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辟新市场!网易云盯上了安卓手表

不知不觉,智能手表已经开始普及了起来,成为许多用户的必备电子设备。在多届苹果发布会上,每当讲到新款Apple Watch时,库克经常会拿传统机械手表来做比较,赞美Apple Watch功能上的创新和销量上获得的成功。
反映到软件生态上,越来越多厂商开始为智能手表做单独的软件适配,不肯放过这块离用户最近的小屏幕。近日,企查查显示,网易云音乐软件(Android版手表端)获得登记批准,批准日期为2022年1月10日。该版本网易云针对的是使用安卓系统的手表,而非谷歌面向智能手表开发的Wear OS。
2022011604542325

积极为新平台做软件适配的网易云,或许是想借着智能手表发展的东风,提升用户粘性和平台的多渠道影响力。
现阶段,智能手表主要有两大阵营,分别是以苹果watchOS和谷歌Wear OS为代表的智能系统,以及RTOS类的“轻”智能系统。后者因为受平台性能限制,虽说具有功耗低和续航长等优点,但能够安装的第三方软件比较有限,被部分网友称为“大号手环系统”。
安卓(Android)类智能手表就比较特殊了,可能是受RTOS性能问题和Wear OS系统底层限制的影响,部分安卓手机厂商根据安卓系统的开源特性,选择基于安卓底层魔改出一套具有自己特色的智能手表系统,OPPO的ColorOS Watch和魅族的Flyme for Watch就是采用该方案。
其次,因为是魔改系统,安卓手表系统需要第三方软件厂商配合,根据平台新特性调整功能和UI界面,若不然有的安卓软件虽也能安装,但软件的界面会等比例缩小或乱跳,使用体验差还比较耗电。OPPO和魅族的安卓智能手表此前早已上架了网易云,但可能是根据厂商需求推出的单独适配版,而此次获登记的网易云安卓手表端更像是“大众版”,面向其他安卓手表。
以市场数据来看,安卓手表系统具有明显的“灰色”特性。Counterpoint去年第三季度的数据显示,智能手表系统的CR3率为44.9%(前三名的市占率),余下的系统市占率都在个位数,还有许多不知名的系统被统计到了“Other”里,其中就包括经过魔改难以被识别的安卓手表系统。
笔者在电商平台查询后发现,不少不太知名的智能手表厂商都使用安卓手表系统。一方面安卓系统自由调整度高、第三方软件丰富,厂商可以靠多软件噱头吸引用户(其实是手机版软件),如下图这款可直接刷抖音的智能手表,只要用户不在意屏幕小,还可以直接运行王者荣耀等游戏。
另一方面,安卓手表的平台配套成本低,用了安卓以后不需要专门配更贵的手表处理器,如骁龙Wear 4100(四核A53),厂商可以套用成本更低、性能更强的联发科八核手机SoC,用户甚至可以放实体SIM卡当手机使用。
所以,网易云推出安卓手表版软件,瞄准的是这块看似不起眼但市场潜力可能较大的特殊市场。对于这类小厂推出的安卓手表,部分厂商是“管生不管养”,手表系统出厂即断更,软件体验依赖第三方软件厂商适配和优化。可能对于网易云来说,腾讯系音乐三强的市场表现过于强势(QQ音乐、酷狗和酷我),网易云主动开辟安卓手表市场没准能吸引部分用户,增加平台新用户的获客渠道。
所谓硬件是软件的物质基础,而在智能手表这个圈子里,系统也是限制第三方软件发展的一大关键要素。不过,不少智能手表的厂商们正在切换赛道,奔向功能限制更少的智能手表系统。
随着苹果Apple Watch的发布,智能手表已成为手机厂商们较量的新战场,主流手机厂商都推出了自己的智能手表产品,少则一款多则数款,覆盖不同价位段。其中,智能手表的一大发展趋势是产品智能程度在不断提高,减少对手机的依赖。
除了前文提到的安卓智能手表,部分手表正在告别轻智能系统。华为的部分手表产品正从LiteOS升级到HarmonyOS,在新的系统框架下,软件的功能性得到一定程度提升,并且系统内置了软件市场,许多用户都在网上称赞新系统的升级。
而三星去年的手表旗舰Galaxy Watch 4,放弃自家的Tizen转向功能更全、软件生态更丰富的WearOS。华为和三星的转变,说明以往的那个较分散的手表操作系统局面将得到改变,厂商们要么拥抱谷歌、要么提升自研系统的智能化能力,或是直接魔改安卓,各家走的路线稍有不同但核心都是提升手表的智能化。
在软件层面,智能手表产品独立性的提升,使得第三方软件厂商能推出功能更全的手表软件。以一些搭载RTOS系统的智能手表为例,其所用的网易云音乐功能较少,在听歌时更像是一个切歌控制器,而一些“真”智能手表上的网易云不仅可以听歌识曲,还能通过手表在线搜索歌曲,听歌时可以完全不依赖手机。
eSIM的到来也在加速智能手表生态的变革。eSIM与智能手表的组合,让其更像是一款超小屏智能手机,有一定脱离智能手机的能力。而面向安卓手表开发的新版网易云,大概率也是一款强调手表端独立运行的软件。
笔者认为,智能手表会朝着智能化和独立化方向发展,成为用户的“边缘型”计算设备。在未来的虚拟现实场景中,便携性更强的智能手表可能会是AR眼镜等随身设备的辅助算力中心。比较尴尬的是,现阶段受电池技术和硬件体积的限制,厂商为了续航需要对手表功能做出一定的取舍,但这只是暂时的。
可穿戴设备的发展历程和智能手机类似,销量和市场渗透率都是随着平台算力和功能的进步而提升。随着更多的智能手表告别轻智能系统,也让第三方软件厂商看到了智能手表软硬件生态发展的曙光。
对于软件厂商来说,以前要考虑平台的发展框架与性能限制,使得许多软件功能被迫剔除,仅能保留部分基础服务,让软件体验变得非常鸡肋,就像是以前功能机所用的软件一样,而以后的软件框架限制要少一些。类似于酷我音乐的OPPO Watch版本,在搜索、歌单和听歌识曲之外,增加了歌曲排行榜功能,便于用户脱离手机直接按市场热度找歌。
音乐软件只是智能手表生态中的一部分,其他类型的软件完全可以借助新的系统拓展自己的场景服务能力。
往大的方向说,很多新科技多具有“近身与无感”的特点,科技的进步会让越小的设备突破物理限制,依靠传感器提供新的交互场景。智能手表与AR眼镜的组合,或能替代手机,成为新的便携计算设备,新的交互需要新的软件设计,二维软件也会三维化,到那时再回看现在智能手表里那些功能较少的软件时,就和我们看以前代码界面差不多。

本文由:8608 发布于衰仔网,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且注明出处:https://www.shuaizai.cn/1582.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月16日 下午12:53
下一篇 2022年1月16日 下午1:05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衰仔网"是个包容的平台,我们鼓励原创!请各位投稿务必:图文并茂,切勿重复投稿,稿件如有侵权请于文章底部评论说明,严厉禁止一切违规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