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电网出场,板凳球员拼了

寒冬中的川西高原早就铺上了厚厚的一层雪,地广人稀的阿坝州被衬得更加辽阔。

 

由于各个县份之间相隔距离远,变电站供电半径非常大,恶劣的气候常常造成阿坝电网的县际线路受损,尤其在极端条件下,安全供电令当地政府很头疼。

 

为了破解电力难题,国网阿坝供电公司在小金、茂县、壤塘陆续开始试点“光伏+储能”微电网建设项目。

 

这是西南少数民族地区探索符合高原特点的新型电力系统,进行能源转型的一次尝试。

 

微电网,顾名思义就是电网的微型化,更粗暴直白的说就是“新能源+储能”。

 

它是集风、光、储等多种分布式能源于一体,通过大数据监控分析,分配用电和调峰调频的系统单元。主要给偏远岛屿或山区供电,并作为大电网提升抗灾能力的plan B。

这并非是“双碳”背景下兴起的新概念。

早在2000年初,欧美国家就提出相关构想,但当时中国不允许电网以外的资本投建配电设施,因此没有适合微电网发育的环境,直到近几年国内电力体制改革,微电网才逐渐有了成长的土壤。

2021年12月,年末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新增可再生能源和原料用能不纳入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创造条件尽早实现能耗“双控”向碳排放总量和强度“双控”转变…不产生碳排放的能源消费不计入能耗总量控制。

 

对此,中创碳投研究员向虎嗅解读表示,该政策将显著利好绿电交易与可再生能源利用,未来政府端和企业端都有充足动力推广风电、光伏等分布式新能源,来降低高碳能耗,特别是于已经纳入或者即将纳入碳市场的行业尤甚。

而微电网也将在市场化电价下实现直接收益,助推能源革命。

 

特殊区域,性价比首选

 

相比传统的集中式能源系统,分布式能源微电网不需要进行远距离高压输电,尤其在荒僻的特殊区域,能大幅节省输配电的建设投资和运营费用。

 

承建川藏铁路微电网项目的成都特隆美储能技术有限公司告诉虎嗅,当前微电网主要分两种,一种是并网型,与大电网相连,多在城市内部用于保电;一种是离网型,更独立自治,常用于偏远缺电地区。

 

以川藏铁路举例,作为世界铁路史上条件最复杂的工程,沿途会面临地震、冻土、雪崩、地热、暗河等多种艰险地况,对配电设备的性能要求非常高,普通规格几乎无法满足,过度使用化石燃料又会产生废水和废气伤害本就脆弱的生态。

 

业主考虑到高原藏区拥有丰富的太阳能和风能资源,于是选择在工区屋顶铺设光伏板,空余地面安装风机和箱式储能,整体构成“光伏+风能+储能+热力”的微电网系统,自发生产绿电并就近消纳。

 

2022010814171369

川藏铁路微电网项目

微电网不仅为工程提供了充足电力支持,避免因电力不稳造成的额外经济损失,还顺带在建设期内节省了电费开支。

同理一些偏远的小海岛,比如已建成的山东长岛微电网、广东担杆岛微电网、江苏开山岛微电网,由于最大负荷有限、输送距离远、岛屿面积狭小,专门铺设海缆需要在技术和经济上付出更昂贵的代价。

因此,微电网自然成了特殊地形区域的性价比首选。

电价改革,套利有甜头

 

虽说微电网的理论逻辑是闭环的,但用户端最看重的还是经济效益。任何天花乱坠都不敌企业主有利可图,这也是影响推广的关键。

 

眼下,峰谷价差套利是主要的商业模式。

 

在电价高昂的欧洲,峰谷差能到2-3倍,很多人会在家中安装微电网系统,低谷充电,高峰放电。而中国电价便宜,部分省份的峰谷差异连0.5元/千瓦时都不到,过去新能源发电成本高,算上建设投入和设备采购,工厂根本打不平账,更别提家用。

家用储能龙头上市公司派能科技(688063)财报显示,其海外收入贡献占比达85%,从中可窥见中外差异。

 

不过,情况正在变化。2021年10月,国家发改委印发《关于进一步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的通知》,明确要扩大市场交易电价的上下浮动范围,其中,高耗能企业市场交易电价不受上浮20%限制。

 

这对用电大户无疑是一记重锤,但积极来看,电价不设上限会刺激高能耗企业绞尽脑汁降本增效,办法之一便是启用微电网,削峰填谷。

本文由作者:8608 原创发布于衰仔网,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且注明出处:https://www.shuaizai.cn/142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