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重塑时间观?

相信你和我一样:

看过许多时间管理类书籍,用短视频打发过无聊的时光;到年底总为“岁岁匆匆”多几分焦虑感。

我们常把改天、以后、没时间等口头禅挂在嘴边,却很少停下来思考什么是时间?

生活节奏加快造成做什么都急功近利,所以对市面那些泛滥成灾的时间管理类书籍也可以谅解;但讽刺的是,贩卖时间管理的人有时也无法精确回答此问题。

准确而言,时间是分子运动的轨迹;是物理概念、也是哲学与历史和心理概念,只是人们的理解不同而已。

比如:从物理视角看“时间比较均衡”,一分一秒间的区隔都是相等,同时方向性也是一致(从过去指向未来)

心理视角则有时会觉得度日如年,有时却光阴似箭,它受到主观思考和人身体的运作规律影响。

按照奥古斯丁的说法,在哲学中时间是一种意识,时间因我的思想的存在而存在;犹如孔子的“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面对客观存在奔流不复返的时间,如何朝着时间运动的方向坚持做长期主义而又有复利的事,值得人们深思。

想想你是如何理解它的?在非黑即白的现实中,我把这个由数字组成的人生游戏称为时间观(Concept of time)

一、三种不同的时间观

什么是时间观?

我们平常做决定或者为生活做规划的时候会考虑多久以后的事情?不论怎么拆解,时间由三大部分构成:1)过去,2)现在,3)将来。

人的思想可以在三者之间随意游走,它给人的生活赋能连贯性、秩序和意义;同时也是影响人的想法、感受和行动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日常在和朋友交流中,经常听他们谈起以前的荣誉和样子;我也常说“现在都2022年了,人要向前看,过去的东西要学会革新,有什么值得可怀念的”。

不难发现,人类有种神奇的能力叫“心理旅行”。

H.G. Wells在其1895年出版的《The Time Machine》中写道:“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时光机,把我们的思想带到过去的记忆或未来的梦境中。”

它是各种认知系统参与的结果,情景记忆在当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使我们不仅可以追溯过去,而且还能预见、计划和塑造几乎任何特定的未来事件(Suddendorf and Corballis, 2007: 299)

正是这种特征,才能使人类的进化具有奠基性的进步;为什么有人会关注过去的美好或消极面呢?其实很好理解。

我们知道,那些美好画面总会像镜头一样储备在记忆中,比如家庭仪式或成长过程中的快乐时光;当然也有悲剧的回忆,因心灵的伤害太深藏在心理难以抹去。

那么,关注消极面的人实则代表曾经的痛苦和后悔,就算好好享受当下时也会不自觉地把现在与过去类似的经历在心中做比较。

关注积极面的人实则代表对过去的热情,以怀旧和善感的态度进行重构。

从心理角度而言,相信过去发生什么,比过去真的发生了什么更能影响一个人当下的想法、感觉和行为,这也是所谓的“记忆重构”。

但很多人意识不到我们对过去所发生的事情的态度比事件本身重要很多。

原因是无意识情况下输入记忆时,大脑会反复进行加工,这造成了长期记忆中的旧信息被部分新信息所替代,很有可能被植入虚假的记忆。

也就说,过去发生的事情中的各种条件很难被改变,我们不要被事情本身所困,而要关注当时的态度,态度比事情本身重要得多。

那些负面态度会一直携带在身;而积极面则会让人心态更加健康快乐,也更容易成功。

因此,尽管两种关注过去的时间观念看起来呈对立状态,但他们并非同一直线下的两端,灵活转变才是改变之本

就像尼采那句“不能杀死我的东西只能让我变得更强大”,其实经历过困境却一直用正面的态度看待它的人,会变得更坚韧和乐观。

2022010214361073

除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中外,还有部分人属于把“活在当下”看得比较重,他们往往有两种特征:1)当下享乐主义时间观,2)当下宿命主义时间观。

有什么不同?

一方面,生活中有太多不如意通过奋斗很难被改变,于是前者的态度往往呈现“今朝有酒今朝醉”。

他们认为“享受生活的旅程比专注目标更重要”,在生活中寻找刺激很重要,或更喜欢随性地交朋友。

心理作家博伊德和津巴多时间观的模型中认为,现在-享乐主义者有三个部分特征组成:1)冲动/冒险,2)刺激寻求,3)过程导向

现在-享乐主义者更倾向当下的快乐和享受,不会牺牲今天来换取明天的奖励,本身是对时间和生命肆无忌惮的态度。

另一方面,后者是对未来和人生的宿命主义的无助和无望的态度,此类型的人常说“不是没努力,是命不好”之类的话。

拥有该观念的人往往缺乏对未来目标的专注,也就是说,他们觉得活在命运的摆布下,是“命运决定我大部分的事情”或“既然要发生的事情总会发生,我做什么并不重要”。

这种观念一定程度上会带来抑郁或焦虑,我想多数人属于享乐主义和宿命主义的结合。

但还有一部分人总是想着未来的事情,那有可能具有很高水平的关注未来时间观(future)

以未来为导向的时间观比以当下为导向的时间观更能有效帮助我们解决生活中出现的各种问题,然而根据调查,值得关注的是:

适当的关注未来计划是健康的,过度关注会导致无法享受当下的乐趣而过度焦虑。

此类型的人总在展望以后能获得巨大成就,但这意味着当下要远离舒适和即时满足,这里有两个重要区分子要素:

1)自律性,2)计划性。

进一步说,只为未来而活的人,现实中可能更容易焦虑;因为未来有各种不确定性,人们会不由自主地担心自己的能力和运气能否把自己带到未来。

并经常评判自己是否足够努力,同时还会不断用自律鞭策自己;当过度关注未来时,生活会像没有终点的长跑,永远不会满足。

比如:

我看到很多人工作了一定年限却没有提升的机会,当思考自己的竞争能力和未来发展时就会处于焦虑中。

他们联想以后怎么保持壁垒,于是就会变得现在没有耐心,容易愤怒,导致个人总是紧绷状态,这都不是最佳状态。

总而言之,我们可以得到什么启发呢?

一个积极怀旧的人总记得那些好的事情,消极怀旧的人总记得那些不好的事情。

宿命观念的人又觉得他们的人生由命运控制,自己无能为力;享乐主义者享受当下每一天,未来导向的人总是在规划。

所以很多人的时间观偏科严重,不是最佳均衡状态;他们只浅薄地停留在“时间怎么安排”上,并没有静下心思考我的“心理时间观”是否正确。

我相信个人对时间的态度完全是后天习得,在大部分情况下都是无意识、主观地对待它。

因此,在我们对时间观的意识有所提高后,也就可以拥有最佳的判断。

二、三种时间观的深层次区别

博伊德和津巴多认为,最佳组合是根据“基础任务特征”和“情景思考”与个人资源在不同时间观之间进行有效切换的心理能力。

他们觉得理想健康的结构应该是包含“强烈的关注过去的积极时间观”、“适度强烈的未来时间观”和“关注当下的享乐主义观”,以及“较弱的关注过去的消极时间观和关注当下的宿命时间观”。

是不是很难理解?

在我认为首先要有看未来的意识,其次不认命、不躺平;对照从前远离消极并关注当下;再者有阶段计划并持续投入一件事的能力;《时间的悖论中》有段话来形容时间观堪称完美:

该工作的时候就忘我地工作,该享乐时尽情享乐;趁父母还在开心听他们讲过去的事,与身边朋友保持有意义的联系。

孩子们睁着好奇的眼睛去看这个世界,你也要睁着好奇的眼睛去看待孩子;当你听到笑话就放声大笑;记得未雨绸缪也要莫负时光,充分地去主宰属于自己的人生。

我想,这段话显然有点乐观主义的鸡汤味,你也知道这样是对的。

可遇到现实时又始终难以抉择,为什么呢?任何一件事情做出成果都需要长期践行,当你拥有任务心态时,就会急于求成。

拿学习来举例:

追求进步的人看书通常会不满足作者本身表达的“是什么”或者“怎么样”之类的答案,而是想知道“为什么”。

他们渴求了解作者基于什么场景写出的书,背后原理是什么?并且想弄清楚不同知识点按照什么逻辑排版组合。

而一味追求数量的人则使用快速阅览的方式了解一本书,并看完后夸夸奇谈“我懂了作者的意思”;其实把看书当成任务你也能收获知识,但仅限于皮毛。

虽然从短期看,两种类型的目标可能不会在能力或成就上有显著差别,但是从长期来看,追求为什么的人会拥有更强的实力,也会因此收获巨大。

以结果和表现为导向的目标为绩效目标(performace goal),以过程和成长为导向的目标是成长目标(learning goal)

心理学家研究发现,在时间观中追求目标时我们更看重结果还是过程,会直接影响到我们的内在感受;不仅如此,还会影响满足感和对抗挫折的能力。

总而言之:一个人过于追求绩效目标,他通常在意的并不是“事情本事”,而是想通过结果来“表现自己”。

因为他觉得达成目标在某些场景下可以得到肯定,看起来很聪明、有能力;实则外强中干,经不起大风大浪。

有关时间观的研究也表明,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我们的教育系统是成功的,大部人学会以未来导向的时间观,也会成为社会中有价值的人。

而另外一部分提前退学的人,没有按照未来导向控制他们的欲望,就很容易当下享乐;这当中有两个重要维度:

一方面,过度关注导向的人,通常不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而是不想改变现状。

另一方面,强调未来可能发生的后果,通常只对未来导向的人有用,而对当下导向的人没有任何效果,也就是说,很多人不会兼顾“绩效目标”和“成长目标”。

除“任务特征”外,该如何理解情景思考呢?

从定义上来说是人类思考某个具体事件如何发生的心理活动;但时间观情景是基于时间轴上对外部环境进行评估后做出的指令。

直白点讲就是“结合现在应该怎么想”“结合未来应该怎么想”等。

在时间观领域的很多研究者认为,基于情景下需要区分两个重要特征,分别是:1)特质时间观(Trait TP),2)状态时间观(State TP)

前者指对过去,现在和未来三个大视角范围内的任何一个长期节点的关注和稳定的态度,它属于“整体状态”。

因此我们可以把它称作为人格的一部分;比如:这个人过去总是活力四射、他现在怎么变得沉闷不堪。

后者则不同,它在特定情景下对某个时间(过去、现在、将来)的短暂关注和态度;两者最大区别是“一个像整体视角,一个像阶段视角”。

当情景因素不明显时,一个人的状态时间观主要来自于特质的表现;当情景占主导地位时个体特质就会发生变化,直观的案例就是:

“朋友喊你去聚会,注意力肯定放在当下;但提到葬礼,人们则往往缅怀从前。”

此外状态会影响到特质的变化,假设我现在强调你要关注当下,固然心中未来占比的精力就会很小,这种强调式教育会让人对一种或多种时间观发生改变。

我认为谈起它也不是什么大秘密,从现实出发影响个人状态的变化要素是什么呢?主要是很多人分不清“想要”和“喜欢”

这种解释可能有点颠覆原有认知,通常而言想要某个东西(做某件事情)是因为它能给人带来快乐对不对?

然而过去几十年的动机神经科学研究表明,喜欢和想要是两种不同感觉。

“想要”是对未来的期待,而喜欢则是当下事物所带来的愉悦;尽管都是奖励和动机系统中的某个部分,但在大脑神经层面却是不同的回路。

准确来说负责想要的是“多巴胺”(Dopamine),它来刺激你的欲望,兴奋和情绪;负责喜欢的是阿片类物质(Opioids),内啡肽就是典型,当做喜欢的事大脑就会释放它,从而体会到愉悦。

因为少了“想要”,我们便不会对未来有所期待甚至不会去追求什么;因为少了“喜欢”;我们就很难体会到快乐。

但很多人是“不喜欢”却“想要”,加上个人资源与能力不足,从而造成“状态时间观”发生扭曲。

也就是很急于求成,享受结果带来的好处,却不是真的喜欢做某件事。

那过程就毫无乐趣和满足感,反而成为痛苦和负担;最后你的“特质时间观”也发生巨大变化。

即不知道为什么变得对未来焦躁不安,又无法静下心感受现在,还经常缅怀过去,游离在“现在、过去、未来”三者间痛苦不堪。

那如何树立正确的时间观呢?

三、如何重塑时间观

要知道时间观是种复杂现象,包含认知和情感、意识和无意识、人格和态度,那我们不可能把它归于单一领域;据此也只能从可视化挖掘的部分来迭代,具体有三个方面:

1. 认识过去

物理规律和心理规律的区别是前者不变,但心理永远是弹性的。

一定程度上我们可以控制心理规律的改变和应用,与此对应的是“建构”,即我们理解和解释时间观后就可以根据自身需要和拥有的资源,利用建设性的方式去改善。

从回忆过去的角度,你可以审视下哪些画面是自己经常不能忘却的?

如果它是负面的,不如慢慢放下对这些回忆的执念。

我遇到一些人,他们儿时遭遇过一些不好的情绪和伤痛,这时不妨学着改善下,如:

每天临睡前思考下今天有无让自己感到开心或感动的瞬间或故事,通过这样的方式,铲除脑海中“过去消极时间观”的小人。

一般而言,随着时间的推移,记忆的保持量呈减少的趋势,但有些记忆久久不能删除,根本原因是“内心不舍得放下”。不管对与错,发生过的再去幻想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放下即开始。

2. 思考未来

以未来1~3年的范围给自己设定合理目标,尽可能做“高收益值”和“长半衰期”的事情。

那些短半衰期的事很容易获得瞬间快感,但是很快你就会发现它对你毫无益处;比如我看到很多年轻人热爱写作,可他们从未思考过如何增值。

总是急于日更、快速写完,虽然满满表达欲,可把时间拉长看,无法形成体系化的内容,也就无法产生复利。

这些碎片化的内容犹如沙子,当下抓着很舒服,但当沙子慢慢从指缝中滑过之后,我们就不得不重来;那么,如何判断一件事是否值得长期投入呢?

除上述两个硬性指标外,全球畅销书《微习惯》中提出,还要看机会成本有多大。

我们为从事某项活动二不得不放弃其他的选择,但若风险和回报比值不能有鲜明对比,那就要思考整个周期过程中是否值得我投入。

例如,某件事需要投入10年才能积小为大,但10年内它又每天占据整天时间的10%左右,显然就不划算,是不是?

巴菲特1994年在南加州商学院做演讲时,曾拿出一张只有20个打孔位的卡片说,这代表你一生的投资,一旦在卡片上打满20个孔位你就没有其他时间做额外的事情。

他明确指出,对于时间而言也同样,当被迫集中所有精力和注意力在更少任务时,成功的概率也会变大。

3. 投入当下

认真观察你会发现,周围很少有人能一段时间在某个技能或目标上“全力以赴”;绝大多数人都不会先进行认真研究,并花1-2年时间全身心投入,反而是“浅尝辄止”,体验几周或几个月后就去做其他事情了,比如做份兼职,计划一个新职业或某个新的锻炼方式等。

如上述所说,在“喜欢”和“想要”之间隔着一道墙;墙的组成部分有“耐心、克制、延迟满足和节奏感”。

因此你只需要在某个领域中坚持很长一段时间,控制好四个要素,就会变得非常优秀。

要是你把一生看做只有20个孔的卡片,每个孔位都要专注3年,你会发现只需每天投入少量的时间精力就能得到丰厚的回报。

此外,我想说每个人都有张关于人生的“打孔卡片”,若要思考一生中可以做多少事情的话,会发现这张卡片上孔位数量甚至连20都不到。

那么,不管你喜欢与否,时间的流逝卡片上都会出现孔位,为什么不能把它做好呢?

总结一下:

你可以诠释过去,也要对未来有控制感,但当下要用积极的态度去重构;这样执行下去相信你会变得更好。

忘了从哪里听到的话:“你如何度过一天,就将如何度过一生”。

电影《本杰明巴顿奇事》中说:“无论生命发给你什么样的牌,你都要打好它”,而非患得患失,前瞻后顾。

本文由作者:8608 原创发布于衰仔网,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且注明出处:https://www.shuaizai.cn/130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