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卷中心的三亚民宿:一条街150家,大床房100元卖不掉

在很多人心中,退休后去大理,或海边开间民宿,是人生的终极理想。既满足了“隐退江湖,远离纷扰”的内心渴望,又可以交换来自天南海北的故事。

但现实却不是这样。

2021年底,我来到三亚网红打卡地天涯镇,成了一名民宿管家。近距离接触到很多民宿经营者后,我发现疫情之下,他们的生活全是一地鸡毛,根本没有诗和远方。

流浪工程师:开客栈破产后,他选择隐居山林

柳林是我在三亚认识的第一个人。

去年11月,失业的我在豆瓣上发了一篇长帖,吐槽生活的不如意。他给我发了一条很长的私信,说了些心灵鸡汤,还讲了自己的故事,说自己在天涯海角边租了个院子,养花种地,谁料一场火把院子烧了。

他的民宿弄得很好看,“燕归我家”的名字也吸引了我,和我名字有同一个字,我问他为啥取这个名,他打字超快,劈里啪啦一堆字,跟我解释了半天。

2022012509424267

在院子里给植物浇水的柳林

后来我才明白,这是一个活在自己理想国度的成年人。

来三亚之前,他留校当过老师,在秦皇岛做过工程师,后来自己创业,管理几十号人的团队,据说年销售额千万。他曾全国各地出差,总把深圳的华强北挂在嘴边,对那里门儿清。

但妻子突然跟他提了离婚。两人在他当老师时认识,妻子是她的学生,互生爱慕,她嫁给当时只有农村土房的他。据他讲述,随着妻子的慢慢成长,他不再能成为她的人生导师,于是二人和平分手。

婚姻的变故让他决定放弃现有的一切,换种生活来过。

七年前,柳林只身来到三亚,在天涯镇黄龙街开了一间叫做“燕归我家”的民宿。

那是2015年,他刚开始做民宿,起步早,天涯镇还没有这么多竞争对手,他家的价钱也便宜,顺利存活了下来。民宿有19间客房,从清洗床单被套、打扫客房卫生,到前台接待等所有事情,都是他一个人做。可想而知,每件事情都做得马马虎虎,因为卫生问题,几乎没有回头客。

疫情来临后,柳林的民宿无法盈利了。

2021年,他选择关门闭店。民宿关门那天,他收拾了两大卡车的东西,房子里还留下了一堆无法带走的物品,房东颇有怨言,说他“整天骑着三轮车到处捡破烂”。

去年五月,他在天涯镇村里重新租了个院子,准备重新做个主题民宿。

七月的一天晚上,他在海边跟朋友相聚,回来时发现院子里火光冲天,消防人员正在紧急灭火,所幸院子是独门独栋,没有殃及到别人。但他的所有物品,洗衣机、冰箱、电脑、U盘、现金以及身份证全都烧掉了。起火原因是一台自己动手改装的电动车。

回想起这段经历的时候,他说,自己能活着真是太幸运了。

我后来又问过他,为什么是三亚?

他说,为了等一份爱情,“我民宿是为了老板娘开的”。

网红打卡地不乏才子佳人的浪漫故事。柳林在网上相亲无数次都失败了,没有爱情也没关系,他就想成个家。他曾在交友APP上搭上了一个女人,天天老公老婆喊着,女人也来了三亚找他。

我对他唯一的女友很好奇,“后来呢?”

他说,“前女友对我下不了手”,除了牵牵手抱一抱,其它啥事也没干。

我心道确实。不说他双脚常年黝黑黝黑的,我无意中还看见过他边吃土豆边抠脚的画面,“你也得顾及一下别人的感受”,我想说的是,你把自己稍微收拾一下,话没有说完,被他打断,“我只顾及自己媳妇的感受,我不需要顾及别人”。

院子被烧光以后,他搭了个箱子继续住。

我去过那个满是杂物、还被一把火烧过的地方。所有东西,棉被枕头、电钻工具、插座插排杂七杂八全堆在一起,他晚上就枕着这一堆东西睡觉。有个老式电饭煲放在睡觉的木床边沿,他翻个身就会打翻或者踢倒电饭煲。这个地方甚至会让我想起小时候见过的猪槽。

但柳林在天涯镇的人缘很好,有人评价“这人头脑非常聪明,也是一个很善良的人,乐于助人”。天涯镇如果有人搬家,他有求必应,能立马放下手里的一切,开着电动三轮车出发。

院子失火后,柳林之前的一个同事立马联系了他,还给他转了一大笔钱。后来他才知道,这钱是早年间创业的时候,手下员工们私吞的。这个同事心里过意不去,把钱还给了他。

本文由:8608 发布于衰仔网,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且注明出处:https://www.shuaizai.cn/1813.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月25日 下午5:41
下一篇 2022年1月25日 下午5:45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衰仔网"是个包容的平台,我们鼓励原创!请各位投稿务必:图文并茂,切勿重复投稿,稿件如有侵权请于文章底部评论说明,严厉禁止一切违规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