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在阿勒泰,滑雪爱好者开始搞事业

阿勒泰是全国有名的雪场,每年的雪季都会有滑雪爱好者从各地涌来。雪季结束后,有的人走了,也有人留了下来。我们采访了从四川来的赚钱杂家林百能、经营着自己滑雪俱乐部的广东人艾文、本来只是找个地方过年,但却做起客栈生意的江西人钟志伟、辞掉国企工作,回到塔拉特村的餐饮老板李效蕾,以及滑雪发烧友欢欢,拼凑出一幅滑雪行业现状图,发现了一种“两全”的生活方式。

——编者按

北疆三月,晚上8点的天空,依然透蓝而敞亮。结束了将军山大半天滑雪的芮欢欢,坐车下山,回到自己住了三个月的两室一厅宿舍,打着总伴随她旅居的那口电磁炉,倒进火锅底料。

刚去中医院做完康复按摩的雪友,从超市买了些鲜切牛羊肉过来了,见到锅边已有的绿叶菜,非常惊喜。要知道,在肉食新疆,餐厅里最常听到的“换口味”建议是,“要不咱们今天吃素点?老板,来盘青椒炒肉。”

这套六七十平两居室的月租价是1000块,欢欢做了二房东,将其中一间,再以1200块的月租,转给来阿勒泰玩上大半个月的雪友。

据气象部门统计,有“人类滑雪起源地”美誉的阿勒泰,年降雪天数179天,存雪天数157天。近些年的国民滑雪热,让当地有了越来越蓬勃的冬季旅游市场。市内便宜的租价和房价,与动辄每晚三百起步的酒店价,非常不成正比,也就让像欢欢这样想瞅机会做点与兴趣相关生意的滑雪发烧友,选择了长租甚至买房置业。

决定做康复师的四川人林百能

阿勒泰将军山

没任何西里尔字母的俄罗斯步行街与文化路交叉口西南角,一个老旧小区最里的单元楼口,贴着一张彩色小纸片,上书“百能的家”。电话联系上房东,才知晓在正式去将军山前,还得拖着冬天沉重的行李,先来趟攀爬七层楼的肌肉核心训练。这套一百来平米的三房两厅,是林百能在2019年秋冬,以不到4000块一平米的价格买下的。“反正租房也要花钱,把钱放基金里也就四五个点,抵扣房租后也差不多了。”

2022010715240049

林百能在小区外为自己的车除雪。

来自四川的林百能,是个只要不明令禁止、就放开手脚的行动派。公寓出租、滑雪教学、酒店回扣、交通接驳、旅程安排、康复理疗、雪卡转售,乃至替雪友洗衣服,大钱小钱都乐意去挣。

因为疫情,很多购买了季卡的雪友,来不了严防严控的新疆,林百能就帮着转让,经常牵线后,还得再耗上一小时口舌,才替彼此做成这桩买卖,然后收个10块的茶水钱。“我一小时就只值10块吗?”然而他也清楚免费和收钱的区别。“给一块钱参加活动和不给钱,就是不一样,心里会觉得,给了钱总该去吧。我之前弄过滑雪教学公开课,一分钱不收,报了20个人,就来了一个。”

成为“阿漂”前,林百能曾是一家国企的工程人员,“一个月七八千,从年头忙到年尾。”他2018年冬天第一次来阿勒泰,玩了半个月就决定留下。

本文由作者:8608 原创发布于衰仔网,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且注明出处:https://www.shuaizai.cn/139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