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环赣”成往事,江西能解开经济“小透明”魔咒吗?

12月10日,修建了近5年的赣深高铁正式开通,江西再次进入大众视野。

由于高铁开通迟缓,几年前,这座曾经“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的中部省份身份尤其尴尬,被贴上了“阿卡林省(没有存在感)”的标签。

近几年,江西省一直在通过各环节摆脱“环江西”的怪圈。

在建党100年之际,曾经的中央苏区连接上了通往粤港澳大湾区的高速列车。未来,江西能否乘上经济发展的高速列车?

一、破除“环江西高铁”

2021年12月10日9时整,G2197次和G4640次列车分别从赣州西站和深圳北站开出,赣深高铁正式开通运营。

赣深高铁北起江西省赣州市,途经广东省的河源、惠州、东莞三市,终至深圳,正线全长436.37公里,其中江西省境内134.6公里,设计时速350公里。

一条赣深线,串起了曾经的革命老区赣州和粤港澳大湾区GDP龙头深圳,从此两地的时空距离仅为2小时。赣州人民对这条线路可谓期盼已久,早在线路修通前一年,赣深线途经的赣州定南县就打出了“深圳北五环”的“广告”。

而这条高铁的开通,也彻底让“环江西”高铁成为历史,国家高铁网络“八纵八横”之一的京港(台)通道的江西段中,除了南昌通往九江的100多公里外,都已提速至350公里/小时。

过去多年间,“环江西”一直是网友热衷玩的梗,“环江西高铁带”、“环江西万亿城市俱乐部”、“环江西双一流大学”等等,仿佛坐实了江西发展的后进地位。

知乎上,有来自江西的网友称南昌为“古时南方昌盛之地,现时难以昌盛之地”。自嘲的背后,是身处“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之地的江西人,对时下处境的不甘。

历史上的江西,学风鼎盛、经济富足,有过“朝士半江西”的盛况。受惠于“吴头楚尾,粤户闽庭,形胜之区”的优越地理环境,江西省历代文人雅士频出,经济也处于全国前列。但近代开始,由于种种原因,江西发展急转直下。

交通方面,在铁路出现之前,江西依靠水文的丰富性,漕运系统格外发达。但自清朝后期,通往海外的口岸逐一开放,工业革命影响到中国,火车代替漕运成为商业主流运送方式。清代末年修建铁路时,粤汉铁路(现在的京广铁路)改道去了湖南,此后江西失去了交通上的优势。

直到近百年后的1996年,京九铁路才得以全线通车,江西终于进入我国南北交通大动脉中。近些年,国内开始布局高铁线路,江西也慢了半拍,周边的京广高铁、杭深高铁将江西围起一个圈,也成为近年来江西屡屡被调侃的原因。

2014年,南昌通往杭州的杭长高速铁路杭昌段正式开通,江西有了通往外省的高铁。

此后7年间,江西先后开通合福高铁、沪昆高铁、昌赣高铁、武九高铁等线路。2019年12月26日,昌吉赣高铁开通运营,江西省唯一不通高铁的吉安市迈入了高铁时代,至此全省的11个地级市都通了高铁。原本因没有高铁而处境尴尬的江西,成为全国继福建、安徽、江苏之后第4个“市市通高铁”的省份。

截至2021年年初,江西250公里/小时及以上速度的铁路里程达到1329公里。按照江西省“十四五”规划,到2025年,江西省时速250公里以上的高铁通车里程将突破2000公里。

二、GDP超陕西位居全国第14

除了交通上的逆袭,经济上也在努力增长。

根据江西省统计局公布数据,2011年,全省GDP为11583.8亿元,首次突破1万亿元大关。到了2020年,江西GDP已达到25691.5亿元。

“十三五”期间,江西省的地区生产总值跨越2万亿元大关,主要经济指标增速位居全国第一方阵,人均地区生产总值超过8000美元,达到中等偏上收入国家(地区)水平(世界银行标准,图1)

从2013年到2020年的7年间,江西的GDP从全国第19名跃居到第15名,先后反超广西、辽宁、天津等省(市)。2021年前三季度,江西的GDP为21601亿元,超过陕西成为全国第14名,首次实现前三季度突破2万亿元,同比增长10.2%,增速位居全国前列。

经济发展的增速同样体现在工业上。2011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总营收为84.18万亿元,2020年为106.14万亿元,增幅为26.1%,而同一时间,江西省规模总营收从2011年的18580.3亿元上涨到2020年的37909.2亿元,增幅达104%,增幅远超全国水平。

2022010312010041

从GDP和规模以上工业的数据来看,江西省正在努力摆脱“环江西”经济现象。

江西省“十四五”规划中提出,未来5年,全省主要经济指标增速要保持在全国“第一方阵”,GDP年均增长达到7%左右,经济总量迈上3万亿元台阶、向4万亿元迈进;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与全国平均水平的差距进一步缩小,并力争全省发展态势和成效达全国一流。

三、江西GDP靠谁带?

与沿海地区各城市百花齐放的情况不同,中部地区往往都如众星捧月般将省会城市捧成“门面担当”,但南昌却似乎成不了江西的火车头。

近日,《南昌日报》头版发布文章,直指南昌在全国存在感弱、中部地区影响力弱、在全省带动力弱的问题。“南昌发展首位度不高”,似乎成了江西没有拿得出手城市的重要原因。

2020年,南昌GDP为5745.5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3.6%。“十三五”期间的5年内,其GDP上涨区间增幅达43.6%,年均增长约8.7%。2021年前三季度,南昌GDP为4855.47亿元,同比增长10.1%。

虽然与自身相比,每年都在快速增长,但放眼中部乃至全国,南昌就出现了不进则退,甚至不快进则退的情况。

2020年,南昌GDP在全国地级市中排名第36位,全市GDP占全省比例为22.36%,在全国27个省会城市中排名第20位。

数据显示,南昌常住人口为625.5万人,市域面积达7195平方千米。在辖域面积为16.69万平方千米的江西省,省会面积占比仅4.31%,是中部6省中最少的。

人口和面积小于其他省会,经济实力也不如隔壁省会,南昌的带动能力,让人诟病颇多。曾被赞“雄州雾列,俊采星驰”的豫章故郡,近些年难以摘掉“中部最弱省会”标签。

2021年前三季度,全国GDP十强省会城市分别为:广州、成都、杭州、武汉、南京、长沙、郑州、济南、合肥、西安。由此可见,江西周边除了福建福州外,其他省会全部位列全国前十。

除了沿海强省外,武汉2014年GDP就已突破万亿大关,作为中部唯一副省级城市,拥有着与沿海省份明星城市PK的能力。长沙、郑州、合肥三省会近几年各自发挥自身优势,都已跻身万亿俱乐部。长沙不仅仅是拥有网红奶茶的旅游城市,更是我国工程机械之都,产业规模位列全国第一。郑州则借助富士康落地,充分发展制造业和电子信息产业优势,GDP排名也从2010年的全国地级市第20名晋级到第12名。

曾经,合肥和南昌总被放在一起,作为弱省会的代表,但这几年,借助政府主导融资的方式,合肥引进京东方、蔚来等企业发展新兴产业,2020年以10045.7亿元的GDP加入万亿俱乐部,成为逆袭的黑马。与周边几个省会对比之下,南昌实力愈发显弱,形成周边强邻环伺的情况。

与同属中部的其他省份相比,江西省虽然GDP总值排名第5,但10年来增幅却处于第3位,增速居前。2010年到2020年,中部6省GDP涨幅分别为安徽省215.4%,湖北省174.9%,江西省171.8%,湖南省162.7%,河南省138.2%,山西省94.2%。

再看6省省会城市最近10年的GDP增速,南昌仅排在第5位。2010年到2020年GDP增幅分别为合肥271.8%,郑州197%,武汉180%,长沙167%,南昌161.1%,太原133%。

 

对比可知,中部5个省会GDP增幅均跑赢全省水平,起到“火车头”的带动作用,即使是整体经济实力最弱的山西省,省会太原的带动能力也十分明显。

而南昌却是被拉动的对象。上述计算结果显示,从2010年到2020年,江西省GDP增幅为171.8%,南昌市增幅为161.1%,增速不及全省水平,说明其他地级市贡献了更大力量。

对此,江西省政府也很着急,“十四五”规划中特地写明要发展“大南昌都市圈”,联动周边城市,到2025年大南昌都市圈GDP需要占到全省53%以上。

由于省会南昌“带不动”,本省其他城市缺乏向心力,纷纷被他省强市吸引。赣西北的九江在“大武汉”都市圈辐射范围内,赣东北的上饶城区到杭州仅有200公里,赣西的萍乡、新余与湖南联系紧密,赣南的赣州搭上了大湾区的快车。

本文由作者:8608 原创发布于衰仔网,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且注明出处:https://www.shuaizai.cn/131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