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贝索斯股东信:为什么企业要以自由现金流量为纲

2021101620140640

索斯说,衡量我们是否成功的一个最基本的标准,就在于我们是否为股东创造了长期价值,为此,每股自由现金流量才是亚马逊最重要的财务指标。

逻辑很简单。是的,很多企业实现了大量利润以及分红,但当维持这种利润和分红,只能依靠不可持续的债务、融资等方式的时候,只要融资稍微遇阻,这些企业就可能崩溃。这会迫使企业的领军者由一个胜利的故事,变成一出悲剧。

而悲剧正一再重演,当这个企业规模足够大的时候,这对于很多人——无论于其中就业,还是其上下游的伙伴,都是一出灾难。

这个逻辑很简单,但我们总是忽视它。很多企业处于庞氏状态——利用融资来兑付利息以及利用融资来分红,表面看上去,对中国经济的伤害并没有那么大——中国经济2021年仍将可能增长6%以上,沪深股票市场依然是近几年来表现较好时候。

坏现状总是超乎预期地持续很长时间,反倒大家会更惧怕庞氏泡沫破灭的冲击。但正如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教授谢德仁所说:“一个企业的庞氏状态在时间上可以持续较长的一段时期,但终究是不可持续的。”

比如说,房地产市场的变化,导致了连锁反应,现在市场关注恒大集团所面临的危机,乃至会否扩散到其他领域。驱动恒大过去几年连年繁荣的不是经营活动现金流量,而是各种形式的债务组合所带来的现金流入。现在,这个恶果已经出现。

只要庞氏状态可以持续,任何贬低这种企业的言论,都会招致质疑。但当危机摆在眼前的时候,我们需要进一步思考其中蕴含的常识:企业可以没有利润,但绝对不能没有自己所创造的自由现金流量。

这个常识经常遭遇挑战,以至于,当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在倡导这个观念的时候,就显得尤为打眼了。

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每年都会写一段很长的信给股东,直到他卸任亚马逊CEO。回看这些信件,一个重要的、贯穿始终的线索,就是对现金流量的重视。

这不由得让我们停下脚步来看一看,以下让我们摘取部分内容来回味一下。

贝索斯说:“如果一定要在最优化GAAP盈余和最大化未来现金流量二者之间做出选择,我们会选择后者。”

贝索斯说,我们为什么不像大多数人那样,首先关注每股盈利或盈利增长?

“答案很简单,盈利并不能直接转化为现金流量,股票价值是未来现金流量的现值,而不仅仅是未来盈利的现值。”

“未来盈利是每股未来现金流量的组成部分,但是并非其唯一的重要组成部分。”

“营运资本和资本支出业很重要,因为是未来的股份稀释。”

“一家公司可能在特定的环境下,通过盈利增长损害股东价值。”

贝索斯对现金流量的重视,其实贯穿了其整个经营思想。

贝索斯说,衡量我们是否成功的一个最基本的标准,就在于我们是否为股东创造了长期价值,为此,每股自由现金流量才是亚马逊最重要的财务指标。

其中的逻辑是:价值直接来自于企业巩固并拓展市场领导地位的能力;将市场领导地位指标化,就形成了对“用户增长率”,“收入增长率”,“用户复购率”,“品牌实力”等等指标的战略;而这些代表着市场领导地位衡量标准的指标,又源于基本管理和决策方法,即:如何决策,如何组织,如何吸引有价值的人。

“我们的市场领导地位越强大,我们的商业模式越有竞争力。强大的市场领导地位,能带来更高的收入,更多的利润,更快的资金周转速度,以及强大的资本回报率。”

贝索斯的理念,自现金流量始,又终于代表股东价值的现金流量。

对于我们的借鉴是,现在有一件事已经很清楚:仅仅只关注利润和分红,只会把人引入歧途,而自由现金流量代表着一整套管理思想。

不重视自由现金流量的这条路是行不通的:中国庞大的经济体系,必须建立在强大的自由现金流量的基础之上。不断爆发的危机事件,带给我们重新思考的契机,而改变现状需要更多利益相关者的行动。

这如谢德仁所言:进一步降低乃至基本去除中国经济中的“庞氏化”成分,需要包括投资者、企业管理层、监管机构等在内的资本市场参与者,建构、重视和践行自由现金流量创造理念,促进企业提高自由现金流量创造力,真正提升为利益相关方创造价值的能力。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底层设计师(ID:Bottom-upDesigner),作者:邹卫国

本文由作者:佚名大师 原创发布于衰仔网,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且注明出处:https://www.shuaizai.cn/117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