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投资组合经得住“拷问”吗?

2022012404245924

在《纽约时报》的一篇关于Tiger 21的报道中,我们的一位成员提到“Tiger 21的魔力在于能够促进成员彼此之间的互相学习”。

这种魔力主要来源于投资组合答辩(portfolio defense,PD),这是我们最重要的一环。几乎每个月的例会都会有一个PD,我们称之为“拷问”,我们每个人每年都必须接受这样的拷问,拷问我们在经济上或生活中做出的关键抉择,这些抉择通常也受到当时个人情绪的影响。

会员通常要提前几天或几周做准备,实际的答辩通常会持续90分钟,内容不受限制,涵盖我们的股票、债券、私人投资、基金头寸和房地产,有时还包括我们的慈善活动。

除了单纯地谈论这些数字,成员们同时也会分享他们的人生目标、个人生活、家庭情况等,以及他们在保管自己的财富或处理遗产时感受到的焦虑。换句话说,这些话题将促使成员们探索财富在他们生活中更广泛的意义,以及利用财富来推动慈善、政治或家庭目标。

我做年度PD已经有18年了。然而每一次,我仍然会带着一种惶恐和好奇的心情走进房间,看看大家对我最新的报告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坦率地说,不是每个人都能应付这种赤裸裸的曝光。一位资深会员说:“有新入组的成员在答辩的前一周甚至前一天晚上因为过度焦虑而退出了小组,他们就是无法面对拷问。”

那是他们的损失。真相会让人受伤,但更会带来帮助。我记得在20世纪90年代末的一次PD上,一位成员说他把投资组合的40%分配给了生物科技股。在那间屋子里,我们没有人是生物技术方面的专家,但我们从经验中知道,专注于一个行业做被动投资会自找麻烦。在PD结束时,这个成员收到了清晰的建议:减少对生物技术的投入。

但他搁置了大家的建议。尽管他曾经在其他行业很成功,但他现在确信生物技术才是未来。不过到第二年他的下一个PD的前几周,他终于采取行动削减了生物科技股。他后来承认,他不想什么都没做就出现在大家面前。

十年前在另一个令人难忘的PD上,有位成员说他把75%的资产投资于一只基金。尽管每个人都认同该基金的收益率很高,但大家一致认为,将一半以上的资产投资于一只基金风险太大。(就我个人而言,即使只投75%这个数字的一半就已经够把我吓坏了。)该成员承认存在风险,但坚持认为不能放弃,因为回报太丰厚了。

此后不久他就退出了这个团体,他觉得这个团体给他的建议既不明智又没有用。他对从美国顶级交易员伯尼·麦道夫(Bernie Madoff)管理的基金中撤出资金的建议没有兴趣。

伯尼·麦道夫是纽约投资界的知名人物,当时我们谁都不知道他在操纵史上最大的庞氏骗局,这个骗局在2008年2月被戳穿,投资者损失了数十亿美元的资产,这位前成员损失惨重。当然还有更糟糕的事情,很多人因为迷信麦道夫,抵押了自己的住房去投资,将超过100%的净资产置于风险之中。

这位前成员的失策在于,他没有意识到,在Tiger 21,他曾经有一个“董事会”为自己服务并可以帮助自己。来自佛罗里达州南部的查理·加西亚(Charlie Garcia)是多家集团公司的主席,他就体会过成员身份的好处。

他曾经说过:“Tiger 21让我成为‘董事会主席’,会议室里还有另外14位成员,他们都在帮助我,他们在各自的行业都非常成功——从律师、银行家到对冲基金和私人创业者,并且他们还坦诚地将自己的投资、商业、个人和家庭挑战摆到了桌面上。”

每个成员都能很快学会的一件事是,无论我们多么聪明或富有,我们都有自己的盲点,一开始你可能没有发现,但在你的小组中可能会有人向你指出来。我们试图鼓励用一种委婉的方式来进行这种拷问,但即使是来自世界级投资者最善意的批评,也会让其他世界级创业者觉得自己是房间里的差生,甚至更糟。

对我自己来说,我对参加PD的焦虑来自我觉得我应该成为一个比自己实际状况更出色的投资者,毕竟我是这个团体的组织者。

当我在2013年2月底为我的PD做准备时,我觉得当年自己的表现还不错。股市再次上涨,我听从了团队的建议,聘请了一名全职投资经理,帮助我管理投资组合。我还采取了严明的纪律,这与我年轻时的风格大不相同。

我放弃了一部分资产,卖掉了一栋自己出于感情原因一直在维护的房子。我花了20%的时间来严格管理我的投资组合,我为自己取得的进步感到骄傲。我希望我的团队成员对我赞不绝口。然而,相反的情况发生了。

当我把非房地产资产加起来后,投资组合的总价值只上升了6%。当年标普500指数上涨了40%,而我的资产在这个大牛市行情里只上涨了6%。一位财富管理专家震惊地发现,我的投资组合中居然有20%的现金。我的解释是:尽管我不再继续保有现金为下一笔大宗交易做准备,但我也把现金看作是一种对冲意外灾难的工具,比如一场“黑天鹅”事件、恐怖袭击、市场崩溃或环境灾难。

我从来没有忘记,在1987年10月的股灾中,当周围的人都陷入恐慌时,我依然手握卖掉第一家公司的现金,这让我松了一口气。小组成员里一位金融家将目光投向了我投资组合中的股票,这些股票只上涨了1%。他说:“即使你把这些钱投入免税的市政债券,你也能得到更好的回报。如果你是我手下的员工,我会因为你的糟糕表现而解雇你。”我承认他是对的,从此以后我不再投资个股了。

接着,小组中我的一位老朋友指出,我答辩中的财务成功是微不足道的。“你的分数处在D到C-之间。如果你真的把20%的时间花在了管理资产上,那你的麻烦很大。这工作不适合你。”另一位曾担任华尔街一家大型投资公司副董事长的成员说,他认为我应该继续削减投资组合的头寸,从77%到40%,甚至30%。“最小的头寸占总数的2%,最大的头寸在8%左右。”

在这次持续了90分钟的PD中,我不仅听到了很多专家建议,也收获了一个重要的自我认知,这使我今天成为一个更成熟的投资者。我终于承认,在我们的组织里,我的投资水平不可能达到世界级。我的解决方案是,在成为一个总是追求极大回报的积极投资者,与成为一个一心只想守着自己的财富的消极投资者之间达成妥协。从那以后,到今天为止,这个妥协依然很让我受用。

令我欣慰的是,我手头有这么一个规模庞大、睿智的“董事会”,他们不是对我的投资组合,而是对我的幸福非常感兴趣。每当我的生活中出现关于商业、投资、慈善事业甚至家庭问题的重大决定时,我都会问自己:“在Tiger 21中,谁能给我最好的建议?”

你的盲点是什么?如果你没有答案(或者你认为自己没有答案),你就需要组建自己的董事会来帮助你评估:你在管理业务、金钱和个人生活上表现如何。正如查理·加西亚所说:“为了过上真实的生活,或者成为一个真正的领导者,你需要让你身边的人给你诚实的反馈。”

经常有朋友或熟人来找我咨询收购或创建一家公司的事情,我都会问:“你们有董事会吗?”令人震惊的是(对我来说是如此),大多数人回答说,他们甚至没有想过这一点。到目前为止,大多数情况下我都能说服这个人招募董事会成员并赋予董事会权力。每个人都有盲点,而正直、忠诚、睿智的顾问是任何创业者都应该拥有的最好的工具之一。

本文由:8608 发布于衰仔网,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且注明出处:https://www.shuaizai.cn/1790.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月24日 下午12:23
下一篇 2022年1月24日 下午12:27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衰仔网"是个包容的平台,我们鼓励原创!请各位投稿务必:图文并茂,切勿重复投稿,稿件如有侵权请于文章底部评论说明,严厉禁止一切违规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