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勃韦伯与中国企业的“多走两步”

刚刚过去的圣诞节是有特殊意义的,在经过20余年的不断推迟后,被誉为科技界“鸽王”的韦伯太空望远镜于当天发射升空了。它的主要任务,是为了接力在太空中已运行30余年的哈勃太空望远镜。此举意义非同寻常,特撰写小文,赞美哈勃与韦伯两代科技壮举,并谈谈我对中国企业科技创新的一些想法。

哈勃望远镜与韦伯望远镜

早在1946年,天文学家斯皮策就提出太空望远镜的构想。于1960年代,NASA开始规划太空望远镜计划,其目的简单且雄心勃勃:为了进一步拓宽人类视野。经过几十年的波折和建设,这架基地位于霍普金斯大学的太空望远镜于1990年进入太空,并以已故天文学家哈勃名字命名。在经过多次矫正与调试后,哈勃在550公里外的近地太空中,张开2.4米口径的巨眼,用极限方式探究宇宙深处的奥秘。

2021123013400778

在太空中架设望远镜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可轻易避开大气层遮挡和人类活动干扰。但是,为了获得这些好处,哈勃诞生却用了半个世纪。在几代天文学家和工程师竭力推动下,消耗了几十亿美金的纳税人资金,方才达成。

虽然付出很多,但是当哈勃传来太空深处的一幅幅精美图景时,所有的人都觉得值了。伴随着进一步的分析,新生与衰老的恒星、超新星和中子星、壮美的河外星系、大尺度的星系团与超星系团、潜藏的黑洞与暗物质暗能量,无数前人不敢想象的真切画面涌现在人类面前。其中,哈勃发现的最古老的GN-z11星系,竟然诞生于134亿年之前。这个时间距离万物起源的宇宙大爆炸,仅仅只有4亿年。

哈勃已经认真稳定地工作了30余年,执行观测任务100多万个,累计传回信息超过100TB,其中大量数据有待于进一步解析。基于哈勃的产出,研究者们不仅贡献了1.8万篇学术论文,还证实或证伪了很多重大科学猜测,不止一次获授诺贝尔奖。

同时,类似“哈勃深空”“哈勃超深空”“哈勃极深空”这些经典照片,不仅让我们直接认识到宇宙浩渺并丰富了人类的宇宙观,更为全球的科学普及起到了无与伦比的作用。

哈勃的重大发现难以计数,有趣的发现也不胜枚举,例如说爱因斯坦圆环。根据相对论推演出的引力透镜现象,即当远处天体发射的光,在经过巨大引力场时会发生弯曲,之后再传到地球。

于是,天文学家猜想,如果条件凑巧,这种现象或许会以“圆环”现象出现,而被地球的观察者看到。果不其然,在哈勃启动之后,天文学家借助其超强的探测能力,在宇宙中发现多处“圆环”、“镜像”和“十字”。在对相对论顶礼仰慕的同时,天文学家也无比庆幸拥有了哈勃这样的利器。

作为智慧生命的重要特征,好奇心永远是人类前进的驱动力。比哈勃更有想象力的新型望远镜韦伯,在筹备了三十余年后升空,正式接力哈勃成为新的人类之眼。而韦伯这个名字,是为了纪念NASA第二任局长詹姆斯韦伯,他最重要的贡献是主持了登月工程。

根据规划,韦伯将运行在距离地球150万公里之外,与地球同步围绕太阳公转。在这个特殊的“拉格朗日第二点”,韦伯将永久运行在零下200多度的地球阴影中,极限排除太阳光线辐射和人类活动干扰,深入观测宇宙。同时,韦伯采用了近红外观测方式,并整合一系列强大的新技术,将比哈勃看得更全、更远、更细节,更可追溯宇宙诞生的早期。

由于韦伯的筹建难度,其建成与发射也是一推再推,不断爽约,甚至被戏称为“鸽王”,总耗资也突破了百亿美金。但是无论如何,韦伯终于来了,在2021年12月25日的圣诞节,奔赴使命。

在韦伯发射之后,还需要通过一个月飞行加上几个月的展开、调试、启动,预计半年之后才能进入工作状态,输出第一张工作照片。

诚然,就算韦伯再强大,其距离宇宙的最终奥秘也还是天遥地远。然后,人类每一次视野的突破,都是特别值得庆贺的。人类个体以及全人类对于自身认知的不足与狭隘,往往都是通过外界观察来丰富和纠偏的,这可不仅只是在自然科学领域。

另外,我们应该关注的更有中国的“巡天”太空望远镜,其预计在2024年升空。这是中国人自研自建的第一架太空望远镜,并采取与天宫空间站并轨飞行的方式,以方便系统升级和中国宇航员进行维护,特别值得期待。

中国企业的“多走两步”

哈勃的建造成本大约是二十多亿美元,后续运营维护又耗资了几十亿美元。韦伯的建造周期一拖再拖,陆续投入了一百亿美元,预计后续也不会少于几十亿美元。在两代太空望远镜的诞生中,美国NASA、欧洲航天局、加拿大航天局等持续注资支持,这也为他们的优先使用提供了便利。

说实话,这样的资金量级,如果分摊到几十年之中,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如果不考虑技术难度和政策层面问题,仅以耗资来算,哈勃与韦伯这样的伟业,已经是部分中国企业家和投资人可以去触碰的事情了。

当前,科技创新已经是中国企业界的主潮流。在解决经济与民生的各项基本需求之后,特别是在政策春风和资本市场推动下,不管是创业公司还是产业巨头,已有一大批企业把目光侧重在科技创新。在六千家境内外上市公司中,大多数都会在其发展战略中强调科技、创新、转型、升级等类似概念。

而事实上呢,我们日常感受到来自于企业的科技创新,基本上都还聚焦在如何提高生产效率或服务效率、如何开发新市场或挖掘新需求、甚至如何更优雅地割消费者韭菜或股民韭菜等等。换句话来说,这一类型的科技创新,是期待尽快见到商业结果的。就算是当今的市场大热:芯片、集成电路、光刻机、电动车、新能源、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元宇宙等等,在相关项目的介绍上,盈利预测、估值模型、投入产出依然占据了核心篇幅。

诚然,这没有错。对于企业而言,生存发展和股东回报,才是根本使命。企业主动进行科技创新,已是极大的好事,强人所难地去参与“不求回报”的事情,肯定过于苛求了。但是,对于已经积累了巨量资金和资源的少数产业巨人与投资人而言,我们还是期待他们,在科技创新的道路上,不仅要往前“多走一步”,也要“多走两步”。

哈勃韦伯一样的壮举,就是典型的“多走两步”。几十年心血和百亿美元投资的韦伯,一把梭哈到四倍于月球距离的外太空,动力只能使用十年,没有投入产出概念、没有保值增值概念、没有回收计划、甚至没有维修计划。而发回来的宇宙信息,几乎没有当下的商业价值。这实在是一桩保赔不赚的买卖。

韦伯距离地球150万公里,其通信电波也需要飞5秒钟。如果出了故障,是不可能派人去维修的。另外,如果NASA不能在10年内开发出“加油”技术,韦伯就会停机。

目前,中国已有一百四十余家世界五百强,有近百家上市公司拥有超百亿利润,有数百家上市公司拥有超百亿现金储备或现金流。这些企业在主业领域的盈利能力非常强,在正常情况下,其挣钱速度是高于花钱速度的。

甚至,被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加持的新一代公司,有可能会在极低传统生产要素(劳动力、土地、资本)投入的情况下,依然保持强劲发展和盈利能力,对于这一批最卓越的中国企业,积极承担社会责任,已成为行动共识。

在承担社会责任的各种方式之中,勇敢果决地“多走两步”进入重大科创领域,不仅可替公共财政分忧,也是一种特别有品位的方式,甚至有望名利双收的最佳方式。

典型的“多走两步”例子就是钢铁侠马斯克和谷歌。例如谷歌,除了搜索引擎和在线视频等主业外,还利用其关联公司进行人类衰老、重大疾病、智能农业、人工智能、机器人等一批超前领域的布局。这些公司及其产品,投入大产出慢,很难在短时间就支撑财务表现。但是,这些公司也是相关领域的孤品,不成功则已,一成功就不得了,对人类福祉的提升都会有贡献。

像公众熟悉的,曾打败围棋世界冠军的人工智能深思公司(DeepMind),就是谷歌收购并持续支持的。去年,DeepMind利用AI预测蛋白质结构,已达世界领先水平,对生命科学和医药产业有深远影响,商业潜力巨大。

当然,也不是说中国企业就没有人愿意“多走两步”。除了像哈勃韦伯、巡天、可控核聚变这样的项目,在我们视野所及的科学创新领域,也还有不少堪称“多走两步”的方向,例如行星探索、微观粒子、生命科学、罕见疾病、地球禁区揭秘、数理化前沿课题等。

迫于投入产出等原因,全球范围内的进展也一直不多,甚至连公共财政也难以覆盖。这些,既是高山仰止的科创高峰,也存在千秋立功的重大机遇,给有能力和有志向的新一代中国企业家和投资人留下了广袤空间。

本文由:8608 发布于衰仔网,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且注明出处:https://www.shuaizai.cn/1243.html

(0)
上一篇 2021年12月30日 下午9:38
下一篇 2021年12月30日 下午9:42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衰仔网"是个包容的平台,我们鼓励原创!请各位投稿务必:图文并茂,切勿重复投稿,稿件如有侵权请于文章底部评论说明,严厉禁止一切违规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