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不起房的荷兰人,现在连租都租不到了

2021101620205375

2015年起,荷兰终于摆脱了2008年次贷危机的影响,无论房租还是房价都一路飙升,根本刹不住车。截至今年8月,荷兰房价再创新高,上半年涨幅已累积达到12.8%,远超过往年一年7-8%的涨幅,荷兰合作银行预计今年房价涨幅将达到14.4%,也就是说短短两年内,荷兰房价涨幅高达30%。

买不起房的荷兰人,现在连租都租不到了

荷兰房价数据统计,以2015年房价为基准,2020年房价已达到2015年房价的148% / CBS荷兰统计局

近几年荷兰的住房短缺问题已经成为了重大的民生问题,人们租不到房也买不起房。

高房价、社会福利房数量严重短缺、自由租金领域房屋租金无节制上涨,让人们看不到尽头也看不到希望,2021年9月、10月期间,荷兰多地爆发住房危机抗议游行,单单阿姆斯特丹市中心,游行当日就有1万5千多人参加。

荷兰人民日报(Volkskrant.nl)采访了多位参与这次抗议游行的群众,无论是经济困难的家庭,或是拥有一份好工作的年轻人,短期内都无法解决住房问题。

“孩子现在还小,孩子再大一些我该怎么办?”

38岁的Laura Binkhorst带着她7岁和3岁的两个儿子,共三个人住在25平方米的房间里,与另外6位成人3位儿童共用一间公共休息室,她已排队等待社会福利房12年,依旧没有等到她的房子。

“我有一份好工作,但我依旧买不起房。”

28岁的Mavis Appiagyei是荷兰最大的私募基金之一VSB fonds的顾问,在阿姆斯特丹以月租800欧元的价格租了一间27平方米的一室户,租房合同明年结束,她不知道会搬去哪里,同类的房屋月租会更高。荷兰的住房贷款额度一般为年薪的4-5倍,以她目前的工资,无法在阿姆斯特丹靠贷款买到房子。

社会福利房,从青年等到中年

这次住房危机抗议游行的组织者称, 人们应该意识到,租不到房子或买不起房子不是他们的错,他们都是多年以来新自由主义政策的受害者。目前,荷兰四分之一的人口租住社会福利房。社会福利房的租金有严格的限制,2021社会福利房租金最高为每月752.33欧元,低收入家庭还可以额外申请住房补贴。

买不起房的荷兰人,现在连租都租不到了

社会福利房与自由租金领域房屋的差别。社会福利领域(左):月租最高752欧元,通过房屋公司租房,有最高收入限制,可申请房补;自由租金领域(右):无最高租金限制,通过私人房东或房屋公司租房,无收入限制,不可申请房补

但社会福利房并不只是为了中低收入人群准备的。根据规定,至少80%的社会福利房需租给年收入低于40,042欧元的家庭,只有20%的社会福利房可以被允许租给高收入家庭。

买不起房的荷兰人,现在连租都租不到了

2019年收入水平 / CBS荷兰统计局

根据荷兰统计局数据,2019年荷兰每户家庭的平均收入为30,800欧元,从图表中可以看到近56万人年均收入水平位于20,000-22,000之间,大部分人群的收入都在可申请社会福利房资格范围内。

看起来很美好,中等收入家庭都有资格租便宜的房子,但事实真的那么美好吗?

社会福利房的平均等待时间为7年,在一些城市,甚至需要等17年。人生,能有几个7年,又有几个17年?

社会福利房质量问题多

荷兰现存大量的社会福利房,甚至任何一个新期房楼盘都规定必须建造一定比例的社会福利房用于出租。一些公寓楼中30%-40%为社会福利房,剩下的为可供买卖的商品房。新建的社会福利房与商品房的住房面积和硬件设施等条件没有任何差别。

但新房是少数,大量现存正在使用的社会福利房主要还是二战后经济困难时期建造的砖混板房,以及上个世纪80年代建造的大型公寓。

即便如此,社会福利房数量仍然远远不够。就算是等了十多年,终于被分配了社会福利房,房子的质量还有可能十分堪忧。荷兰至少有8万套社会福利房存在严重质量问题,这占社会福利房总数量的4%。其中包括房屋漏水、暖气断供、窗框腐烂、墙壁发霉、天花板松动、阳台已经成为危房禁止使用等种种问题,甚至有些房屋无法继续维护,已到达危房拆除标准。

买不起房的荷兰人,现在连租都租不到了

Schiedam抗议房屋公司给人住危房 / rtlnieuws.nl

买不起房的荷兰人,现在连租都租不到了

Schiedam某社会福利房卧室严重潮湿 / Rijnmond.nl

在一份社会福利房租户调查问卷中,有一半租户投诉过房屋质量问题,其中80%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其中有30%的人因房屋霉菌等问题造成健康问题,有71%的人因房屋公司不及时修理自己掏钱修房。

鹿特丹房屋公司Woonstad拥有的房屋中,49%不符合居住质量标准。房屋公司在接受采访时称,房屋维护正在分步进行,作为房屋公司负担太大,能做的很有限,也的确需要更多的资金。

房屋公司的钱去哪里了?

荷兰社会福利房的房东并不是政府,而是房屋公司。在公共住房领域,政府的角色只是监督者和政策制定者,限定了房屋数量和类型、最高租金和租金涨幅。房屋公司则负责建设、出租、管理社会福利房,拥有拿地开发建房的自主权,可以说房屋公司才是整个福利房产业链中的核心。

荷兰房屋公司的历史悠久根基深厚。1852年,阿姆斯特丹工人阶级福利协会成立了第一家房屋公司,协会成员集资造房,为工人阶级提供合适的住房,承诺协会成员每年3%的利息。

房屋公司并不是非盈利机构,多年来丑闻不断,赚得盆满钵满。租户每月缴纳的物业管理费,房屋公司同时作为物业管理公司虚报维护费,掏空了整栋楼的维护储备金。

最大的丑闻发生在2012年,当时荷兰最大的房屋公司Vestia因涉及金融衍生产品欺诈,面临倒闭。因Vestia事件迅速发酵,造成连锁反应,险些无法收场。2013年起,组建了房屋公司议会调查委员会,对房屋公司的组织结构、运作方式、管理方法及监管制度等进行研究。

躺平了的房屋公司

2013年7月起,荷兰议会通过 《新房税法》法案,开始对持有超过50套房屋的房屋公司或私人房东增加大地主税。大地主税使荷兰政府每年增加约20亿欧元的收入,资金池累积至今已达到110亿欧元。

荷兰是全球唯一一个对社会福利房额外征税的国家。大地主税最初是作为2013年经济危机情况下的临时措施,主要目的是贴补国库。

大地主税执行8年以来,房屋公司就地躺平,没钱缴税就卖房,没钱维护就不维护,没钱买地造房就不造了。这直接造成近几年荷兰社会福利房存量急剧下降。

事实上,征税并不会对房屋公司有致命的影响,房屋公司将税收成本转嫁到租客头上,导致租客付出更多的隐形成本、更高的租金,和没法按时维护的房子;当房屋维护成本过高不适合出租时,房屋公司可以选择将房子出售回笼资金。

据统计,房屋公司每花费一欧元大地主税,都会导致社会福利房的租金额外增加 0.26 欧元。社会福利房的每户家庭一年租金至少有700欧元交了大地主税,更严重的有12个月房租中5个月的房租都交了国库。

而持有房屋数量不到50套的贫民窟房东或私人投资者,可以收更高的租金,也不需要额外缴纳大地主税。

大地主税快取消了?

大地主税从一开始就受到了大量舆论抨击,取消大地主税的呼声越来越大,喊声最大的当然还是房屋公司。

2016年,格罗宁根大学COELO研究中心受市政协会和房屋公司委托,就大地主税的影响进行了研究,研究结果表明大地主税会导致租金上涨,社会福利房数量下降。当时的执政党自民党VVD和工党PvdA对此回应称,政府将确保限制租金上涨,并加快社会福利房的建设,同时质疑房屋公司在哭穷,并称从宏观数据上看,房屋公司整个行业非常有钱,问题在于没有把钱用在该用的地方。

过了五年,荷兰房价涨了60%,社会福利房数量还在持续减少,政客们当初说的增加建设社会福利房的提议成了空头支票。

买不起房的荷兰人,现在连租都租不到了

2017年-2021年租金增长情况 / CBS荷兰统计局

荷兰内政部2020年的研究表明,如果大地主税继续执行下去,到2024年,将有第一批房屋公司面临破产。

大型房屋公司Rochdale在阿姆斯特丹及其周边地区共有4万套房屋,作为大地主之一,Rochdale今年要缴纳超过3750万欧元的大地主税。也有不少房屋公司需缴纳数百万的大地主税,Woonforte今年要缴纳790万欧元,该公司发言人在推特上说,我们完全可以用这笔钱建一栋可供60人居住的经济适用房。

买不起房的荷兰人,现在连租都租不到了

2021年9月22日国会讨论取消大地主税 / nrc.nl David van Dam

目前,大地主税究竟会不会取消还在持续讨论中。

在今年大选中,自由民主党是唯一一个坚持征大地主税的党派,并且是最大的党派。由此看来,取消大地主税是不太可能了,但明年到底收多少税似乎还是可以商量,大地主税的税率会降低,同时内阁拨款20亿欧元供地方政府和房屋公司为中低收入人群建造更多的房屋,愿意建新房的房屋公司可以减免部分大地主税,预计明年大地主税收入将减少四分之一。

可是,正面临着住房危机的荷兰人,今年冬天还得面临能源危机。大多数社会福利房的房屋保温性能非常差,租户需要支付更多的能源费,预计有30万户家庭会付不起能源费。

房产问题岂止是一个大地主税的问题,氮排放计划延后了新住宅楼的建造计划,碳税增加了建筑成本,政客们一拍脑袋出台的各类不符合市场规律的政策等等因素造成了当今的局面。

没有房住的人们,除了上街游行抗议,还能做什么呢?怎么看都是无能为力。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世界说(ID:globusnews),作者:小世儿

本文由作者:佚名大师 原创发布于衰仔网,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且注明出处:https://www.shuaizai.cn/118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