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连续创业者众生相

有一类人叫“连续创业者”,他们乐于折腾,勇于搏击商海。无论乘风破浪还是折戟沉沙,急流勇退不是他们的姿态,持续航行才是他们的归宿。

2021 年,背后有神州租车、瑞幸咖啡的陆正耀再次启程创办“趣小面(趣巴渝)”;小牛电动的李一男在出狱之后进入造车领域,创办“NIUTRON”;在美创办共享单车独角兽公司 LimeBike 的孙维耀开了一家法式甜点&饮品品牌 Zero&,并获得融资……

此外,还有至少 40 多位连续创业者选择在 2021 年重新出发。(注:创业者详细名单及其过往创业项目、融资情况,请见文末表格)这不禁让人产生好奇,是谁给他们的勇气?为什么有一类人总是乐此不彼地连续创业呢?

2021123013415245

从行业分布来看,近一年有很多连续创业者选择了消费品方向。其中,至少有 6 位连续创业者从其他领域杀入新的餐饮及食品消费赛道,包括此前做钻石零售的王煜创立了永定门电烤串,曾参与创办神州租车、瑞幸咖啡的陆正耀再创业做趣小面,美国出行独角兽 Lime 创始人孙维耀在美国开设法式甜点&饮品门店。

也有的创业者是在自己熟悉的领域另起炉灶、自立门户,比如呷哺呷哺旗下凑凑火锅的发起人张振纬今年从呷哺出来后创办了“谢谢锅”。

除餐饮消费外,服饰、家居、日用品等消费赛道品牌也涌现了新的连续创业者,比如宝宝树创始人王怀南今年瞄准了“银发经济”,创立米茶公社,主要为中老年人群设计研发 DTC 消费品,产品包括鞋服、食品、纸类等。

此外,部分创业者虽然重新出发,但始终坚守在同一个大方向。比如继小牛电动后创办电动汽车品牌 NIUTRON 的李一男;多次创业做职业教育,前“三节课”创始人黄有璨今年创立“有瞰学社”;从 Taptap 出来后联合创办游戏社区“好说”的黄希威、张乾等。

 

从新项目与上一个项目的间隔时长来看,平均 6 年左右他们才开启了下一个项目,这算是一个比较漫长的时间。

一方面,除了赶上风口行业,验证一个项目的时长会被大大缩短,更多的项目从创立再到经过市场验证至少需要两三年的时间,之后创业者可能进入调整期,重新思考下一步的创业方向。

另一方面,有的连续创业者是有“创业间隔年”的,在前一个项目结束后,他们可能会回归到上班的状态。比如王彪在 2014 年入局 O2O,创办了美甲上门到家服务平台嘟嘟美甲,项目失败后他加入了豆瓣,任豆瓣电商事业部总经理。陈奕龙读研期间创业做校园社交,毕业后进入了腾讯、陌陌两家大厂探索陌生人社交,离职后才重新创业做了“单身酒馆”。

这 41 位中,两次创业间隔时间最短的是 2 年左右,如社区团购项目“食享会”成立两年后,戴山辉再次创业做零食类项目。而最长的则长达 26 年——1995 年吴日正联合创办了图像传感器 CIS 龙头企业豪威科技 OmniVision,今年他再次创立边缘人工智能芯片研发公司诺磊科技。

 

从融资状态上看,以上 41 位连续创业者在近一年大多至少获得了一笔天使轮的融资。投资方也出现了一线 VC 机构的身影,比如红杉中国投了“谢谢锅”、数字运动社区“划水猫”;IDG 资本投了李一男的 NIUTRON 和食补消费品牌“有乐岛”。

更专注早期投资的真格基金则投了包括定位中老年人群的 DTC 消费品“米茶公社”、沛奇科技,VERSETECH 唯偲科技、儿童玩具品牌“东方小匠”、数丹医疗在内的 5 个新项目。

 

2021 年的近 41 位连续创业者中,大部分属于“重启式”创业——即完全脱离上一个创业项目,重新思考创业的模式、方向,转换赛道,重新开始一段创业之路;而有的连续创业者是在“连续式”创业——在上一个项目的基础和经验之上做延伸,包括拓展了新的品类,或者围绕行业的上下游深挖,团队的内核基本保持稳定。

这种情况有千聊创始人朱峻修今年切入教育领域,创立了“荷小鱼 AI 课”;创办妈咪可儿的徐蛟炜持续深耕产后护理赛道,今年再次创办女性产后护理品牌“家后康美”。

从创业者的年龄来看,各个阶段都有:既有身经百战的 60 后、70 后连续创业者,如陆正耀、廖兵、李一男、王怀南;也有中坚一代的 80 后连续创业者,如唐光亮;还有更年轻的 90 后创业者,如陈鑫。

最后,对于几个值得重点提的项目和连续创业者,我们接下来以小案例的形式来讲解。

一、陆正耀离开瑞幸咖啡,创办新项目“趣巴渝”但无人敢投

陆正耀,何许人也?1969 年出生于福建省宁德市屏南县,1991 年毕业于北京科技大学获工学学士学位,1994 年开始创业活动,包括创立 DITEL Technology、北京华夏联合科技、联合汽车俱乐部等。算起来,他在商界、创业界已经“混”了 30 年。维基百科上对他的一句话评价是:陆正耀是一位企业家和投机者。

从其过往履历来看,陆正耀的辉煌时刻是从创立并且将神州租车一手做大开始的,2018 年后他又参与创建瑞幸咖啡,之后还担任瑞幸董事长,并将瑞幸咖啡快速送上二级市场。

但是,直至 2020 年曝出瑞幸财务造假事件后,陆正耀才露出了“大灰狼的尾巴”。离开瑞幸咖啡后,已经 50 岁的陆正耀还不甘心,又注册了新的公司——舌尖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今年 4 月,陆正耀的新餐饮项目趣小面才算浮出水面。

根据 IT 桔子数据统计,今年已有一波做兰州拉面小吃的品牌被资本追投,一线资本都入局:包括张拉拉在今年 4 月获得金沙江创投、顺为资本的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马记永在 5 月获得了数亿元 A 轮融资,红杉中国等资方支持;而陈香贵更是在一年内拿下了天使轮、A 轮、A+轮共三轮融资,融资总额超过 3 亿元,投资方包括源码资本、华兴新经济基金等。

今年 5 月,舌尖科技搬进了望京南地铁口附近的东煌大厦,同时注册了“趣小面”微信公众号。陆正耀给趣小面讲了复制瑞幸的故事,并设定估值 10 亿,寻求融资 1 亿元,出让股权 10%。

但是,这个项目在半年年内仍未有公开的融资记录。刚投完张拉拉的金沙创投朱啸虎,还对友人表示不会考虑趣小面,因为瑞幸事件让很多投资人心有余悸。

今年 11 月,陆正耀将趣小面更名为趣巴渝,使其跳脱了面食的特色,听上去更像是一个重庆火锅餐饮门店。

据官方小程序信息,目前趣巴渝在北京开设了 4 家门店,并且已经进入了成都(2 家店)、重庆(3 家店、厦门(3 家店)等 15 个一二线城市,上线的 SKU 包括 11 种面、9 种卤味、6 种冰粉等几十个类别。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在资本圈,失去的信用恐怕是无法挽回的。

二、李一男、廖兵,两位 70 后大佬再入局新能源汽车

70 后李一男,曾就读华中理工大学少年班,毕业后加入华为,27 岁任华为终端公司副总裁。2000 年,李一男创办港湾网络,当年 6 月华为收购港湾网络,李一男再度回到华为任首席电信科学家、副总裁。

2008 年 10 月,李一男去了百度,出任首席技术官 CTO,2010 年从百度离职后,他辗转了几年后于 2015 年创办小牛电动车(牛电科技)

在 2017 年 9 月,李一男因涉嫌内幕交易,被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并处罚金 750 万元。在 2018 年,牛电科技在纳斯达克完成上市。

出狱后,因为有受到刑事处罚的记录使其 5 年内无法担任企业高管,李一男不仅从牛电科技离开,而且在他今年创立的新项目中也暂时没有自己的姓名。信息显示,江苏牛创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 2020 年 12 月,法定代表人为杨敬一。从表面上看,该公司和李一男并无直接的股权关系。

今年 12 月,李一男的新能源汽车品牌“NIUTRON 自游家”正式亮相,同时,NIUTRON 宣布完成 5 亿美元 A 轮融资,由 IDG 资本和 Coatue Management 领投,梅花创投等机构跟投,其投后估值达到 30 亿美金。李一男在创办过一家上市公司后,再次创立又做出了一家独角兽公司。

目前,NIUTRON 品牌总部位于北京,研发中心设在上海,智能制造基地放在了常州。据悉,常州金坛基地是曾经的大乘科技产业园,占地 77 万平方米,产能为 18 万台/年,工厂正处于线体改造阶段。NIUTRON 首款旗舰产品“自游家 NV”将在 2022 年 3 月小规模试生产,9 月产品正式下线。

比李一男年龄还小三岁的廖兵,他前半生的人生经历看上去是一条平滑的直线,没有太大的波折。但廖兵却在接近“知天命”的年纪重新出发,将自己的人生航向重重地调整了一番。这次,他们选的都是新能源汽车这个方向。

廖兵毕业于湖南大学,拥有二十五年的传统汽车行业从业经验;从 2000 年加入广汽集团后,廖兵在广汽本田、广汽零部件、广汽传祺、广汽研究院等多家子公司任职,从事研发、质量、战略与管理工作。

2018 年他创立广汽蔚来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担任公司首席执行官,开始探索向新能源汽车、智能汽车方向。

2021 年 2 月,廖兵出走广汽蔚来,创立自由(深圳)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推出独立的新能源汽车品牌—自由(智由)汽车,同时宣布获得了来自新鼎资本的天使轮融资。有消息称自由汽车将于 2022 年第四季度、最迟 2023 年第一季度和大家首次见面。

三、两个社区团购对手合伙创业,做“爱零食”

戴山辉和唐光亮,一个是传统快消品行业出身,一个互联网行业出身,去年两人在社区团购赛道里相遇。不过,他们都在这摔了一跤,今年他们决定聚在一起、合伙创业。

戴山辉此前担任本来生活网运营中心总经理,并从 2016 年开始推广社群销售模式。2018 年他开始做社区团购模式的“食享会”。此时,戴遇到了他当时的竞争对手、现在的合伙人唐光亮。

公开信息显示,唐光亮,1981 年出生于湖南省郴州市,从事快消品零售行业 15 年。2008 年他创立湖南快乐惠营销策划有限公司,主要通过加盟模式经营“快乐惠”连锁超市,目前在湖南省、广州市、武汉市等区域的加盟门店多达 3600 家。

2013 年唐光亮创立新高桥快消品 B2B,打破传统分销商、经销商层层加价的模式,建设统一的网上快消品批发商城,自建物流,成为服务社区超市,便利店、餐饮、水果专卖店等终端商户的供应链公司。

在拥有供应链领域的优势上,唐光亮在 2018 年 5 月也孵化了一个社区团购项目“考拉精选”,当年内获得了天使轮、Pre-A 轮融资。但很快,2019 年 9 月唐光亮将考拉精选卖给了从苏州起家的同程生活,助力他们在湖南开疆拓土。不过,今年 7 月,同程生活宣布申请破产。

戴山辉的食享会虽然获得了 4 轮、近 2 亿元的融资,但相比行业老大还是差得很远。2020 年该公司被爆出小程序关停、裁员、缩减服务城市等。戴山辉回应“尝试转型”。

而戴山辉和唐光亮意外地走到了一起,合伙开启了新的创业项目——爱零食,这也是食享会谋求转型、“曲线救国”的方案。爱零食定位社区零食便利店,纯线下模式,同时也会通过加盟连锁模式来扩大规模。看起来,这是唐光亮的主场。今年 8 月,银河系创投、食享会给爱零食投了一笔天使轮的钱。

四、在腾讯、陌陌历练数年后,他创业做陌生人社交

作为年轻的后生,陈奕龙在读研究生期间就热衷于研究陌生人社交,并在校创业,开发了邂逅周末、找你玩 App 等多个主打校园兴趣交友的产品。当然,这类项目更像是在一个特定的“副本”里练习技能。

2016 年陈奕龙加入腾讯,主要探索未来社交方向的新业务;2018 年他在陌陌独立负责社交创新项目。2019 年从陌陌离职后,陈奕龙创立了“向量之美”。2020 年、2021 年该团队先后推出 AI 相册“Timebook”和社交 App“单身酒馆”,获得了真格基金天使轮投资,近日,据媒体报道,该公司再次获得了 GGV 纪源资本的数百万美元 Pre-A 轮投资。

为了开发社交产品,他们团队做过一份调研,其中有一些发现,比如超过 80% 的人在过去一年没有认识一个新朋友,而这与受限的交友途径相关。线下社交相对依赖于工作环境,而线上社交鱼龙混杂,大多数产品无法解决用户的深层次交往需求。

基于用户调研发现的痛点,结合团队的能力、优势和经验,他们开发了一个社交 App“单身酒馆”。用户在注册个人信息后,会被要求上传个人照片故事。

白天,用户可以在故事墙选择自己感兴趣的人,提前预定晚上十点钟的约会;一到晚上 10 点,当用户打开 app 后,会看到所有实时在线的人,只需一杯精酿便可向任何感兴趣的人发起语音约会邀请。不过,目前单身酒馆 App 仍在内测期,预计不久后将开放注册。

连续创业者的故事里,有跌倒了再爬起来的悲壮故事,也有成功过但勇于再次挑战新事物的激情慷慨。通过观察分析,我们发现连续创业者再创业的动机和心态至少有三种:

  • 上一个项目因合伙人间经营理念不合而出走,或者创业失败了,因此继续开启新的项目,希望能赢;
  • 亲身经历了一次创业项目的崛起,并获得相对不错的结果,之后想再次挑战自我,以验证上次的成功是否偶然因素所致(运气)
  • 从现状出发,基于现有的公司做加法,拓展新的业务,主要目的是寻求新的增长点,增强抗风险能力。

2022 年,也许还会艰难,希望创业者们都越来越能打,也越来越扛打。

本文由:8608 发布于衰仔网,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且注明出处:https://www.shuaizai.cn/1245.html

(2)
上一篇 2021年12月30日 下午9:40
下一篇 2021年12月30日 下午9:43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衰仔网公告:货源类文章请发布到"优物货源网”,违规发布的账号文章拉黑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