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加,一个怎样的地方?

汤加首都努库阿洛法以北约65公里处的洪阿哈阿帕伊岛(Hunga Ha’apai)从14日上午开始火山喷发,大量火山灰、气体与水蒸气形成巨大云团。相较12月20日的最近一次喷发,此次喷发释放的能量约为上一次的7倍。连续几日,形成了大规模的爆发,多国发布海啸警报,全球多家媒体称其“比拟1000颗核弹爆炸”。汤加几乎全国“失联”,网络上新闻持续不断,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了这个本身不起眼的南太平洋岛国上。

安静的太平洋小岛,知名度远不及附近的斐济,却同样拥有原始而壮丽的自然美景,在全球新冠疫情之下将“零感染”维持了将近两年。在这个特别的时刻,让我们走近汤加,以及世界范围内地震带上的美景。

一、汤加,最先开启新一天的岛屿

大多数人其实对汤加所知甚少,它常常位列那些由于海平面上升而面临淹没危机的南太平国家的报道之中。在这些新闻之外,汤加实际上岛屿众多,领海广大,拥有别具特色的文化和令人向往的生活节奏。

汤加群岛,位于太平洋西南部,它也是世界上最先开始新一天的国家之一。在汤加,年平均温度保持在23°C,且干湿季分明,好过了大部分亚洲的海岛国家,没有了夏天的黏糊糊,原因是热带草原气候和热带雨林气候分布在南北部的共同作用。汤加还是世界公认的“零污染”地区之一,有天然氧吧之称。

蓝天、碧海、白沙、礁石、椰林是我们大部分人对美丽岛国景观的印象,汤加除了自然地理的优越,还有着悠久的历史。

2022011905341543

汤加小岛瓦瓦乌的洁白沙滩。©John W Banagan/Getty Images

1845年,汤加王国由多个岛屿联合而成。1875年,行君主立宪制至今。1900年,成为了英国的保护国,直至1970年6月4日,独立,并成为英联邦成员和联合国第188个成员国。它曾是太平洋岛国地区唯一的君主制国家,这里的人们大抵以农业、渔业和旅游业为主,工业不发达,生产力和经济发展严重依赖外援。相对于21世界的世界经济来说,可以将它放在原始经济的梯队之中。

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也正因为是国情和历史的积淀,加之世袭的国王把土地分给贵族,贵族们再分租给平民,这样淳朴的社会构成,造就了汤加当地人文特色。

汤加在约2500年前迎来了波利尼西亚原住民,曾是南太平洋极具军事实力的海洋帝国。其历史和中国还有着密切的关系,据史料记载,第一批移民也包括中国人。大概受唐朝的影响,汤加当地人长久的以胖为美,但是不论男女,他们的行动一点都不愚笨。根据一些已发表的调查,汤加是世界上肥胖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当地原住民“健硕”的身材,和波利尼西亚人的基因以及当地食物结构。这种身材,也在外形上给予了汤加人和蔼友好的印象,吸引着来自全球各地的游客。

每年7~10月,南半球的冬季,汤加的蓝色海洋还会迎来另一群特殊的客人——约有700~1000头座头鲸会长途跋涉,来到这个温暖的热带岛国,在附近海域繁衍后代,哺育幼鲸,上演一年一度的群雄角力、异性追逐和母子亲情,成为了汤加另一个独具特色的景观。对于大批摄影爱好者来说,汤加王国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堪称一个“幸福的国度”。

二、一场源自海底的灾难

此次汤加火山爆发,准确来说是指“洪阿哈阿帕伊岛”火山的爆发,洪阿哈阿帕伊岛由Hunga-Ha’apai 和 Hunga-Tonga两座无人居住的小岛组成,也是高度活跃的汤加-克马德克群岛火山弧的一部分。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名誉教授Richard Arculus称,理论上此次喷发的本身是一个海底火山,而火山口是在水面上的。所以从卫星探测结果上看,火山灰冲高至约28千米的高空,爆发而上的蘑菇云清晰可见。

其实,在过去的几十年里,Hunga-Tonga-Hunga-Ha’apai 火山经常喷发,分别在09、14、15年,岩浆和蒸汽的热射流都在海浪中爆炸,但与此次事件相比,这些喷发规模相形见绌,影响较小。

火山爆发的原因和地震一样,是由于板块运动。太平洋板块和印度洋板块相互挤压与碰撞引起的,软流层岩浆相互对流使两侧板块发生平移分离运动,于是在板块缝隙最薄弱的地方爆发,直至冲出海面,在与冷海水接触的过程中,爆炸将岩浆撕裂,将新鲜的热内表面岩浆碎片暴露在水中,然后爆炸重复。

人类历史上也不止一次有过这种毁灭级的火山大爆发。全球约有1350座潜在的活火山,其中约有 500 座在历史上曾喷发过,大多数也都位于环太平洋沿岸。但种种迹象说明,汤加火山口已苏醒,喷发活跃期可持续数周甚至数年,还有爆发的可能性。就目前而言,影响还无法预计,所以我们在网络上能看到,陆续有火山学家把这次喷发称为“21世纪至今最剧烈的火山喷发,可能是30年来最大的一次火山爆发。”

此次汤加火山爆发,直接使位于火山喷发以南65公里的首都努库阿洛法被火山灰持续笼罩。由于火山灰的导电性和腐蚀性可以使露天架设的电线短路,汤加王国如今几乎“失联”,增加了救援的难度。并且,引发的地震达到了里氏5.8级,罕见地也引起了次生灾难海啸,使得太平洋沿岸的国家,如日本、美国、加拿大、新西兰、斐济、萨摩亚、瓦努阿图、澳大利亚和智利都纷纷响起了海啸预警。

目前,爆发还有许多影响持续,成为了世界关注的话题。超级火山喷发的威力非常大,导致大量的火山灰涌入到了平流层,火山灰中的二氧化硫等会在这里反射阳光,导致进入到地球表面的阳光减少,造成全球大降温。

许多人最关心的就是气候问题,1815年坦博拉火山和1991年皮纳图博火山爆发就是前车之鉴,最明显的影响就是全球温度降低,加上正受拉尼娜现象影响,未来一年的全球气温变化值得关注。另一个担心,就是火山中大量的硫化物对人们生活的影响,形成酸雨会威胁当地的植被,影响农作物最终影响农业生产和食物,或是感染人和动物呼吸道,影响空气和水源。

彼时1816年,被困与室内的文人艺术家们,不得不以互相发起创作挑战来激励人们——玛丽·雪莱在此写下了《科学怪人》,拜伦以《黑暗》描述了一个太阳熄灭的世界。空气中的火山碎屑给欧洲带来了多彩的晚霞,这一奇观在画家特纳的的“日落系列”中流传后世……

虽然有着那么多的担心和顾虑,但是就目前气象和地质研究专家的推测,本次汤加的火山活动从2021年12月底开始,目前还处于活跃状态,后续是否还会有更大规模的爆发,还需要进一步监测。总体而言,多项检测数据显示,距离可以对全球气候有所影响,还有非常大的差距。因此,如果这个火山后期没有更大规模的喷发,我们可以判断,此次火山活动暂无可能影响全球温度。

三、火山,就在我们的生活不远处

虽然我国与汤加物理距离遥远,“攻击”不可能波及到我国,但不排除之后的气流影响,多少会遭到波及。据专家描述,可能会影响到我国沿海城市,但大概率只是降温,不会出现重大的气象灾害。

纵观历史,大型火山爆发对人们的生活带来了诸多影响。比如1815年印度尼西亚松巴哇岛北岸的休眠火山坦博拉火山爆发,山顶被削去大部分,直接让第二年成为了“无夏之年”,英国夏季的气温更是因此下降了3度,VEI指数达到了7级(VEI:火山爆发指数,表示火山爆发的强烈程度,以喷出物体积、火山云和定性观测来量度。一般VEI数值越大,就代表爆发程度越强);1991年菲律宾皮纳图博火山爆发,向地球平流层喷射了2千万吨二氧化硫,减少了地球10%的阳光,使得地球进入了两年的火山冬天,国际气象数据统计,全球平均气温因此下降了0.5°C,VEI指数为6级。

汤加火山带就处于环太平洋火山带上,同处于这个火山带的著名火山还有富士山、长白山和中爪哇默拉皮火山。火山离我们的生活其实并不远。在中国的土地上,分布着数千座或者古老或者年轻的火山。在我们的视线之外,默默构建起众多熟悉又陌生的风景。

长白山天池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火山湖,周围火山口壁陡峭,并形成十几座环状山山峰。©小红书:尚柯旅行

6500万年以来,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作在中国大地一再上演,留下了许多火山及熔岩地貌。时至今日,上千座火山仍矗立在我们身边。它们和周围的植被、水域,常常构成极具特殊几何美感的油画,或高大威猛,或矮小低调,或色彩斑斓,或凛冽冰冷,但最终都融进大地的轮廓。

1720的黑龙江讷谟尔河支流白河的上游,大地裂开了一条口子,“像火一样燃烧”的熔岩从地下涌出。火山锥拔地而起,熔岩流四散流淌,直至阻塞河道,形成了五个堰塞湖——著名的五大连池就此诞生。

在中国其他地方,更丰富的降水和植被,则使火山锥和熔岩平原更加精彩。

内蒙古草原的火山被绿茵轻轻覆盖、温暖潮湿南国的火山被热带丛林披以永恒的绿装。植被改变着火山地貌的外观,水则为它们带来了灵魂。流水对熔岩平原的切割覆盖在其他岩石上,像是盖上了深色石板。

沿海地区的熔岩台地和火山锥也常被海水淹没,形成岛屿,各种内部结构被海浪暴露无遗。而在南海海底,海南和广东的雷琼火山群从海底产生,在海面附近长出珊瑚礁,形成守卫万里海疆的珊瑚砂岛。

在中国台湾东北部的琉球海沟,菲律宾海板块向欧亚板块俯冲,影响着大屯、基隆和龟山岛火山群。在南部的马尼拉海沟,南海的海底曾经向菲律宾海板块俯冲,产生了一连串火山岛。其中绿岛和兰屿依然漂在海上,“奇美岛”“月眉岛”“成广澳岛”“都兰岛”则已撞上我国台湾东部,变成台东海岸山脉的一系列山峰。

 

在人类文明时代,中国火山活动程度相对较低,特大规模的喷发次数较少,造成的危害损失较小。虽然我国处于两大地震带之间,但国内大部分地区远离板块薄弱地带,我国多数火山都处于长期休眠熄灭的状态,因此中国境内在地壳运动方面呈现出“地震剧烈、火山微弱”的特点。

不过,近几十年来,地壳运动频繁,世界专家都对中国的休眠火山持以仍不排除有再次爆发可能性的态度。包括最近网络上许多人也在担心,环太平洋火山带的富士山、长白山、黄石火山和中爪哇默拉皮火山等都有爆发的可能性,许多专家还戏称,这些火山何时喷发都“不足为奇”。

活跃在人间的火山,在向全世界不断散布灾难与死亡。人们畏惧喷发的火山,畏惧火红的熔岩,畏惧漫天的灰云,这样的畏惧不无道理。火山是现代人身边的炸弹,但在其爆炸之前,人们在火山周围的广袤草原上放牧,在火山脚下的富饶森林中砍伐捕猎,在火山周围的肥沃原野上耕种居住,在火山的锥体里开采矿产,甚至在火山口修起建筑,这是人类更愿意习惯大自然的沉默不语和慷慨馈赠。

在不远的未来,我们或许更应该对所有的自然活动展开全面监控,用科学的力量,守护生活在这颗蓝色星球的人们。自然环境的巨变不能避免,只有对它们抱以敬畏之心,发挥充分的人类能动性去认知,才能将陌生变成熟悉,才能适应生存法则,才能重回蓝色伊甸园。

本文由:8608 发布于衰仔网,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且注明出处:https://www.shuaizai.cn/1692.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月19日 下午1:32
下一篇 2022年1月19日 下午1:37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衰仔网"是个包容的平台,我们鼓励原创!请各位投稿务必:图文并茂,切勿重复投稿,稿件如有侵权请于文章底部评论说明,严厉禁止一切违规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