)

当时,我已经在乌克兰卖了七年的机票,也做到乌克兰航空规模比较大的一个代理人了。所以,凭借着我对乌克兰市场和中国市场的了解,又会说俄语,我便应聘成为当时乌克兰航空为中乌航线专门开辟的中国区销售经理职位。

2015年4月,基辅-北京航线正式开通,成为了中乌首条直飞空中航线。我代表公司来到北京开航。当时在乌克兰航空的中国代表处,我们的员工并不多,只有5、6个人,总部给我们配备了一系列的销售政策,主要是通过系统进行线上销售。

在营销方面,我们主要负责与国内的携程、去哪儿、飞猪、同程、途牛等几大平台签署合作伙伴协议,给予平台一些好的价格,同时开拓一些代理商,一级、二级这样向下开发,从北京辐射到全国,如上海、广州这些城市。

 

戛然而止

我们这条航线很受欢迎,目标群体是留学生、华人华侨、中资企业,旺季的时候客座率都是在90%以上,淡季也有85%-90%的客座率。航班频率也很高,第一年是一周3班,第二年是一周5班,第三年增加到每天1班。

在乘客构成上,以北京飞基辅为例,一架飞机上75%的乘客是到达基辅后转机去欧洲城市。当时,我们公司从基辅飞往欧洲有34个航点。另外大约25%的乘客是降落在基辅当地。

然而,好景不长,航线运营进入第四年,就停航了。

在航线运营的那几年,俄乌关系一直不太好,俄罗斯不允许所有在乌克兰注册的飞机飞越它的领空。这就导致北京飞基辅的航线需要走南线,绕飞俄罗斯领空。飞更长的距离,直接的结果便是一年会多花费800万美金的油费。如果能穿越俄罗斯领空,有飞越权,就会省掉这笔美金,直接转换为利润。

2019年11月,乌克兰航空正式宣布暂停基辅-北京的直达航班。(记者注:据停航时乌克兰航空发布的公告,暂停将一直持续到乌克兰政府解决乌克兰籍航司在东向飞行中飞越俄罗斯联邦领空的飞越权问题。)

不仅是中乌航线,乌克兰飞中亚地区的航班也是一样的。如乌克兰飞哈萨克斯坦,原本也需要穿越俄罗斯,但受飞越权的限制也只能走南线,也导致油费上升。这种需要绕飞俄罗斯的航线,在乌克兰航空的航线占比应该在5%-8%,收入占比大概是10%-12%。

我认为,中乌航线的停航,不仅是因为绕飞带来的成本压力,也可能与公司整体经营战略调整有关。2018年,乌克兰航空拓展了很多航线,步伐迈得太大了,导致亏损严重,最后只能缩减航线。

说得直白些,你的脚只有40码,偏要穿个50码的鞋,走在路上合不合适?航线太多,导致运力不足,一架飞机坏了之后,替补飞机没办法跟上来,我们就要花大量的额外资金从其他航司采购机票,帮助乘客顺利到达目的地,这个价格通常是原先票价的两到三倍,这就导致更多的支出。公司从2018年就开始亏损,因经营不善,最终只能停掉个别航线。

企盼和平

2019年11月中乌航线停航后,又经历2020年疫情对整个航空业的打击,乌克兰航空决定关闭中国代表处,我便离职了。如今,我在国内开设旅行社,主要做与乌克兰相关的机票、签证项目,在乌克兰本地有4名员工。

这两年来,中乌也一直没有重启直飞航班,只能在欧洲城市转机,例如从中国天津飞波兰华沙,再从华沙转飞基辅。我们的业务就覆盖这方面,主要是和欧洲各航司合作,

现在碰上战争,可以说是对航空业的一次毁灭性打击,领空全部关闭,飞机“趴”在地面,但每天的成本还是该怎么支出就怎么支出的。

我们现在的客人里,本来有很多人是最近想去乌克兰的,但只能退票。为了避难,有些当地华侨和留学生想从乌克兰回国,没有航线,也存在退票的情况。发生战事是没办法的,我们也尽可能地去安抚客人,航司如果能给我们全退的,我们也全退给客人。涉及具体的赔偿细节,可能到时候还要和客人去商量。

即便这几年回国工作,我也会每隔几个月回乌克兰一次。现在我人在国内,但仍有很多朋友在乌克兰。他们说,基辅的恐慌情绪已经开始蔓延,很多当地人已经出逃至基辅的郊区,超市有很多人去囤水囤粮。

目前我们公司在基辅的员工已经前往避难所,公司也给予了一定的生活费补助用于购买食品和物资。

战事过后,你说未来会怎么发展?谁都说不清楚,大家都是观望状态。我和我的当地朋友们十分热爱和平,希望在乌克兰不要进行大规模打仗,尽快结束战争,让老百姓恢复正常的生活。

本文由:8608 发布于衰仔网,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且注明出处:https://www.shuaizai.cn/2303.html

(0)
上一篇 2022年3月1日 下午5:42
下一篇 2022年3月1日 下午5:45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衰仔网"是个包容的平台,我们鼓励原创!请各位投稿务必:图文并茂,切勿重复投稿,稿件如有侵权请于文章底部评论说明,严厉禁止一切违规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