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三个在义乌不太开心的年轻人

护照本的边缘开始泛黄,大使馆的门口开始罗雀,旅行社的出境游窗口开始落灰。世界在震荡,震得我们看世界的好奇心,蠢蠢欲动。

出不了国门,于是我们在国内看世界。但这一次,我们不想去冠有“小京都”、“小镰仓”名号的一众微缩景观,也不想去 Costco 门口假装自己在 LA 晒日光浴——我们很难从这些精致唯美的网红之地,看到真实的日本和加利福尼亚,看到真实的世界。

看不到世界,我们决定先看看世界小商品之都——义乌。

关于义乌、尤其是义乌小商品城的消息你已经读得足够多——这里是世界小商品中心、“拜物教的圣地”,有神秘的作为世界动态观察指标的“义乌指数”……无需再纯谈义乌小商品、商贸城带来的猎奇冲击。义乌带给我们的思考已超“猎奇”“趣味”范畴。更多的,是关于全球化、直播产业、消费世界的思考与启示。

路在何方?这次的路,通往义乌,看看小商品商人阿凯、“脚部”主播红红、精神年轻人烧酒——这三人的故事。像越过顶层的奶泡、抵达下层的酸苦,越过世界的繁荣泡沫,这些青年人在欢喜泡沫之下、踏上其他的路,没有地图,只有迷茫。或许也是你正在走的路。

1. 义乌不过圣诞节

在义乌国际商贸城开圣诞用品店的阿凯这两年有点不开心。

2020 年,疫情的洪水淹掉了“义乌”和“国际”之间建立多年的跨洋大桥,他经商多年自学的多国语言突然失去了用武之途,他用第三世界的阿拉伯语和乌尔都语给自己的国际友人送上的圣诞问候大多没收到回复。圣诞树、跑马灯、铃儿响叮当营造的节日氛围仅存于他所在的商贸城一区 2 门 3 楼 4 街 7456 号店铺的陈列中。那些天来,他重复地做着同一个梦。

梦里,圣诞老人得新冠死了。

阿凯的事业也曾经和这座商贸城一起辉煌过。这些年来,义乌国际商贸城凭借占总交易量七成的外贸被称为“世界超市”,每年,有 50 万人次的外商在这个有 18 个鸟巢体育场大小的超市进进出出,把商品销往全球 210 多个国家——这么说吧,如果在每个店铺逛一分钟,一天逛八小时,一个人需要逛 2-3 个月才能逛完这家超市。

其中,世界上 80% 的圣诞用品都来自于义乌,这亮眼的数据鼓舞了他。他秉承着“中国人不骗中国人”的企业精神,闷头闯进了国际贸易市场。他在世界各地种出一片片圣诞树森林,还顺便偷走了外国客户的蚂蚁森林能量。非常的绿色生活。

被鼓舞到的还有塞尔维亚导演马拉登。2017 年,他在义乌被这一派繁荣的景象触动,拍了一部纪录片,叫做《圣诞快乐,义乌》,记录下了许多阿凯式的人物——在工厂做圣诞用品的工人,开着小规模工厂的实干型小老板。值得一提的是,这部纪录片还获得了第 26 届萨拉热窝电影节最佳纪录片奖——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线在萨拉热窝被点燃,义乌蜚声世界的进程也在萨拉热窝被推向小高潮。

2022011413424079

义乌不过圣诞节,但塞尔维亚导演还是祝福义乌圣诞快乐。图源:百度百科

本来 2021 年情况是有所好转的。疫情退至小范围内阶段性发生,国际友人们通过群体性免疫和集体性摆烂战胜了疫情,重新燃起了在圣诞节进行末日狂欢的热情。阿凯一年前发出去的圣诞祝福在时隔一年后重新得到回复。他撸起袖子正准备把未读消息一一回复,一条不起眼的新闻推送让他感到一阵寒意,又把袖子撸了回去。

“重型货船在苏伊士运河新航道搁浅,造成航道阻塞,每小时造成经济损失4亿美元。”

这条新闻意味着运输成本即将迅猛上涨,本就微薄的利润空间将会被进一步挤压。阿凯这两年一直在等待,去年他在等疫情过去,今年他在等苏伊士运河复通,阿凯本以为自己是市场嗅觉敏锐的神奇动物嗅嗅,等着等着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和其他在风口上短暂上天的猪,没有什么区别。

他深夜失眠睡不着觉,发了条朋友圈:“堵住苏伊士运河的一粒沙,落在普通人身上,就是一座山。”

我们十年前的宣言“世界在下沉,我们在狂欢”突然在疫情时代一语成谶,但当世界真的下沉了,阿凯根本没心情狂欢。他整日坐在没人到访的店铺里刷手机,朋友圈里刷到的全是友商们的负能量,短视频平台上循环播放的十大网络热歌也没让他逐渐凉了的心热起来。

下午五点,正在贯彻落实限电政策的商贸城城管催促他关门下班,他息掉手机屏幕,穿上羽绒服走入从室外温度和市场环境来看,都极寒无比的双重严冬之中。

2. 脚部主播上头了

在北下朱做主播的红红最近有点不开心。

红红想红很久了,但主播间长期以来只有稀稀拉拉的十几个人,每次看到新的观众进入直播间,她都会说一句:“欢迎 AA 小额贷李经理……”

“进入直播间”几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完,对方就离开了直播间。

失落只是一闪而过,红红还是对主播这个职业挺喜欢的。至少,每天还有十几个人陌生人听她碎碎念,任她释放自己无处安放的表达欲——有机会倾诉、也有人倾听,这在自己曾经的摊贩、厂妹、滴滴司机、家庭主妇等一系列生涯中,非常难得。

或许是机会总是青睐虽然没准备好但一直在准备的人,或许是上帝睡前刷手机聆听到了她的碎碎念,她的直播间曾在圣诞前夕上过一次热门——她带货的那款圣诞套装突然大卖。那天,她依然来不及说出“欢迎  XXX 进入直播间”,但这次是因为,进入直播间的人太多,她说不过来了——社交平台上某网红发布的圣诞主题写真就像蝴蝶轻轻扇动的翅膀,给北下朱这个直播间带来了一阵风,风中,有一股崭新人民币的油墨味。

红红在那天爆单后便再也无法接受十几个观众的直播热度,她开始苦苦找寻下一个爆款的机会。她在笔记本上记下“社交裂变、社群运营、矩阵传播”等压根不知道意思是什么的词汇,在“北下朱未来网红五群”中疯狂分享自己的直播间 ID “1415926”——可惜,无论互联网上各路花枝招展的蝴蝶怎样扑棱翅膀,那阵风都再也没刮到她的直播间。

本文由:8608 发布于衰仔网,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且注明出处:https://www.shuaizai.cn/1559.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月14日 下午9:41
下一篇 2022年1月14日 下午9:45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衰仔网公告:货源类文章请发布到"优物货源网”,违规发布的账号文章拉黑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