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问十答:医疗器械集采对行业影响有多大?

2021年12月2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进步法》修订通过,将大力推动采购国产仪器,引导研究开发新技术、产品和工艺。

《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进步法》第九十一条明确:

“对境内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的科技创新产品、服务,在功能、质量等指标能够满足政府采购需求的条件下,政府采购应当购买;首次投放市场的,政府采购应当率先购买,不得以商业业绩为由予以限制。”

消息发布后,立即引发热议。有关医疗器械集采的话题,也再次浮现。

去年10月,冠脉支架的价格,在集采招标中从1.3万元降到了700元,高达90%多的降价幅度引发了社会热议,医疗器械集采,也由此打响了轰轰烈烈的“第一枪”。

与此同时,是众多相关部门的强势护持。

今年6月,经国务院同意,八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开展国家组织高值医用耗材集中带量采购和使用的指导意见》,为开展国家组织药品、高值医用耗材集采提出总体规范和要求。

八部门包括:国家医保局、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市场监管总局、国家药监局、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

一年多来,关于医械集采的猜测和讨论热度,从未下降。

热度背后,既有对“国产替代”的普遍期待,也有医械集采涉及的多方利益制衡:政府需要压缩医保成本、公共卫生基建需要更加物美价廉的医疗器械、国内厂商希望维持高利润、外资企业则不免对“国产替代”有所担心。

如何在斩断灰产、让利于民的同时,保证医械企业良性、高速的发展?

医械集采会给外资企业在中国市场的策略带来怎样的影响?

接下来的几年,市场将逐步验证这些问题。

1. 政府为什么要开展医疗器械集采?

从药品到医疗器械,政府在医疗领域有序展开集采活动,显然是在一盘很大的棋。

首先,医疗领域,一直存在着一些灰色流通和腐败现象。

在一些医院,从院长到科室主任,再到普通医务人员,往往都参与到灰色领域,以至于在很多人眼里,药品和医疗器械采购中的回扣,成了一种必要的“潜规则”。

据报道,广西来宾市查处的一起医疗系统腐败案中,当地医疗卫生系统涉案人员达到了76人。

来宾市案件并非个例,中国医疗设备采购回扣相关的案件,近年来屡有发生。

而政府统一进行医疗器械集采,等于有效杜绝了这些腐败现象。

其次,医疗器械集采可以有效缓解社保压力。

2020年,受疫情影响,中国社保收入与支出首次出现6000多亿元缺口。

医疗器械集采,在保证医疗效能的同时,可以降低医疗器械价格,有效缓解社保压力。

2. 目前医疗器械集采主要针对哪些类型?

医疗器械分为四个大类:高值医用耗材、低值医用耗材、医疗设备、体外诊断(IVD)

从2020年开始,医疗器械集采的类型,循序渐进,逐步增多。

首先从高值医用耗材开始:

2020年10月起,国家组织冠脉支架集中带量采购;

2021年9月14日,国家组织人工关节集中带量采购,涉及人工髋关节、人工膝关节;

2021年12月27日,国家组织医用耗材联合采购平台发布《关于开展脊柱类医用耗材相关企业领取数字证书工作的通知》,脊柱类医用耗材成为新的集采品类。

此外也延伸到了医疗设备、IVD等:

2021年8月19日,安徽省医药集中采购服务中心发布公告,率先开始IVD集采;

2021年9月28日,安徽省率先开始乙类大型医疗设备省级集采。

3. 从整体布局看,为什么医疗器械的集采,先从冠脉支架和人工关节开始?

国家医保局对于医疗器械集采类别挑选,有个标准,就是优先选择用量大、临床使用较成熟的产品

用量大,保证了集采的医疗器械可以惠及更多的使用者,同时更大程度地节约医保费用。

临床使用成熟,则可以保障集采来的医疗器械,能够得到高效使用。

冠脉支架和人工关节,正好符合以上特点。

2022010214192972

根据国家统计局《我国人口发展呈现新特点与新趋势》,“十四五”期间,中国将从轻度老龄化迈入中度老龄化。而中老年人是冠脉支架和人工关节重要的使用群体。 图源:Pixabay

据国家医保局统计,中国高值医用耗材市场规模1500亿元,而冠脉支架的总费用达150亿元左右,占据十分之一。

同样,公立医疗机构人工髋、膝关节采购金额,也占高值医用耗材市场的10%以上。

冠脉支架和人工关节,单价较高、资源消耗占比较大,且需求旺盛。从这类器械入手开展带量集采,大幅降价,正可以让众多有需要的使用者在手术中用得起、用得上这些产品。

此外,这类医疗器械由于易于标准化,各个医院差异化较小,因此更加适合带量集采。

4. 集采之下,冠脉支架从1.3万降价到700元,人工髋关节从3.5万降至7000元,膝关节从3.2万降至5000元,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降幅?

首先,此前由于腐败问题的存在,对于企业来说,报价中本身就包含了回扣的加成,集采解决了这一问题,把本不该转嫁到患者头上的灰色成本剔除了。

其次,集采由于让供需直接见面,省去中间诸多代理商,从而为降价腾出了巨大空间。

据媒体报道,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主任医师胡大一表示:“实际上支架成本是很低的,部分支架成本甚至只有两三百元,此前价格虚高是由于中间存在着许多代理商。”

第三,集采机制的其它功用,例如以量换价、只要中标就一定可以销售出去、回款有保证、提升中标产品的市场占有率,都让企业更愿意以更低的价格参与到竞标当中。

5. 大幅降价,会导致医保范围内的器械供应品质下降吗?

事实上,情况刚好相反,政府集采恰恰是医疗器械品质的一个有力保证。

事关身体健康,安全可靠永远是第一位的。所以个体患者在面对纷繁复杂的医疗器械市场时,由于专业知识不足,往往秉持“贵就是好”的心态。

而一些商家则抓住患者这一心态,给一些低品质的产品定出虚高的价格。对于患者来说,有时候花了高昂的代价,换来的只是普通甚至劣质的服务。

而政府集采,则既保证了专业、严格的质量把控,同时也确保了交易在透明、公正的环境中运行。

首先,从“质”的角度,大型集采中的冠脉支架和人工关节,都是药监部门审批上市的合格产品。

例如,2020年11月5日公示的冠脉支架集采拟中选结果中,中标的品种均为龙头大品种,因此完全不存在品质下降的问题。

本文由:8608 发布于衰仔网,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且注明出处:https://www.shuaizai.cn/1290.html

(2)
上一篇 2022年1月1日 下午9:45
下一篇 2022年1月2日 下午10:21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衰仔网"是个包容的平台,我们鼓励原创!请各位投稿务必:图文并茂,切勿重复投稿,稿件如有侵权请于文章底部评论说明,严厉禁止一切违规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