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偶像风云变幻,只有洛天依火了十年

“来自古老国度的神秘/去聆听远处浩瀚无际的声音/东方的呼唤萦绕朔风传递/你是那绽放在悬崖边屹立”。
洛天依(Vsinger旗下虚拟歌手)一袭华裳,以全息投影的形式飘飘然显现在“相约北京”奥林匹克文化节的舞台上。作为本次北京冬奥会官方宣传活动中唯一现身的虚拟歌手,洛天依用她特殊的电子声线演唱了《Time to shine》。
2022020213130140

舞台之外,这首歌曲的播放量在所有冬奥宣传曲之中位于前列,获得了年轻人的大量传唱和奥林匹克文化节开幕式导演田沁鑫导演的赞赏。
“我们也希望能‘破圈’。这场剧场里的音乐会第一次使用了大面积多媒体投影。主创团队希望通过科技与艺术结合的方式,创造一个冰雪飞舞的奇幻氛围。”田沁鑫导演说。
“科技+艺术”,正是洛天依多次用专业表现征服大舞台的秘诀。2021年的春晚舞台、央视东西南北贺新春演出、央视五四青年节演出、网络青晚……洛天依以不逊色于真实艺人的感染力稳定发挥,并逐渐破圈,成为了中国知名度最高的虚拟歌手。
作为一个已经活跃了 10 年的虚拟歌手,洛天依持续以她的科技感和艺术感,以及她所承载的年轻态文化吸引着年轻人。人们关于虚拟歌手的认知在过去 10 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洛天依的魅力却一直存在。
从春晚到冬奥,为什么洛天依总能获得大舞台的垂青?
“大型运动盛事非常看重用科技的形式去做艺术化的表达。洛天依作为最早出道的虚拟歌手之一,能够很好地兼顾科技性与艺术性两方面。”Vsinger虚拟歌手团队市场部负责人黄欢淼说。
除此之外,洛天依在年轻群体中的渗透力,与官方希望冰雪运动深入新世代人群的需求不谋而合。“新世代人群有比较强的自我表达欲,而洛天依是一个能够让粉丝深度参与共创的虚拟歌手。洛天依也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青年人创造力的化身。”
但仅仅个性讨喜还不够,洛天依在此前的多场演出中展现出了作为一名虚拟歌手的专业性和优越性。
以《Time to shine》为例,这首歌是 20 首冬奥宣传曲中演唱难度系数非常高的一首,需要歌手具有超乎常人的宽阔音域跨度。一些真人歌手去演唱它时,需要原曲降下 4 key 才能勉强把控。但洛天依具有比真人更宽的音域和更精确的节奏感,因此可以更好地展示原曲风味。
当一些虚拟角色还在努力效仿真人的表现时,洛天依已经能比真人更好地完成任务了。这也是为什么新的虚拟偶像层出不穷,但真正能够登上大舞台并为观众所接受的虚拟角色却寥寥无几。
而且,UGC创作者们以及Vsinger团队在过去十年中积累了大量的作品和舞台经验,这使得洛天依具有新生代虚拟偶像所没有的优势。
以冬奥舞台为例,除了音乐本身,洛天依还展现了虚拟歌手独特的可塑性和舞台感染力,这背后是专业团队的付出。
在演唱《Time to shine》时,洛天依先是穿着端庄秀丽的旗袍登台,在曲风变换时,又换成了花滑考斯滕。不管是服饰本身的精妙设计,还是“一键换装”的丝滑表现,都因背后团队的努力而得以成行。
据了解,冬奥文化节开幕式的演出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举办,这是一个比较端庄传统的剧院,以舞台剧演出为主而洛天依的表演需要用到全息投影和 AR 技术。Vsinger团队表示“要在一个限制条件比较多的场景中完成高技术力的表演,难度是非常大的。”
从观众的角度来看,也许洛天依只是贡献了三分钟的精彩演出,而这背后是密集的数据演算和十年的漫长沉淀。
2022年,是洛天依出道10周年,也是元宇宙元年。集原美、柳夜熙、翎Ling、AYAYI、A-SOUL、小诤、小冰等等虚拟形象层出不穷。作为国民认知度最高的虚拟偶像,洛天依面对的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激烈的竞争。
那么出道十周年的洛天依如何保持持续吸引力?
黄欢淼认为答案包含两个方面:一是技术,一是内容。
“Vsinger 团队入行早,研发也做得比较扎实,所以洛天依是存在技术壁垒的。现在很多新的虚拟人只有形象、没有声音,又或者只能静态,不能动态。技术上的缺失会带来感染力的断层。”
而在内容上,洛天依不仅是一个虚拟偶像,更重要的身份是歌手。二者的区别在于歌手确实有好的作品实现了破圈流行。从《普通disco》到《达拉崩吧》,这些作品的积累让洛天依拥有了区别于其他虚拟偶像的坚实内容基础和高美学标准。
提到洛天依的粉丝,其中最出名的非ilem 莫属。
2014年,ilem 为洛天依创作了《神经病之歌》,在当时国内尚不成熟的音乐流媒体平台上点燃洗脑流行之火。第二年,ilem 继续为洛天依创作了《阴阳先生》和《葬歌》。接下来的几年,ilem 才思泉涌,每年都有热门歌曲产出。洛天依的几首出圈之作,包括《普通DISCO》《达拉崩吧》和《勾指起誓》均出自他手。
像 ilem 这样乐此不疲地为洛天依创作歌曲的粉丝还有很多。他们是二次元爱好者中最具创造力的一群人。
洛天依的粉丝可以分为两部分。新粉丝以高中生和大学生为主;老粉丝以ACG文化爱好者为主。他们中的很多人从粉丝转变为了创造者,并且用自己的音乐才华源源不断地为洛天依输送着新鲜的血液。
现在,围绕着洛天依已经产生了上万创作者,他们创造了众多流传甚广、突破小众圈子的歌曲,不仅在V圈里人尽皆知,还被真人歌手翻唱。比如V圈人尽皆知的大事件——2015年李宇春在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上改编翻唱《普通Disco》,让主流文化与青年亚文化实现了历史的融合,也让洛天依一跃而成国内虚拟偶像的领军角色。
“年轻群体有很强的自我表达欲。当他们为洛天依创作歌曲时,实际上是在虚拟歌手身上一种自我精神的表达。”黄欢淼说。
Vsinger希望保护和激励这样的表达欲和创作欲。“今年是洛天依出道十周年。我们今年会加大资金和资源的投入力度,去奖励优质创作者,帮他们进行商业化包装,让创作者得利。”Vsinger相信基于这样一个商业化闭环,能更大程度地激励他们为洛天依创作的欲望。
2022 年,Vsinger 推出了“百万众创计划”,一方面要提供简单易用的工具刺激更高效的创作,降低创作门槛;另一方面要盘活创作内容商业化的机制,打通内容征集和商业开发的链路,使创作者可以直接获利。
Vsinger 将投入现金、投放、商业化包装三大资源,整个奖金池高达一百五十万,除了现金奖项以外,更设有演唱会等舞台表演机会、同人实体专辑及音乐发行推广资源。Vsinger 希望建立“创作-消费” 链,实现从音乐IP到商业价值的转化。让优秀的创作者不仅从“用爱发电”中获得乐趣,更能获得实打实的经济回报。
洛天依所散发的光芒,也许正是年轻生命力和创造力的反光。过去十年,洛天依在一个又一个大舞台放声歌唱,她的存在本身就证明了青年群体蕴含着不可小觑的艺术潜力,以及中国技术水平的发展。
Z世代的人群靠兴趣爱好连接在一起,洛天依的存在使得每一个创作者都有机会在更大的空间展示自己的作品。而且,音乐的语言可以跨越国界,洛天依也会将中华民族对美好的向往传达到更广阔的世界。

本文由:8608 发布于衰仔网,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且注明出处:https://www.shuaizai.cn/1960.html

(0)
上一篇 2022年2月2日 下午9:11
下一篇 2022年2月2日 下午9:15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衰仔网"是个包容的平台,我们鼓励原创!请各位投稿务必:图文并茂,切勿重复投稿,稿件如有侵权请于文章底部评论说明,严厉禁止一切违规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