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达西的淘书乐事

书友范达西(孔网店铺:古蔡书店是活跃在动态的优秀作者,平淡的日常在他的笔下总是妙趣横生。字里行间有生活的琐碎和无奈,但更多的是热爱与从容,以及心平气和地面对一切的态度。我们选取了范达西的3篇动态,邀各位共读。

记一次问心无愧的代购

我在孔网开店六年来,书卖得不多,与代购打交道的次数却不少。

时间长了,次数多了,像我这样的笨人也逐渐摸清了代购的套路。

做为一个卖家,当然我也是有诸多机会做代购的。买家在我这下单购买的书,由于我的书严格遵循越卖越多的孔网定律,书堆如山,书多成患,造成有个别订单的书短时间内无法找到,连续两个晚上找不到后,我都会给买家真诚道歉,解释原因,恳请他申请退款,取消订单,以免耽误人家的宝贵时间。

我也偶尔想过从别家买一本直接发给客户,有的售价加上运费合起来甚至比我的还便宜。但我想,人家既然惠顾我的小店,一定是出于对我的信任,我再转手他人心中有愧,即使别的卖家这本书标注的品相高于我的,我也没有付诸过行动。总而言之,实在不愿辜负买家对古蔡书店的这份信任。

就是抱着这样的心理,我从来没有做过代购,但前天我不免做了书贩生涯的第一次代购,为此絮叨几句。

两个月前,我整理旧书时,发现其中一本二十多年前出版的小文集,是该书作者的签赠本。正巧我和这位作者同在一个微信群里,而这个微信群群主是我的高中同学,如今的某大学教授杨教授组建的小范围老乡同学交流群,我忝列其中,自知一个粗俗汉子,从未敢言语半句。

我在这个群里经常看见这本小书的作者,专家学者赵老师的精彩分享和互动。赵老师不和我们是老乡,但与杨教授是好友。

我主动添加了赵老师,把这本他赠给别人的小书拍照于他,并表示如果他有兴趣,可以物归书主。赵老师很快回复并与我细聊,他客气地称我为蔡教授,我汗颜,不,不,不。我只是一个没有上过大学的没有正式工作的没有读过几本书的边缘小人物,范达西而已。

我极力向辛勤耕耘、硕果累累的赵老师推荐孔网,介绍孔网是性价比最高的专业二手书网站,是全球种类最多的中文书交易平台。

他坦诚他不会网购,让我帮他查查他的部分著作在孔网的售价。从这此后,赵老师经常向我分享他发表在报刊上的最新文章。

前天,他发来一本书图,委托我给他在网上买一本这书,他告知书的定价是69元。我随后在孔网搜索的未拆封新书最低售价是19元,加上快递费用是29元。于是我给赵老师发来一条消息:孔夫子旧书网购,加上快递29元。

也许我描述的不够准确,让他理解成69元加上快递费用29元等于98元。他很快回复:69+29=98元,接着发来一个红包。我没有点开,红包的金额只能点开才能看到,我猜发的是98元。我忙说明白,总共是29元。他马上又发来一个红包,我收下了这一次的29元,并把交易截图发给了他。

今天早上他已经收到,并把与他所发书图一模一样的书拍照于我,还发了两个字:好!好!一个表情:[抱拳]。

我回复:您满意就好。末了我还不忘继续为孔网宣传,为孔网叫好,又给赵老师发一条:您想不到吧,孔网卖19元,加上快递费用10元,总共29元就送到家。孔网厉害吧?

赵老师直言:难以想象。

风雨无阻的动态打卡

也许是作为后进生的我却偏偏风雨无阻坚持每天都在动态这个大课堂报个到的缘故,混个脸熟的我时不时会收到一些书友给我发来的各种各样的消息。

有同是强直性脊柱炎的患者,与我交流的。我尽可能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了他,坚持适度锻炼,不要负重、不要受累、不要受凉等注意事项交代得清清楚楚,最后我反复强调的就是一定要心态好,乐观向上,这种没有生命危险的病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用泰戈尔的一句诗自勉就是:世界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

还有书友不明白,在买书过程中因为卖家说没货,无奈之下申请退款时,卖家为什么却要求退款原因改为“与卖家协商一致”?我自己做为买家偶尔申请退款时也遇到过卖家这样的要求,我理解为是卖家可能担心影响信誉积分。我也不知道我的回答对不对?这里同问知情者这个问题,到底正确的原因是怎样的?

还有书友让我代卖他的几本书,我建议他自己卖,因为孔网每一个人都可以免费开通自己的书摊,又方便又简单,如此条件何乐而不为呢?

有书友误认为我是专业代购的,帮他代购某本书。我只是一个没有任何能力和一点门路的业余书贩,他都找不到的书,我哪有什么本事找得到?我们共同处在同一种网络环境中,我们有着共同的阳光、空气和水。

有书友问我为什么明明是正规出版社出版的一些正版书却不能上架?我说没必要较真,更没必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在哪里就遵守、尊重哪里的规则和要求。时间和精力是最宝贵的,做好自己份内的事就好。

还有书友让我帮忙看看他拍卖中的书还有上涨空间吗?我是一个后进生,需要我学习的地方太多太多了。我没有拍卖经验,只能实话实说。

有问我有进货源头吗?我的回答是多跑废品回收站,目前已知书最便宜的地方,但现在的问题是废品站离城区越来越远,即使花时间跑过去,多半也是徒劳无功。我给他的经验还有向熟悉的政府部门工作人员打招呼,也许会白白得到一些品相全新的书。

还有书友问我踢不踢足球?我没有深究他这个奇怪的问题。扪心自问,我甚至都愿意用我现有的一切换取能够像风一样自由奔跑的一天。我不知情的书友,您的一句问话让我美好想象了好久。谢谢您,真好啊,想象。

淘书之路,吾道不孤

我在手机微信上刷一个书友群,看到一书友吐槽“为了买书,受了家人不少奚落!”有无数次深刻惨痛体会的我正想踊跃发言,这边有人已经很快支招:先放车上,夜半提书上书架。

这是趁着夜深人静瞒天过海啊,我暂停发言,脑补这个场景立马很有谍战剧画面感。

接着有书友发出握手的表情图,感同身受地与之视为心照不宣的“同志”。

这样的话题很容易在同好中引起共鸣。另一位书友随即分享出自己的经验:买一大箱书放单位,然后蚂蚁搬家,每天放两三本在包里带回去。

众人纷纷浮出水面,“一般都是推托帮人带的”, “一般买了先放单位,悄悄拿回家”,还有书友反映“多次看到淘书人在书摊被家人训斥,气都不敢喘”,“你再买书,把家里的书称掉。”

2022011413392689

范达西的部分藏书

看到这一幕,范达西我心虚地只想背后拉拉他的衣衫,压低声音问他一句:兄弟,你是不是说我呢?我家那位王上就经常威胁我,如果再见我买一次,就要把我的书统统称称卖破烂。

有人不知是安慰自己还是安慰别人,输入一句:骂着骂着就习惯了。还有书友诉苦:家人买菜都想着省钱,可这买书,手一松,就是几百出去了。回家吃饭也不太好意思……

更有一位书友,找出两年前的一篇旧文发出来,以示回应:家人有意见了,买买买,这么多书,往哪里堆,每天还继续买,读书时不好好读,到几十岁了才(想起)读书。

火山爆发了,有天晚上,提着一大袋从书城买到的书,刚踏进家门口,家人的话犹如连珠炮,滔滔不绝说个不停。最后下通碟,如果再买书,买多少就扔垃圾桶。

家人有家人的老主意,作者自有作者的千条计。一计不成,再生一计。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生命不息,购书不止;购书不止,战斗不息。继假借亲戚名义寄过来书委托作者转送他人,文件袋装书不久露马脚这两计外,“终于又想了一个办法”,每次回来把书别在身上,家人只看他的手,没注意鼓起的身上。

我读之不禁莞尔,看来吾道不孤,让我更有信心行走在淘书的路上,让我更有谋略与我家王上斗争到底。

我明白我最应该做的是不蒸馒头争口气,加把劲努努力,争取多淘好书多挣钱,挣钱才有话语权,有话语权才能一鼓作气把我家王上策反成功,最终把她结结实实与我绑在一起,与我一道披荆斩棘。

本文由:8608 发布于衰仔网,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且注明出处:https://www.shuaizai.cn/1556.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月14日 下午9:38
下一篇 2022年1月14日 下午9:41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衰仔网"是个包容的平台,我们鼓励原创!请各位投稿务必:图文并茂,切勿重复投稿,稿件如有侵权请于文章底部评论说明,严厉禁止一切违规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