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状告当代置业?

停更5个月之后,张鹏的个人微信公众号“三千白果”,终于更新了。

2月1日,他推送了一篇名为《唯一对未来不恐惧的路,是更远的路》的文章,3700余字,功底深厚,道出了他工作与生活的无尽感悟。

当代置业暴雷的几个月里,张鹏并没有睡好,常常辗转反侧,自言“有段时间,靠近床,就浑身哆嗦。”元旦那天,他独自在办公室里,没有了往日的坦然、安宁、平静,只剩惶恐、陌生,与焦虑。

张鹏的心里十分清楚,新的一年,当代置业仍将面临着未知的逆境。

1月10日,当代置业发布公告表示,其未偿还美元债本金合计13.48亿美元,并收到若干美元债持有人的通知,要求提早偿还相关债务。

四天后,评估机构联合资信发声称,截至1月13日,当代置业旗下公司、境内发债主体“当代节能置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当代节能”),涉及被执行案件6起,且公司新增子公司股权冻结较多,决定将其信用等级由BBB+至BBB-,评级展望为负面。

身处流动性危机之中,通常也会诉讼缠身。乐居财经查阅获悉,目前当代节能共涉及73份开庭公告,案由包括建设工程合同纠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纠纷等。截至目前,当代节能已有58宗被冻结事项。

但当代置业从不放弃自救,张鹏的眼中也透着乐观,“即使风雪过后,尘埃是尘埃,星辰是星辰。”他相信:有团队在,有伙伴在,就有希望。

一、寻找化债术

过去数月,张鹏一直穿梭于各种合作伙伴和金融机构之间,不断沟通、解释。

在追寻解决方案的过程中,他是有收获的。其中有一位颇有江湖地位的同行,2021年也同样经历了巨大困难,但仍愿意挤出一些资金,与张鹏探讨合作。

不过在现实中,这样的人似乎并不多。生意终究是生意,江湖还是那个江湖,因欠款未能收回,许多金融机构都对当代置业,开启了追债模式。

2月初,渤海信托向法院请求准许拍卖、变卖当代置业坐落于北京东城区香河园街1号院北区的房产,所得价款优先清偿它对借款人苏州当代原绿置业有限公司(简称“原绿置业”)的债权,即贷款本金5亿元,应付未付利息约933万元。

被申请人当代节能也表现出了坦诚,它认可渤海信托的请求事项,并对上述实现担保物权无争议,同意拍卖、变卖抵押财产,偿还原绿置业的债务。

此前,华融资产旗下的华融融德资管,与渤海信托签订《2020相城1号项目单一资金信托合同》,前者委托后者向原绿置业发放对应的信托贷款。同时,渤海信托与当代节能签订合同,明确抵押资产。

如今,债务未能如期还上,香河园街1号院北区的房产已难以避免地成为了抵债标的。

乐居财经获悉,原绿置业为苏州当代MOMΛ大湖上品的项目公司。在此之前,它已两次成为被执行人,总执行金额为6.54亿元,其中一次还涉及股权冻结。

信托公司踩雷地产项目,已然不是新鲜事。作为“海航系”信托,渤海信托曾借助地产而实现较快的业绩增速,但它也踩雷泰禾、正源地产、成都天利来房地产等,眼下风险蔓延,它不得不及早“拆解”。

在渤海信托的身后,湖北银行、晋商银行、华夏银行、武汉市联丰小额贷款股份、安徽省小额再贷款股份等,也因借款纠纷,陆续对当代节能发起诉讼,其中有些案件尚未开庭。

目前当代节能共涉及16项股权出质,均处于有效状态,质权人包括杭州工商信托、光大信托、中国民生银行、中铁信托等,出质标的大部分是当代节能旗下的项目公司股权。

股权出质是为项目融资的常见操作,但在现金流拮据的背景下,这些也是隐性的“雷”。不过,正如张鹏所说,他接受“时代碾压的痛苦”,正在“不断寻找光亮”,只要不躺平,项目风险的蔓延或许能得到遏制。

二、提前“跳船”

房企出现流动性问题,很快就会波及建设工程的款项,因而供应商与前者的交锋,屡见不鲜。

去年11月末,当代节能曾发布资产被查封、冻结的临时公告。其各持有56.5%股权的嘉兴正玥贰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正玥贰号投资”)、嘉兴如翡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如翡投资”),均被法院司法冻结。

此番冻结的原因,是中天建设集团眼见当代节能主体信用出现风险,主张收回相关款项5000万元。当代节能直言,此事对公司的财务状况以及偿债能力,都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穿透股权可知,正玥贰号投资、如翡投资,均由当代节能与金融平台陆浦投资合资设立。从其股权机构中,可以看到当代置业引援金主,为项目输血的意图,但在流动性架构崩塌之下,他们仍摆脱不了被冻结的命运。

债权人中天建设集团以工程服务、地产置业等为主营业务,是浙江中天控股旗下企业。

在地产收紧的环境下,雷声不断,中天建设也陷入焦灼。此前,金科位于五象湖西的博翠山项目停工,它也迫不得已做了暂停施工的决定。

而城门失火,殃及的“池鱼”并不只有中天建设。今年1月,武汉二十一世纪基础工程有限公司(简称“二十一世纪工程”),也曾对当代置业的项目公司申请破产清算。

二十一世纪工程由自然人曾现菊、杨凯旋各持有81%、19%股权,它是一家从事岩土、桩基础工程,以及基坑支护施工的公司,与房地产领域关联甚密。眼下,它涉及7份裁判文书,纠纷的另一方均为绿地、东原等地产商。

在风险集聚的情况下,供应商的处理方式变得尤为果决。面对停工数月的武汉当代境MOMΛ,二十一世纪工程向法院,提交了对项目公司武汉原绿世嘉置业有限公司(简称“原绿世嘉置业”)的破产清算申请。

原绿世嘉公司曾对此提出异议,表示其开发项目一、二期和底商销售后,资产大于负债,并不符合破产法严格意义上的破产条件,因此申请暂缓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但法院表示,原绿世嘉置业是当代节能为开发建设当代境项目而成立的,因资金链断裂,该公司项目全部停工,银行账户被多家法院轮候冻结,土地、房屋被多家法院轮候查封,该公司所有印章由债权人所掌控。

据此,原绿世嘉置业被认定无清偿能力,破产清算的申请成立。

除了建筑公司外,与当代节能产生纠纷的供应商主体,还包括背景蓝盾创展门业高新区狮山奇翔祥贸易商行、山西万兴集团等。

三、做好“持久战”准备

当代置业的千头万绪,并不止于供应商与金融机构,在提供资金回笼内生动力的商品房销售环节,它也面临着一些官司。年初,法院更新了一份法律文书,里面复杂的细节,便是它在这方面的缩影。

去年3月,陈广五(化名)等人经中介公司推介,向当代置业旗下的湖州东隽建设开发有限公司(简称“湖州东隽”),购买上品苑万景花苑一套商品房,同时获赠送汽车车位一个,价格为131.18万元。

双方口头约定1个月内支付全部余款,并签订商品房合同。当日,陈广五等人依据合同约定,向湖州东隽支付定金5万元。

但此后,购房者去交付余款时,却被告知房屋已另售他人,而他们与销售人员交涉未果。因彼时正值房价暴涨之时,项目热销,所以陈广五等人,已无法从湖州东隽处,直接购得其他房源。

面对凶猛的房价上涨潮,他们不得已又通过同一个中介公司,购买了湖州东隽开发的上品湾万景花苑的二手房源,成交价185万元,中介费2万元,又另行以8万元的价格购买了一个车位。

随后,陈广五等人认为,因湖州东隽的过错,导致他们购买的房屋未能交付,因此湖州东隽应双倍返还定金,并支付前后购买房源的差价。

尽管经过一番辩驳,法院仍认为,湖州东隽将房屋另售他人,这种“一房二卖”的行为已然违约,应承担双倍返还定金的违约责任。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湖州东隽的违约行为,可能系其自身内部沟通不畅导致的,从其另售他人的房屋价款中可以看出,它也并未因此而获有利益,反而降低了房屋价款,彻头彻尾是因为自身的失误,而吃了哑巴亏。

这可以归结于项目营销对细节的把控不力,在以往风调雨顺之时,此类事件或许并不起眼;但眼下则不同,企业的运转与重振,都需要每一笔落袋为安的资金,任何差池都会阻碍流动性、触动舆论。

这些年,当代置业以“绿色地产”作为战略,也付诸了实践,不断探索,但其仍有部分项目因质量问题,引来维权与投诉。如今,它因流动性问题,而导致一些项目停滞,也遭到了一些非议。

看起来,这些情况并非短时间内能解决。当代置业也做好了做自我改善“持久战”的准备,张鹏说,“唯一不让我们对未来产生更大恐惧的方法,就是走更长的路和更远的路。”他心目中的路,应该是进阶之路。

2022022309262669

本文由:8608 发布于衰仔网,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且注明出处:https://www.shuaizai.cn/2223.html

(0)
上一篇 2022年2月23日 下午5:25
下一篇 2022年2月23日 下午5:28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衰仔网"是个包容的平台,我们鼓励原创!请各位投稿务必:图文并茂,切勿重复投稿,稿件如有侵权请于文章底部评论说明,严厉禁止一切违规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